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绘制郎心

绘制郎心

八里如海

  • 古代言情

    类型
  • 2016-09-06上架
  • 78533

    连载中(字)
本书由言情小说吧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 初来乍到

绘制郎心 八里如海 2560 2016-09-06 12:01:12

    辛素素刚刚睁开眼睛,入眼的便是一片白色蚊帐,上面有些斑点,不过浆洗的倒是干净,刚刚试着转动脑袋,一阵酸痛传来,让她习惯性的闭上了双眼,“嘶”,嘴上也不自觉地叫出了声。  

  “素娘可是醒了?孩子她娘,快去看看,让你守着素娘,你倒是去哪了?”只听一阵陌生的中年男人声音从帐外传来。  

  “来了来了,德成媳妇刚刚奶孩子,一时忙乱出来一小会,孩他爹可是听见素儿叫唤了?”紧接着一个女人说起话来,伴随着说话声,房门也被快速打开,一片光亮照进了房间,辛素素被光线刺的睁不开眼,反射性的拿手挡住了眼睛,从缝隙中隐约看到一个消瘦的身影走了进来,伸手打开了白帐。  

  “娘的素儿可是醒了?”妇人挡住了光线,辛素素顺势睁开了眼睛,只见一个四十多岁,盘着发髻的女人满脸慈爱的看着她,身上却穿着粗布长衣,这分明是古人的装扮,辛素素一时傻了眼,怎么好端端的看到这个情景,再一打量四周,一间不过5平米左右的小房间里,放着两张木床和一张长桌,上面放着梳子和铜镜,透过铜镜看到镜中的人,呀,自己的模样完全改变了,看上去也就15岁左右,穿越,辛素素脑中顿时浮现出这两个字,没想到不过第一次中暑,就华丽丽的没了小命,还来到了古代。  

  身边的妇人发现女儿呆愣愣的,一时有些害怕,拉了拉女儿的小手,“素儿,你怎么了,不要吓唬娘,素儿,素儿。”说话间也开始摇晃起呆愣的辛素素。  

  “孩她娘,怎么样了,你叫唤啥?”门外的男人听见自家婆娘的声音,便着急了起来。  

  中年妇人发现女儿没有动静,只盯着铜镜发呆,有些慌了手脚,赶忙从木床上站起来,跑到门外,哭丧着脸对丈夫说,“她爹,快去看看素儿,她看着有些不好”,说完用衣袖捂住嘴便哭了起来。  

  男人本就有些烦躁,被这婆娘一哭,更是心上冒火,急忙扒开妇人,走到门前,回头对着妇人叫了起来,“还哭,就知道哭,快叫文成去请石头他爹过来看看,你也赶紧着进来瞧着。”说完转身进了房子。那妇人像是被丈夫点醒,赶紧叫了大儿去请大夫,回身也来到了小女儿床前。  

  “素娘,你怎么了,是爹来看你了,咱们没事了,不怕,啊”只见中年男人弯腰凑在辛素素面前,有些手足无措,刚刚那个中年妇人也赶了过来。辛素素到这时才从震惊中醒了过来,抬眼看了一看面前的两个人,泉涌的记忆也随之而来。  

  辛素素穿越到了一个未知的朝代,不过风土人情倒是与前世差别不大,这具身子名叫叶素儿,家人都叫他素娘,家住潜源县叶家村,爹爹名叫叶耀武,在这个缺衣少粮的时代,这个名字算是比较时髦了,听说爹爹父母早亡,自小被无儿无女的姑父姑母抚养长大,因为姑父是个落魄秀才,名字取得倒是耐听,在父亲16岁的时候,姑父去世,随后姑母也去世了,母亲名叫苏桂芳,家境倒还殷实,看上了父亲识得几个字又踏实肯干,便嫁了过来,成亲三年才有了大哥叶文成,两年后又有了二哥叶德成,随后便有了大姐叶锦儿,也就是锦娘,再来才有了她,在她之下还有一个7岁的弟弟叶昕成,算是一个大家庭了,父亲肚子里有些货,人也正派,便做了村里的里正。  

