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绘制郎心

第三章 喜事连连

绘制郎心 八里如海 2938 2016-09-06 12:02:44

    姐妹两说说笑笑地做着活计,不知不觉过去了小半个时辰,叶母也给叶锦娘送来了一碗卧着2个鸡蛋的面条,锦娘也不多说,风卷残云的吃了下去,一旁的叶素儿看的有些目瞪口呆,一碗面条怎么也是自己食量的两倍,更别说加了两个鸡蛋,锦娘吃完发现妹妹一脸惊奇的看着自己,不免脸红了一阵,拿起手帕擦了擦嘴角,“这怀了娃嘴就馋的很,今天赶路有些累了,这要在平时,还能吃下两个鸡蛋。”说完,自己也绷不住笑出了声,叶素儿看姐姐也有些不好意思,忙安抚道:“姐姐这是有了身子,能吃是好事,不过有次陪娘去集上给小弟买纸笔,听一个妇人在一旁说,这女人怀了身子,7个月之后可要注意吃食,不能吃的太多,不然孩子大了不好生,我看别人叫那妇人崔婆子,看样子像是稳婆,姐,咱明天让石伯给看看孩子,听听他怎么说,你这身子可是咱家的宝。”姐妹两一边说笑一边忙活着。  

  就在此时,一个意想不到的人来到了叶家,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叶素儿的未婚夫石廉义,叶母远远的看着石头从屋外走了进来,心里还纳闷,离迎娶还有些日子,彩礼也都下了,这个时候来却是为了什么,一边想着一边把女婿迎进了家门,还不忘朝老头子喊道,“他爹,石头来了,快出来。”  

  叶父此时正在后院检查木材,准备送去给前街钱木匠给素娘打上几件向阳的家具,听到自家老婆子在前面叫唤还以为是听错了,等慢慢走到前院才发现,还真是小女婿来了,一边让大儿媳去泡茶,一边让石头到堂屋里坐下。  

  那石廉义也知道自己此番前来让自己的未来岳父岳母心中纳闷,但一想到要做的事也就静下心来,朝着未来岳父道出了实情,“叶伯父,我十几岁出门在外,家中一直得叶伯父照顾,如今我与素娘有了婚约,再有一个多月就要成亲了,纳彩的物事是族中伯母和二弟妹帮着张罗的,狐裘是我前年猎到的,彩礼的20两也是我主张的,还有这是我的一点心意,给素娘做嫁妆。”说完从胸前衣袋里拿出一把银子,足有100两,沉甸甸的放到了叶父的手中。  

  几乎是条件反射的,叶父连忙摆手,把银子又塞回了石廉义的手中,“这哪成,嫁女嫁女,嫁妆怎么能让你们出,我又不是卖女儿,快拿回去,你爹爹盼了你多少年了,你这回来了,得多孝敬你爹。”  

  “叶伯父,给我爹的我有呢,素娘嫁给我,我就该疼她,这次纳彩,虽说素娘是大儿媳,但也不好太过扎眼,这些银子是给素娘做体己的,你们养育了素娘这么多年,又肯将他嫁给我,这些银子是我该尽的心意。”  

  叶母一直在堂间外听着,等石头说到这也就明白了他的意思,素娘刚刚受伤昏迷的那段时间,村中风言风语的说那石头相貌毁了,生生把素娘吓晕,加上他有那么大年纪了,比他小4岁的石从义都成亲多年育有一女了,大家都说叶素娘配了这石头小子太亏了,就连叶母自己最开始的时候也不太愿意,后来一是怕人说,二是看那石头虽然相貌上有欠缺,人却实在,也就答应了,等看到彩礼更加确定了女儿在人家心里的位置,今日看那小子的行事,心里的那点别扭更是烟消云散了,想到这,叶母也大踏步的进了堂屋,看叶父有些犹豫,便走上前去接过了银子,走到老头子身边坐下。  

  “石头,今日你来我是知道你的意思了,这银子我替素娘收下了,给她做体己,这嫁妆是嫁妆,素娘是我最小的女儿,嫁妆早就准备了,有多少是我们做父母的心意。”叶父看老伴接过了银子也便作罢,女婿疼自己的女儿,这是哪个做父母的都想看到的情形。  

  这边翁婿叙话,那边房内姐妹两也听到了声响,叶锦娘自从小时候见过石廉义,也是多年没见了,这会子听到他上门了,一面心急何事,一面也想给妹妹把把关,不禁坐立不安,叶素儿在一旁怎么不知道姐姐心里的小九九,不免笑道,“我的好姐姐,不是看了你的肚子,还以为要嫁人的是你呢。”  

  叶锦娘听到妹妹这样笑着自己,立马上前挠起了妹妹的痒肉,姐妹两一时高兴,那笑声都传到了堂屋,叶母见姐妹两闹得有点不像话,跟老伴和石头打了招呼就去了女儿屋里。  

  “我说姑娘家的怎么这么大声,也不怕人笑话。”说着把大女儿给拉到了一边,生怕抻到了她的肚子。  

  “娘,刚刚跟妹妹闹着玩呢,石头来咱家干啥呢?”  

