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绘制郎心

第十一章 夫妇归宁

绘制郎心 八里如海 3489 2016-09-06 12:09:20

    新妇回门,也叫归宁,就是回娘家。女婿携礼品,随新娘返回娘家,拜见妻子的父母及亲属。自亲迎始的成婿之礼,至此完成。作为新女婿第一次正式上门,石廉义自然重视万分,叶家肯把这么好的媳妇嫁给自己,石廉义心存感激,其实也不是石廉义不自信,而是这个时代的乡下人还是简单了些,对于石头这样有故事,全身上下透出一股狠劲儿的人不自觉的有些害怕。  

  对于回门,叶素儿却感到很新鲜,加之能够回到自己熟悉的环境里,加到疼爱自己的家长,那个兴奋劲也感染了身旁的硬石头,石廉义见媳妇因为能回家就笑开了花,自己心里也跟着乐呵起来,媳妇看起来很容易满足,以后可要好好挣钱养家,把媳妇养的白白嫩嫩的。  

  夫妻两各怀心思的准备的回门礼物,石廉义从村头一户人家买来两只草鸡,他没从家里拿也是怕找麻烦,索性去买了回来,提着准备好的礼物,石廉义签了媳妇的小手跟石老爹打了招呼便出发了。  

  一大早的乡下小路上不时碰上几个下地干活的人,石廉义也不拘束的一个个招呼了遍,从自己手上的力道不难猜出,这个男人心情不错,叶素儿发现,石廉义屋里屋外差别还是蛮大的,两人独处的时候,石廉义虽然表情不多,但和自己的那股亲昵劲一点也不符合铁血猛男的外在形象,可到了外面,这男人表情冷硬不谈,话也简单明了,要不是注意到一些小细节,叶素儿也很难发现这男人的小心思,不过这样也好,毕竟谁不希望另一半只属于自己呢,至少自己最懂他不是吗?  

  因为石家离叶家不远,夫妻两决定腿着过去,农家人都起得早,所以就算两人吃了早饭磨蹭了一大会才出门,时间也不过8点不到,夫妻两走了不过20分钟就到了叶家村,叶素儿快步走到自己门前,只见一个留着小辫的孩子正背对着两人摇头晃脑的读着书,叶素儿笑着忘了一眼夫君,轻轻走到孩子背后,拿手遮住了小伙子的眼睛,掐着嗓子逗弄孩子。  

  “猜猜我是谁,猜对了有桂花糯米糕吃,猜错了丢进猪圈里。”  

  叶素儿逗弄的孩子不是别人,正是自己7岁的小弟叶昕成,这孩子不像一般农家男孩子那样顽劣,书读的好,可就是有个缺点,乡间的蛇鼠都不害怕,可就是怕那日日圈着的猪,叶素儿两日没见小弟,当然想要逗一逗他,一个7岁的孩子自然还不能看破姐姐的把戏,吓得忙抱住脸上的双手。  

  “我不知道是谁,我猜不出猜不出,你别给我丢去那里,我要告诉大嫂……”言语之间都快有些哭音了,叶素儿怕真惹哭了小弟,忙把双手放下。  

  叶家小弟脱离了魔掌连忙爬起来转身躲到了一边,一看是自家二姐在身后捣乱,气的小脸鼓鼓的,瞪着眼睛跑到自家姐夫身旁,也不怕人,拉了拉姐夫的衣摆,斜眼看着二姐。  

  “二姐夫,二姐好讨厌,你回去要打她屁股,让她还吓不吓人了。”  

  “呵呵……为什么要回去打呢,现在给你出气可好?”石廉义见叶昕成着实可爱,也起了逗弄之心。  

  “还是回去打吧,娘说二姐现在嫁给你了,是你的媳妇,那以后她就归你管,现在打了二姐会没面子的,回去打了我也见不着,二姐也不怕丢面子。”  

  “你这小子,还知道啥是面子啊?”  

  “我当然知道,面子就是面子,哼!”小伙子可还没原谅自家二姐呢,气哼哼的站在姐夫身旁,不太搭理姐姐。  

  “好了,听你二姐说,你小子书读的好,今天是你二姐错了,我代她向你赔罪,你就原谅二姐吧,你二姐还给你准备了礼物呢,走,收拾你的书本,咱们进屋吧,爹娘还等着呢。”  

  “嗯,我听姐夫的。”说完,那小子一溜烟的拿起掉在地上的书跑进了屋子。  

  石头夫妇顿时被这小子给逗笑了,不一会儿,院门里就传来了脚步声,一个外貌俊朗透着一股斯文气的男子打开了院门,看到来人,那男子裂开了嘴,笑了开来。  

  “妹妹妹夫来啦,快进来,爹娘都等着呢。”  

  “大哥早。”开门的正是叶素儿的大哥叶文成,多年在外做账房,加上自小读了书,那气质和石廉义可是尤为不同,叶家人长相都很不错,这叶家大哥更是有点书生的味道。  

  “爹,娘!”  

