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绘制郎心

第十三章 冲突忽起

绘制郎心 八里如海 4103 2016-09-06 12:32:25

    石廉义夫妻吃了午宴就往回赶了,他们要回去跟石老爹商量分家的事,虽然说子女年纪大了分家是早晚的事,但石廉义难免担心自己老父心里难过,早些回去也能陪他谈谈,也和自己二弟好好说说,虽然分了家,但兄弟情不会淡了。  

  夫妻两坐着牛车回到了福安村,刚到村口正碰见二弟石从义扛着锄头从地里回来,石廉义慢下车速招呼着二弟上了车,两人坐在车辕上一路闲扯着往家走。其实对于自己这个大哥,石从义还是有些含糊的,从小大哥学东西就比自己快,娘身子不好,大哥也帮着爹打理田地,自己要是有什么错处,大哥教训起来也不手软。后来大哥跟着上了战场,那时候的心里还有些欣喜,毕竟少了管制自己的人了,可后来见到爹娘为大哥的安危担心受怕,娘更是一病不起,他总听人说大哥可能回不来了这样的言论,从那时起,他才算真正长大了,对于大哥除了挂念还多了一丝敬畏。现在大哥回来了,性子看着别以前更沉默内敛了,脸上的伤疤看着吓人,兄弟两个也没好好聊聊,相处起来多少有些不自在。  

  “我跟你说,那个女人怕是不那么安分的……”  

  “你可别瞎说,石家老大看着可不好惹,你别传这闲话得罪了人家。”  

  “这话可不是我说的,他家老二媳妇亲口跟胡强家的说过,昨晚胡强家的到我家闲扯告诉我的……”  

  牛车行到了离石家不远的地方,从右边一处人家院子里传来了几个女子的谈话声,院子篱笆修的齐胸高,那几个女人拿了小凳坐在篱笆下做针线,却难看到院外的人。  

  车上三人自然听到了谈话的内容,石廉义当时脸色有些不好,忙回头望向叶素儿,叶素儿怎能不知石廉义的意思,他怕自己多心气坏了身子,也回了一个安心的笑容,才算让这男人放下了心。  

  可车上坐着的石从义却不能平静下来,那几个女人话里话外透出的意思都是自己媳妇在外诋毁自家大嫂,且不说大嫂别的,就论她嫁进来这几天对爹和小妹,还有自家小宝的照顾就比自己媳妇强了不知多少倍,平时捻酸刻薄的自己不愿意跟他计较,毕竟都是些女人的小把戏,坏不到哪里去,现在倒好,欺负到自家人身上来了。石从义向来不是个耳根子软怕老婆的人,女人家小家子气无伤大雅,可这样行事就是不对。想到这,石从义气得满脸通红,鼻子里不断喘着粗气,胸腔间不断欺负,更重要的是,对于大哥大嫂的愧疚让他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石廉义管不得那么多,要他的意思,这个弟妹是该管管了,挥动了绳鞭,把牛车赶回了家。  

  车刚停下,石从义就跳了下来,把锄头随便扔在了院子里,也没管鞋上的泥巴,冲进了屋子。叶素儿有些放心不下,可又不好进他们夫妻的屋里去劝,崔兰嘴碎心眼小,但老二还是不错的,人上进也懂礼,再不还要看小宝呢,那孩子乖巧可爱,叶素儿很是喜欢。  

  “你注意着点,我回屋去换衣服。”  

  毕竟事关自己,叶素儿也不好出面去说,只能先避一避,回到自己屋里把出门的衣服换了,穿了在家做活的便服,这衣服叶素儿是按照现代的理念改做的,衣袖紧收,做起事来方便多了。  

  换好衣服,叶素儿也没急着出去,把屋里收拾了个遍,刚准备出门就听见石从义他们屋里传来了崔兰的哭声,这会子叶素儿也不好装着不知道了,忙开门出去,刚走到石老二他们屋前,就见崔兰提着个包裹边哭边走了出来,见到叶素儿也不打招呼,只用泪眼斜瞪着她,那眼神里的愤怒让叶素儿很是好笑。这崔兰在外边没事跟那些长舌妇闲磕牙,自己还没找她麻烦,怎么的现在还来劲了,不过做大嫂的为了家和也不愿意计较这些了,这会看她像是要回娘家,屋里的小宝也被吓得大声哭着,叶素儿也不好受,待那崔兰从她身边经过,叶素儿抓住了崔兰的胳膊,轻拍了一下。  

