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休夫王妃的36计

第五十六章 凌夜汐最深情

休夫王妃的36计 席落 1916 2010-03-08 22:11:58

  告示:再过三天,皇上六十大寿,所以特赦举国子民欢庆三天,以表皇上仁德。

京城的告示牌上写着这样一则告示,城雪倾眨巴着眼睛,不解的看向冰幻。

“老狐狸就是老狐狸。”

“怎么了,奶油?”

她好不容易完全清醒了,可是醒来之后却发现没有了莫浣儿,再怎么问,冰幻和她师傅都坚持说莫浣儿已经先行离开了,她也只好作罢,但她可以肯定其中必定有隐情,只是她不强求罢了。

“没什么,你还要去打理你的听音阁吧,快去吧,我陪你。”

冰幻转移话题,老顽童走之前交代过不要对她提及一些‘忌讳’的字眼,所以他努力的在做到。

“嗯,咋们走吧。”

她是压根不记得当天晚上发生了什么,就算她问了,老顽童和冰幻依旧摇着头说没有。

“王爷,小的陈三来给你请罪了。”

人未到声先闻,城雪倾大咧咧的跑进汐王府,却发现里面安静得可怕。

奇怪,人去哪了?城雪倾疑惑的皱起眉,有些无法理解,似乎从她醒来之后就变了好多了,但她什么也说不上来。

“公子?!你怎么来了?”

福伯有些诧异的看着城雪倾。

“啊,福伯,凌夜汐去哪了?为什么王府里都没人?”

“王爷......”

福伯有些愧色和悲伤的站在那里,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怎么了?”

直觉告诉她,凌夜汐出事了!

“两天前,京城发生了一件大事,惊动了皇上,那天夜里出现了两只浴火凤凰,可是王爷知道是以前那个‘她’回来了,但是在不确定的情况下,王爷怕你也有危险,所以派暗卫去救你,后来不知道被哪个有心人士参了一本,王爷气不过,跑去皇宫找皇上理论,还说了不该说的话。”

福伯脸上的担忧显而易见,城雪倾心里却是五位尘杂。

“怎么样了?”

“再过三天就是皇上的寿诞,王爷在朝堂之上骂皇上是昏君,说他听信谗言,王爷个性冲动但是却很正直,其实他很聪明,只是懒散惯了,也仗着皇上一直以来的宠爱,这次......他被皇上打入天牢,连王府的亲眷都无法探视。”

一瞬间,城雪倾仿佛看到了自己那个世纪的父母,那种恍惚间的苍老,揪得她心里好疼,城雪倾咬着干涩的唇,不发一语,她找不到语言去安慰这个慈祥的老人,因为她知道凌夜汐对他的感情,她才更觉得愧疚。

“福伯,别难过,我会想办法救出他的,而且我也相信,即使我们不去救他,皇上也不会将他处死,可怜天下父母心,皇上也是人,所以没事的。”

她洁白的小手轻轻的拍着福伯的肩头,也像在给自己打气,安慰自己说他没事。

“公子,有您这句话老奴就安心了,王爷有交代我,给你东西,您随我来。”

怕误了正事,福伯擦干眼泪,拉着城雪倾的手走向内院,一时间她呆住了。

满园的兰花,随风轻摇,似那碧波仙子,踏歌而来,香风扑鼻是属于兰花独有的味道,这满满一大片园子的兰花让人爱不释手,城雪倾是惊呆了,不由自主的蹲下身抚摸一株株青翠欲滴的叶脉,嗅着多多兰花的馨香。

“这是王爷去深山里采来的,他花了两天时间,没有带一个随从,只因为公子你说,需要一种另类美,王爷只身一人前往深山,前后被毒蛇咬过三次,我都不知道王爷这样做是为什么。”

福伯的话,再次冲击着城雪倾薄薄的城墙,他,就为了那么一句话涉险......该说他傻还是痴。

豆大的泪珠滚滚落下,在为花的主人伤心,也因为愧疚,她,还不起这段情。

不过,福伯说两天前......那不就是说......

“他被关进天牢的时候身上还有蛇毒?!”

天呐,他究竟在想什么,这样的感情是要将她完全摧毁吗?城雪倾泪眼含珠的追问。

“是的......王爷一直在等你回来,但是天不遂人愿,没等到你来他就......”

“我......”她解释不了为什么会没有及时赶回来,但是此刻她的心疼得很。

“这个是王爷要我交给你的。”

蓝色的小布包里有着一摞厚厚的纸,吸吸鼻子,城雪倾慢慢翻开,泪水再次涌上来。

“我怕以后看不见你的伟大计划了,所以我把你需要的一切工具都提前完成了,希望你不要给我丢脸哦,好歹我也是个王爷,就算他日混不出哥名堂,我的面子还是要的,如果我真的出不来了,听音阁就送给你吧,只是希望你看见她的时候替我向她说声’对不起‘。”

她继续下翻,这些仓颉有利的字体都是他在中毒的时候写下的吗?城雪倾揪着心口,泛着泪一字一句往下看。

“忘了说,你和她很像,所以我要托付一些人给你,他们......是她曾经收留的孩子,我现在的样子很糗,还是不要面对那群小屁孩,你替我接管他们吧,这段时间以来,我用谎言欺骗他们,说她出去云游四海了,再次回来的时候他们要有最优秀的表现,很自豪他们做得很好,只是......拜托你了。”

他还记得那些孩子,他一直都有帮她照顾他们,城雪倾感激又难受,凌夜汐的这份情她无以为报。

“还有哦,那些‘杂草’是我没事的时候去父皇的花园里挖的,希望你满意。宇宙超级无敌帅凌夜汐留。”

看着他略带耍宝的语言,酸酸的感觉一直萦绕心头,他以为他做得一切都没有人知道,可是她就是知道,他在她心里一直是个贪玩的大男孩,如今已经长大了。

抱着蓝色本子,城雪倾埋首于双臂间,她不是在哭,是在道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