  “说到这个,娘真是高兴,这次你妹妹纳彩的东西也都不错,可石头怕他那弟媳没给置办好的委屈了你妹妹,今天给送了100两,给你妹妹做体己,这回你娘是放心了,你们两个都有了好归宿。”说完不禁用衣袖擦了眼角的泪珠。  

  叶素儿自从来到这里,对于叶母疼爱女儿的心意有了深深的感触,从小父母离世,在孤儿院长大,对于父母的爱有一种天生的敏感,叶母对她的好,她从开始的不适应到现在的感动,也是她来到这个世界的一大幸运,以后的人生还需要自己度过,如何经营与石廉义的婚姻更是她下一步要完成的重大人生目标。  

  想到这里,再看看眼前的妇人,叶素儿忙走上前抱住,“素儿知道爹和娘辛苦了,娘放心,素儿不会让石二哥家媳妇欺负了去的。”  

  “你这孩子,伤好了之后变得贫嘴了,传出去了看别人不笑话你吧。”说完还不忘捏捏女儿的鼻子。  

  “哎呀,娘啊,你们在这母女情深吧,我出去见见我妹夫,怎么说也这么多年没见了,顺便让他帮我瞧瞧脉象,他不是自小跟石伯伯学过医嘛,自家妹夫了让他看看我放心。”说完就风风火火的冲了出去。  

  “你可给我小心着点吧,都是孩子娘了,还那么毛毛躁躁的,素娘在屋里待着吧,成亲前可不能见着,不吉利,我去瞧瞧锦娘。”话音未落人也不见了,素娘白眼一翻,还说锦娘呢,看来,锦娘的性子绝对随了自己这个娘。  

  “啥?”只听见锦娘一声叫唤吓得叶素儿一针扎进手指,脑中直叫着倒霉,这个身子的本主大概针线活不错,才穿来没多久,手还是有些不听使唤,锦娘这一叫,身子一颤,可不就是手指头遭殃嘛,也不知道锦娘怎么了,想到这,叶素儿赶紧从床上爬起来,走到门跟前,侧着耳朵听起来,可声音时断时续,隐约听到锦娘的哭声,刚想出门瞧瞧,房门却被打开,力道大的直接把门顶到了叶素儿的脸上,叶素儿捂着被撞疼的鼻子,看向来人,这一看果然没有猜错,自己的老娘叉腰站在门前,一脸不赞同。  

  “你说你个姑娘家,好好的趴在门上看什么,都说了成亲之前不能见面。”说完随手关上了房门。  

  叶素儿知道叶母疼自己,也不害怕,忙凑到跟前,“娘,我姐她怎么了,怎么听着还哭了。”  

  “你姐那是高兴的,你爹张罗着让你弟弟去请亲家公过来了,刚刚石头给你姐敲脉,说是怀的双棒,男娃女娃还不知道,我得赶紧去买些酒菜,你爹说瞧好脉要请亲家公喝两杯呢。”说完也不等叶素儿说话,转身就出了门。  

  叶素儿看着她娘出了门,心里也挠痒似的乱糟糟的,不能出门,就只能下地转悠了,不一会儿,锦娘走了进来,见自己的妹妹在屋里走来走去的,一时好笑,上去打趣,“怎么了,听说自己未来夫婿来了,心里跟猫抓了?”说完自己先笑了起来。  

  叶素儿见姐姐取笑自己也不恼,忙走到姐姐身边,把她扶了过来,“姐,你快坐下,刚刚听娘说,你怀了两个娃娃,可要小心些,少动,我看明天还是让二哥送你回去吧,家里忙着我的事,照顾你也没有你婆婆那边精细了。”  

  “没事,刚刚石头他爹给看了,我身子好着呢,我这次来帮你归置归置,等差不多了我就让你姐夫来接我,再等你成亲的时候,我还不知道能不能来了,姐姐就当陪你一段时间了。”  

  说实话,听锦娘这样说,叶素儿不得不感动,从来到这个世界,叶家的亲人给他的爱护是最真心的,这让从小没有亲人的辛素素每天都活在幸福中,想到这,自己的眼泪也不自觉的流了下来,一旁的锦娘自然看到了,忙上前劝慰妹妹,给她说说为媳之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