  “弟妹,这和二弟怎么了,看把小宝吓的,多大的事,你们两忍忍就过去了,快回屋吧,别把小宝哭坏了。”  

  谁知人家就是不卖你这个面子,一把打掉了叶素儿抓着她的手,“啪”的一声,那声响把叶素儿也响愣了。  

  “别充好心,哼,才嫁过来几天,就装大嫂样,德行,要不是你挑拨的,小宝他爹能跟我闹吗,今天才知道,你怎么这么见不得人好呢?”  

  一连串的表情无一不透露着嫉妒和愤恨,不巧正好被从堂屋出来的石老爹和石廉义看了个真切,石老爹气她没大没小,像个泼妇一样没教养,而石廉义却没想那么多,他可是正好看见了崔兰打下媳妇手的那一巴掌,媳妇白嫩的小手哪里禁得住她那一下,心里的火气不由得往上冒。  

  “混账,老二家的,你就这样和你大嫂说话,啊?”  

  石老爹开口了,石廉义也不好帮着训人,刚在屋里哄小宝的石从义也被惊动了,只见自己媳妇瞪眼望着大嫂,刚刚冲着大嫂说的那些话也多少听到了一些。本就愧疚的石从义这会更是火冒三丈,放下了怀里的小宝后操起墙拐的锄头就朝崔兰打去。  

  “我让你这婆娘多嘴,今天非打死你。”  

  不好,这一锄头下去可要出人命的,崔兰看自己孩子他爹拿着锄头砸了过来,也吓傻了,只能愣愣的站在原地,叶素儿没想那么多,抬腿就冲到了崔兰身前,想挡住石从义的脚步,可哪有那么容易,石从义见大嫂挡了过来,脚步一顿,手里的锄头可停不下来,就在这时,早已吓出一身冷汗的石廉义一个箭步冲上前,打掉了弟弟手中的锄头,转身把媳妇拉到了自己身边,上上下下看了一遍才算放心,那脸色别提多吓人,可声音却轻柔的快滴出水来,小声问道,“伤着你了吗?”  

  叶素儿哪敢说什么,忙安抚着自家男人,看他一副气到快晕倒的样子,可不能怠慢了,不然惹得兄弟打起来就不好了,再说,石从义多少还是为了维护自己这个大嫂。  

  “没事没事,快把二弟拉过来,夫妻两个可不能为了点小事就打起来了,我去抱小宝……”  

  叶素儿抱起吓坏的小宝走到石老爹身旁,那边的崔兰也忘了哭了,一副吓懵的样子站在院子中央,石廉义把弟弟拉到一边,石从义还没平复心情,瞪大着眼睛看着一旁的崔兰。  

  “都消停着吧,快进来,还嫌不够丢人吗?”  

  这么大的动静早就惹得院子外面不断有人在朝里面张望了,石老爹自持在村中还有些声望,这回被二儿媳妇一闹腾,脸上也觉得没光。  

  一大家子呼啦啦的进了堂屋,崔兰这时才有些后怕,毕竟事情的起因可不那么光彩,要是闹起来,自己也讨不了好处,没办法,这世上没有后悔药吃,再怎么害怕也只能跟着一家人的脚步最后进了堂屋。  

  “都说说吧,这么闹腾劲儿是为了什么,老二你来说,咳咳咳……”石老爹早些年为了大儿子担心牵挂,家里的事情倒是没有让他烦过,二儿媳妇小心思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这次闹成这样,石老爹也是被气着了,连带着犯起了咳症。  

  石廉义见老爷子垂首咳个不停,忙端了茶水递给老爷子喝上一口,轻轻拍抚着石老爹的背,帮他顺气。  

  “爹您慢点,没什么大事,二弟跟二弟妹拌嘴,小夫妻还不是这样嘛,回头我说说他们。”  

  石廉义不想因为这事把爹给气个好歹,忙在一旁打圆场,顺便给二弟递了个眼色,可谁知这石从义却起了其他心思,他也不傻,媳妇平时再怎么小家子气他都能忍,可这一套用在了家人身上,他却不容。  

  也不管大哥的好意,径直跪在了石老爹的面前,一脸郑重的对石老爹说:“爹,我要休妻。”  

