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绘制郎心

第二章 准备新婚

绘制郎心 八里如海 2987 2016-09-06 12:02:02

    来到这个朝代也有一个多星期了,辛素素,不,是叶素儿也下了床,看着满房间的鸡蛋糕点,想想这个时代的人真真是可爱多了,得知叶素儿受了伤,周边邻居村民都带了礼物上门看过,一边还陪着叶母骂那官差,更有人知道了叶素儿与石头的婚事,大呼是缘分,这石头出外多年,就连他爹石大夫都以为他死了,现在又冒了出来,虽说身上有块疤,可看着可靠,更有是听说回来的时候带了不少东西,在外面这么几年也攒了一些家产,再说石头他爹又有一手好医术,叶素儿嫁过去可以说是不愁吃穿的。  

  凭着醒来这几天的恢复,叶素儿也把这个家的成员细细打量了一番,叶父叶母不用说,人缘好也实在,叶母虽说性格泼辣,但是为人爽利,四周邻居没有不喜欢的,也正是这爽利的性子,才看上了大儿媳田玉珍,珍娘家贫,只有老母在世,下有弟妹,便生了这大气的性格,叶母一次走亲戚回来途中,见这珍娘与族中叔父为了田产争吵起来,一副护犊的模样,偏偏对了叶母的胃口,随后就让媒人去订了亲,这田家自是愿意的,那田家族叔因为叶家的情况也不敢造次了。  

  二嫂为人让叶素儿不喜,为了这二嫂李兰,二哥与家里也闹过,叶母当时怎么也不肯,还是叶父一拍桌子,言明生了孩子就单过,家产老大占大头,剩下的老二老三平分,但要把素娘嫁妆留出来,叶父这么要求其实是想那李兰一家知难而退,二哥倒是欣喜,也不知那老李家怎么想的,也答应了,不过有叶母和大嫂珍娘压着,那李兰也翻不出什么花样来。  

  当然了,叶家两个哥哥都是好的,老大叶文成踏实,因自小也读了点书,后来跟着做掌柜的舅舅到了镇上铺子干活,这也才6年便在铺子里做了二账房,每日与舅舅来回镇上和村里。而二哥为人天真,读书也是不成,就留在家里伺候田地,好在家里田地集中,叶父也跟着帮忙,倒也能行。小弟却是个读书的料,村里蒙学先生还说,再过两三年,自己就没得可教他了,所以一家的期望也就寄托在了小弟身上。再来就是大姐,锦娘继承了叶母泼辣的性子,嫁到了张家村,姐夫冯林与锦娘是自小定的亲,冯林下有弟妹,与锦娘定亲之后父亲便去世了,寡母软弱,叶父在锦娘15岁的时候还是遵守婚约把锦娘嫁了过去,三年过去了,大姐生了一个女儿,颇得全家疼爱,现在又怀了6个月的身孕,听叶母说,看怀相,是个男娃,姐夫冯林也勤快,靠着一手木工活把日子过得红红火火,听说等锦娘生了孩子后,还要开个吃食铺子,冯林娘因为自己性子弱,常受人欺负,后来娶了锦娘,也把家事交给了锦娘,倒是在亲戚间扳回了一城,所以锦娘也是很得婆母的心,加上弟妹还小,锦娘在婆家的日子过得很是顺心。  

  再来说说这石廉义,父亲名叫石逢春,与叶父是自小的玩伴,祖上是游医,到石头祖父那辈才落户叶家村,做了赤脚医生,这石逢春打小爱学,在叶耀武姑父那里开蒙上学,便开始钻研医术,加上石头祖父教导,医术倒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在这小村子里,谁家有个头疼脑热的都会找上他,他为人随和,在邻里之间口碑很好。生有两子一女,大儿子石廉义,今年23岁了,二儿子石从义今年19,已经成亲四年,生了一个儿子,小女儿石佳慧,今年才9岁,还是一个小丫头。  

  本来一家和和乐乐的,但在石廉义16岁的时候,朝廷征战西北蛮国,每家每户要出壮丁,本来石头家给了钱粮也就免了征役,可上官就看上了石头他爹有手医术,朝廷也要征招随军医官,石头一家哪里肯,无奈,石头担心他爹身子吃不消,主动要求上战场,因自小跟着父亲,倒也学了些医术,那上官为了交差也就带走了石头。头一年还有书信到家,到第二年,听说战场突发了疫病,双方战士都有损失,那之后石头就没了消息,到了第五年,本村参战活下来的人回来,说是石头在战场上为了救一位上官,被蛮夷砍砍杀,也没见到尸首,怕是早已死了。得到这个消息,本就孱弱的石母更是一病不起,郁郁而终。  

