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绘制郎心

第十八章 媳妇闹心

绘制郎心 八里如海 1417 2016-09-06 12:36:54

    十月孕成文武相,与君再戏芳草源。叶素儿静静坐在屋前晒太阳,秋日的太阳暖洋洋的照在脸庞上,嘴里轻念着前世看到的歪诗,不禁低头笑出了声,惹的去送大夫回来的石廉义驻足静望,阳光洒在走廊上,一个挽着发髻的女子低头微微一笑,画面美得不像话。  

  像是发现有人盯着自己瞧,叶素儿抬头望向大门,只见自家男人靠在门边一动不动,“呆子”,叶素儿笑骂了一声,起身往厨房走去。石廉义赶忙冲了过来,把叶素儿从厨房门前拦了回来,愣是不让媳妇进厨房。  

  “你干啥,拦着我不让我去厨房干嘛?”  

  “你给我回屋坐着,以后我来做饭。”说完也不等叶素儿回应,抚着她就往里屋走。  

  听到动静的石老爹也出了屋子,看到这一幕摇摇头笑了起来。  

  “爹,石头哥这是不是有些过了,我听我娘说,坏了身子还是要动动的。”  

  石老爹抚了抚胡须,刚想点头就见自己大儿子一个劲的给自己打眼色,心中腹诽,可又不好驳了大儿的面子。  

  “这头胎头月自然还是要注意的,后面的月份动一动能好生产。”  

  “可是,我这也不累,做做饭还是行的。”  

  “你可消停点吧,等你觉得累也就晚了,爹去歇着吧,昨个喝了不少酒,我去做饭,等吃了饭我就去叶家村,把这喜事告诉岳父岳母。”  

  “嗯。”石老爹赶忙转身回屋,可不敢再看儿子媳妇的眼神了,这夹在中间都不好得罪的怪别扭的,想到这老头子哼着小曲就回了自己屋躺下了。  

  这边,叶素儿哪肯放过石廉义,进了房间可就不愿意搭理这个傻男人了,赌气的背对着石廉义坐在床边,用手有一下没一下的拨弄着床帘布。  

  石廉义知道媳妇这是恼了自己,也不着急,忙从身后抱着叶素儿,暖暖的呼吸喷在叶素儿的耳后,惹的叶素儿一阵痒痒,抬手往后打了石廉义一下,不想,身后就传来一声痛呼。  

  叶素儿回头打量着石廉义,可眼前的人只拿手捂着眼睛,就是不给自己看,这可急坏了叶素儿,使劲掰着石廉义的大手,可就是不成功,一时急的都快哭了,心里想着,可别这一巴掌把人眼睛给戳坏了。  

  这石廉义哪里真的被媳妇给打着了,不过是装着眼睛被打,想让媳妇心疼自己,这样也就不再计较自己霸道了。可不曾想,这一装差点惹哭了小媳妇,听到媳妇声音中带着哽咽,忙把手指分开了一点小缝,偷偷看了媳妇一眼。  

  就这一眼却被叶素儿逮个正着,叶素儿一时气不打一处来,感情这男人拿自己开涮呢。用这种招数耍骗自己,想想就让人生气,也大概是因为怀孕的原因,叶素儿的怒气没来由的暴涨了几倍,眼泪也不自觉的往下流,可又不想让这个可恶的男人看扁,只能背过身子生闷气。  

  石廉义可算是知道自己错大发了,放下大手就抱住叶素儿,可怀里的小人哪肯乖乖让他抱着,不停的左右扭动,想要摆脱自己的手臂。  

  “嘘嘘嘘,媳妇,不气了,是石头哥错了,石头哥给你道歉。”  

  不说还好,石廉义一句话吐了出来,叶素儿更是觉得委屈,泪珠子掉得更凶了。  

  “哎哎哎,你别哭啊”,石廉义把媳妇的身子搬正了,继续搂在怀里,“你现在怀着身子呢,可不能这样大起大落的。”  

  “你,都是你,你就知道我肚子里的孩子。”听到男人只记得自己的肚子,都不管自己心里难不难过,女人特有的胡搅蛮缠开始发威,也不管石廉义着不着急,放生哭了出来。  

  “好好好,乖,我不是这个意思,你是头胎,这样对你可不好。”石廉义也是着急了,可又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媳妇,只能一个劲的摇着。  

  叶素儿心里知道自己有些无理取闹了,可就是管不住自己的泪腺,放肆的让它哗哗往下淌,可怜的石廉义也只能抱着媳妇慢慢摇晃,直摇的叶素儿眼皮直打架,也忘记委屈了,也不记得要继续哭了,静静的趴在石廉义的怀里,开始迷糊起来,慢慢坠入了梦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