  “哎哎,好,你们两走来的吧,快点坐下,今天一早娘就让你大哥大嫂买酒买肉了……”  

  “好啦好啦,孩子们刚进门就听你在那唠叨,让他们歇口气吧。”  

  “说什么呢,我这不是高兴嘛,”叶母素来就是爽朗的性子,从叶素儿夫妻刚踏进堂屋,他就快步走到小夫妻面前,笑得脸上褶子都能清晰数出了,嘴里也蹦个不停,听叶父呵斥也不气,拉着两个孩子就到了堂屋桌边坐下。  

  “岳父岳母,小婿今天带着素儿归宁,准备了些东西,是小婿和素儿的孝心。”石廉义将准备的礼物放到了桌上,忙站起来对着岳父岳母行了一礼。  

  “还是石头懂礼数,看这丫头,进门也不说给爹娘行礼。”叶母嘴上骂着幺妹,可从她的神态不难看出这个家对叶素儿的宠溺。  

  叶素儿早已习惯了家人的疼爱,翘着小嘴起身给爹娘行了一礼,刚站起来就一脸坏笑的说到:“爹娘现在就只疼石头哥不疼幺妹了。”  

  “傻孩子,就会撒娇,来,跟娘进屋里聊聊,让他们爷几个在一块做做。”  

  叶素儿给了石廉义一个眼神,便跟着娘去了里屋,留下石廉义和自己爹他们在一块聊男人们的事。  

  “素娘坐下吧,我给你端一碗红枣茶。”  

  “谢谢大嫂。”  

  “好了,你快坐下吧,快跟娘说说,石头对你怎么样?”  

  “娘对石头哥还不了解吗,他还能欺负我了,怕是只有我欺负他的份。”  

  “这孩子,说的什么话,哪是个女孩子家该说的话,你婆婆福薄走的早,不然非叫你婆婆好好管管你。”  

  “好啦,我的好娘亲,你就把心放到肚子里吧,石头哥对我可好了,以后我会孝顺公爹,照顾小妹的。”  

  “这才对。”叶母说完搂了叶素儿进了怀里,一阵疼爱,仿佛叶素儿还是个6岁的小女娃呢,叶大嫂进屋就看见这幅场景也不见怪,虽说叶素儿是自己小姑子,可与自己相处起来并没有隔阂,这嫁人了还真有些舍不得,好在妹婿看着是个疼人的。  

  “娘,快让幺妹喝点红枣茶,补血养颜的,一早上熬得。”  

  “谢谢大嫂”,叶素儿从大嫂手中接过茶杯,轻抿了一口,齿间流过甜润的汁水,并不烫口,“真好喝,还是大嫂好。”  

  “哟,幺妹就记得你大嫂了,二嫂没有大嫂勤快,幺妹可别放在心上哈。”  

  “说的什么混话。”  

  不用说了,来的正是叶家二嫂,叶德成的媳妇,她的手上正抱着4个月的叶昭明,也就是叶家老二的长子,小名栓子,对于这样的小名叶素儿还是很能接受的,乡土气息很亲切,看到了小栓子,怎么不见大嫂家的两个小子呢,叶素儿绕着屋里看了一圈。  

  “大嫂,柱子和汤圆呢?”  

  “柱子昨晚闹腾的晚,和他兄弟还没起呢,我去把他们叫起来见你。”  

  “没事大嫂,孩子睡着就让他们睡着,可不兴搅和的我侄子没好梦做。”  

  “是是是,我不惹你侄子,幺妹嫁人了可越来越漂亮了。”叶大嫂逗趣着叶素儿,被几人围着的叶素儿当然也知道害羞怎么写,顿时满脸通红。  

  “娘,你看,大嫂欺负我。”  

  “好啦好啦,看你这样娘也就放心了,你姐姐昨个让你姐夫捎信过来了,过几天摆酒让你们过去,她月子里都惦着你呢。”  

  “我姐她咋样了?”  

  “你姐这胎有些伤了身子,毕竟是两个孩子,再生养可要过个几年了。”  

  “那没事,我姐这回可是生了两个大胖小子,冯伯母也不会看轻我姐的,正好养着呢。”  

  “你这孩子,多子多孙才是福,不过这回锦娘也没传宗接代的压力了。”  

  这叶锦娘本来是要参加妹妹的喜宴的,可在叶素儿成亲前20多天肚子提前发动了,生了一天才下来两个小子,好在锦娘素来身子不错,孩子长得也健壮,其实想想叶素儿还是后怕的,在古代,这样的医疗环境之下,怀双胞胎和多胞胎还是很危险的,锦娘一次生了两个,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家基因遗传,想到这里连忙抬头想问自己老娘。  

  可话未出口就听待在一旁的叶二嫂拎着尖尖的嗓子搭上话了,“幺妹啊,这幺妹夫对你可咋样啊?”  

  “谢谢二嫂惦记着,石头哥对我挺好的。”  

  “是吗,我怎么听说你们石家准备分家了?你刚进门就分家算怎么回事呢?”叶二嫂李兰原名叫做李兰花,家住在离叶家村5里地的镇上,家里条件还不错,自从李兰堂姐进了镇上一个大户人家做工,每次回来都会跟李兰提起大户人家小姐的种种事,更又一次还笑话李兰的名字土气,气的李兰当日就跟爹娘吵闹着要改名字,他那爹娘也是疼她的,左右不过是女娃,就把花字给去掉,叫了李兰。这李兰一直自持是镇上人家出来的姑娘,比这乡下人贵气,可老叶家不吃这一套,在这个家她也翻不了什么精,更何况自己那个男人也不是耳根软好糊弄的,李兰这几年也还算安分,只在说话上爱刺棱这别人,倒也没什么大差。  

  “说的什么话,石家要分家这事,石头在成亲前就跟你爹和我说了,犯不着你在这胡咧咧,栓子该饿了,带他回屋吧,整日的抱着,男娃可不能那么娇惯。”  

  叶二嫂见自己婆母恼怒,自己也占不了巧,撇了撇嘴,不情愿的走了出去。  

  “娘,你说的是真的?石头哥早和你们说了?”  

  “傻孩子,是呀,石头这孩子怕我们多心,早就过来打了招呼,你公爹也跟你爹提过,我和爹都觉得这分家了对你们反而好,也就不在意了,不过你是大儿媳妇,让着点,别让你公爹伤心,那崔兰不怎么样,可从义那孩子可不错,啊!”  

  “知道了,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