  平地一声雷响,把石家内院震的一片安静,知道崔兰的一声哀嚎才把众人的心思给转了回来。  

  “好你石老二,我崔兰给你生了儿子,照顾家里,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你今天为了这个女人要休了我,我跟你拼了。”崔兰说完就冲过去和石老二掐在了一起。  

  一时场面有些混乱,早在屋里学针线的石佳慧也被声响给引了过来,叶素儿忙把小宝递给了佳慧,“小妹,带着小宝去你屋里,不要出来,别吓着了小宝,拿糕点哄着点他啊。”  

  “哎!”石佳慧也是懂事的,知道现在情况有些乱,你不好奇,抱了胖小子就回了自己屋里。  

  石老爹自小读了些书,孩子们也都跟着学了字,可没想到娶了这么会闹腾的儿媳妇,一时心火旺盛,拿起手里的茶盏就砸向了地上的两人。  

  “都给我起来,丢人没完了吗?”  

  石廉义见老爷子气得不轻,赶紧抓起了石老二,也不管崔兰,把石从义按在了一旁的椅子上坐下。  

  “老二,你说说,为啥休妻!”  

  “爹,您老别气,这婆娘从来就小家子气,当初我是瞎了眼,娶回来这几年随说没什么大错,可也没对您和小妹多好,就是小宝也没见她有多疼,成天就知道和那些婆娘东家长李家短,这回还把脏水泼到了大嫂身上,我再不能忍着了,我要休妻。”石从义本也不是活泼的性格,这回倒是把心中的不满全部吐露了出来。  

  “你胡说,我啥时候泼了大嫂脏水,是谁说的,你倒是说说。”  

  那崔兰还是不到黄河心不死,一时也不会承认自己有错,只是她自己知道,她做的那些事还是被孩子他爹知晓了,现在也只能抵死不认。  

  “哼,谁说的,你是不是还想说是大嫂挑拨的,告诉你,我亲耳听到的,你怎么跟胡强媳妇说的,你自己心里清楚,不说别的,就刚刚,大嫂好意留你,你也敢打大嫂,就冲这点,我也不能留你。”  

  事情到这里也算让石老爹搞了清楚,这老二媳妇真是不省心,闹出的这些都叫什么事,石老爹偷偷看了眼大儿媳妇,虽说这二儿媳妇有错,真要休了也无可厚非,但这对老二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更是可怜了小宝。  

  “老大家的,这事牵扯到你,你说说吧。”  

  叶素儿知道石老爹是不想石从义这个家就散了,再说分家以后也不会有什么牵扯,这会自然不会做这个恶人了,看那崔兰也有些吓着了,那就给她一次机会吧,等以后分家了,自己也不会什么都忍着她了,毕竟,人善被人欺的道理她还是懂得。  

  “爹,我看这回也没什么大事,弟妹跟我还不熟,以后就好了,哪里犯得着二弟休妻呀,再说了,还得想着小宝呢。”  

  石老爹被叶素儿的几句话说的心里一阵舒坦,他知道这是委屈了大儿媳妇,这老二家的也是欠教训,这回也得让他长长记性。  

  “你大嫂说的对,虎子啊,小宝还小,不能这么草率了,崔兰,这次的事情你大嫂不计较,但不代表你没错,你先回娘家待几天吧,这事我这个最爹的做不了主,得看老二的意思,等想好了再通知你。”  

  说完石老爹也不管他们,自个回了屋,石廉义也跟着爹的后面去宽慰他老人家了,叶素儿自然不好待在这里了,只能去了石佳慧的屋里,堂屋里只剩下了石从义两口子。  

  “虎子哥,你真的要休了我?”崔兰这时真的怕了。  

  “哼,你先回娘家,是不是休了你,我要好好想想。”说完也不管地上的崔兰,径自回了屋里。  

  只留下满身是灰的崔兰坐在地上,现在的她后悔已没有一点用处,哪怕心里恨极了叶素儿可也不敢言语什么了,这次要是能回来,她也只能夹着尾巴做人,在她的心里也已经把叶素儿当做了神婆说的相处之人,以后的日子只能躲着,没办法,哭了好久也没人出来看看,这时的崔兰只能爬了起来,也没管身上的灰尘,慢慢走出了石家院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