  但就在选秀的这一年,石头他爹到外县给亲戚瞧病,在外县却碰到了归家的大儿子石廉义,这才一家团聚。只是石廉义右脸留下了一道刀疤,一直垂到胸前,可见当时伤的极重,不过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战场上被他救的人带回了京城,伤养了半年,随后才知,他所救的是当今太子,自此做了太子的贴身护卫,也就真的与家中断了联系。宫中待了五年,在一次护卫途中右手受伤,没法再使刀用剑,加上受够了尔虞我诈,石廉义便向已经登基为帝的太子请辞,皇上自然极为不舍,但看在石廉义救驾有功,右臂也无法使力,留在身边怕是会害了他,也就同意了,私下赐了1万两白银、一千两黄金和一些珠宝,放了他归乡。  

  话说那日情急之下定下了亲事,石叶两家也都乐见其成,石父觉得这么多年对不起大儿子,恨不得把所有东西都给了他,以前倒是没想到叶素儿,这会一想,倒是极配的自家大儿。在叶素儿养过了半个多月,也就找那媒人上门提亲。  

  提亲当天,只见媒人带着石廉义上门,石家送了一对活大雁,聘礼倒是与村人差不多,但是东西都是好的,最让人眼红的就是一件红狐披肩,毛色正宗,摸着也软和,聘礼更是给了20两,这个聘礼把一众邻居看傻了眼,这老石家真是欢喜新媳妇,聘礼给的多,说明人家姑娘越被人看中的,叶父叶母也感觉脸上有光,双方也没那么多弯弯绕绕,考虑到石头年岁比较大了,而叶素儿也已经及笄,婚礼便定在了两个月之后。  

  为了筹备素娘的嫁妆,叶母把嫁到20里外的大女儿也叫回了家,因为身子不舒服,在家躺了一个月,妹妹纳彩也没来得及参加,等回家之后才听说了定亲的凶险,一时有些后怕。  

  “娘也是,妹妹出了这么大的事,也不知道通知我一声。”锦娘进了大堂,对着叶母好一顿埋怨,看着叶素儿也觉得好笑,这个姐姐虽说性子泼辣,却也是真的疼爱妹妹。叶母一边在给叶素儿理着嫁妆物事,听得大女儿说了一句,直起身来就轻打了大女儿一下,一边好笑的说“你以为你娘心里不知道,这石头和素娘的婚事怎么来的,你现在知道了就明白这里面的凶险,你让爹娘顶着杀头的风险去通知你?再说了,当时你还躺着呢,要是一急,娃娃不好,你婆婆还不得怪我。”  

  “娘都说的啥,我身子好着呢,是我婆婆担心,让我躺了一个月,不然我早起来了。”  

  叶母见大女儿一副坐不住的样子,忙走过去点了点大女儿的脑袋,“你快给我歇着吧,你婆婆是个好人,让你歇着你还不高兴了,人家媳妇快生了不都做活伺候一家人。”  

  叶锦儿见母亲有些气恼,忙扶着叶母坐下,“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我这肚子挺着难受,娘陪我歇歇,我这回回来就是帮着素娘把嫁妆里该缝制的拾掇了。”说着回头望向坐在一旁安静的素娘,“素娘就安心的绣嫁衣,这亲事一做下,倒是把素娘性子给变了,懂事了,小妹记得,石家那个二儿媳可不是个善茬,过去了可不能被欺负了去。”  

  叶母见大女儿说的不着边际,忙拉了一下她,“你都跟你妹妹说啥,素娘嫁到石家,是大儿媳,上面有石头他爹和石头,欺负不了。”  

  锦娘见叶母不当一回事,心里有些着急,但又不好说什么,叶素儿只觉得心里暖暖的,好在她也是现代社会的淘宝奸商,还能怕了她,心里想好了,便放下了手中的绣活,走到大姐身旁蹲下,“大姐,你放心,素儿才不会让她欺负了,你只要安心给我生下小外甥就行了。”  

  叶母在一旁看着两个女儿腻在一块,心里说不出的满足,眼里也止不住的流下了泪,随后又想,小女儿不过嫁到村里,时时能见,便忙擦了泪花,笑着说,“你们姐妹这些时候就好好说说话,锦娘安心在家呆几天,过段时间还是回你婆家,你这怀了身孕,让你婆婆看着,她也放心,等你妹妹出嫁了再跟着林子回来给你妹妹送嫁。”说完便出了房门去给大女儿做饭了。  

  姐妹两看着母亲风风火火的出了门,不由得笑出了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