  至于为什么这具身子被辛素素所占,说来也是狗血,因为长得标致,在这个年代,自然被传的有声有色,正巧赶上选秀女,县城的师爷与叶素儿的姑爷爷有些交情,偷偷告诉她爹,上面点名要这叶素儿,要知道,古代选秀女,没有些势力的女子往往成为了权势的玩物,想要真的直达京城确实难上又难,不得已,在来人带走叶素儿之前,全家人把她送到了山上,骗说到姨妈家探亲去了,那官人哪里相信,四处搜罗,这叶素儿慌不择路之际碰到了一对父子,正好也被官差找到,叶父正好认出了那对父子正是外出多年的石逢春大夫和他那听说死在了战场的大儿子,无奈一时情急,在官差要抓走叶素儿的时候,直接喊出叶素儿已有婚约,定亲之人正是石逢春的大儿子石廉义,小名石头,那对父子看出情况不一般,也未道破,那官差哪里相信,直道要看婚书,叶父直道蒙混不得,悄悄与石逢春对了眼神,叶父赶忙回家写下婚书,言明是自小定的娃娃亲,因与石逢春一同读了几年,倒是能模仿了笔迹,到这时,胆小的叶素儿才敢看一眼石廉义,可这一眼却要了她的命,那石头长了身材魁梧,倒是不丑,却有一道刀疤从右脸垂到脖子,没入了衣领,叶素儿自小被保护的极好,这一眼让她直接晕了过去,头部磕到了石头,直接死了过去,这才让辛素素进了身体。  

  记忆到此也就中断了,辛素素看着眼前的便宜爹娘,一对典型的农村中年夫妇,不过古人的确看着朴实的多,那对夫妇看着女儿眼中逐渐有了光彩,悬着的心也放下了一半。  

  “素儿,可是头还疼啊?”那妇人顺势坐在了床上,搓了一下双手,待手上有了温度才帮女儿理着额前的碎发,那中年男人也满脸堆着笑意,望着自己的娇女儿,看样子夫妇二人是极疼爱这个小女儿的。  

  说话间房门从外面被推开,一个年轻妇人引着一位年纪与便宜爹相仿的长袍男人走了进来,只见男人身侧背着药箱,进门之后与年轻妇人点头示意,那年轻妇人便转走出了房门。  

  “石大哥,你来了,快给我家素娘瞧瞧吧,这一醒来便有些不对。”说着连忙起身,让了石大夫坐在床边,那石大夫也没多话,放下肩上的药箱,打开之后拿出棉枕放在辛素素手腕之下把起脉来,一时都无人说话,不过一刻钟的时间,石大夫换了两手把了细脉,便将辛素素纤细的手腕放回了被子,面露微笑的看着她,“素娘可还头疼了?”  

  辛素素想了半晌,还是轻轻的摇了摇头,“已经不太疼了,只是还有些晕。”  

  “头有外伤必然是会眩晕的,注意不要剧烈晃动,待休息个三五日也就好了”说完背起药箱随着叶老爹出了房门,远远的还能听到他和叶老爹交谈的声音,“叶老弟放心,素娘没什么大碍了,就是受了些惊吓,加上头又受了伤,这几天照顾的精细点,让她不要起身,如果有头晕的严重,或是想吐的话,再让大小子叫了我来,吃两幅药也就好了”  

  “石大哥,真是要谢谢你了,我们一家碰上这事,还拖了你们父子。”  

  “放心吧,说实在的,我虽是多年未见素娘,却也极喜欢她,让她做我大儿媳,我和石头都是欢喜的,这叫缘分。”说着声音也就小了,至此,辛素素得出了一个结论,这穿越是板上钉钉的事了,得了个便宜爹娘,现在还来个便宜夫君,亏得也是辛素素在现代是个没牵没挂的大龄剩女,经营了一家民宿,日子过得还算滋润,可早年父母双亡,因为长相普通又不擅长推销自己,搞得一直没能嫁出去,这回到了古代,直接来了个未婚夫,倒也是缘分,更何况那石头长得也是一表人才,只是古人大概受不了那等魁梧的身材,真是暴殄天物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