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休夫王妃的36计

第四十六章 谈妥了

休夫王妃的36计 席落 2550 2010-02-24 22:28:21

  吃完饭,城雪倾看看天色,还早,于是她一个人慢慢的跺到城西。

好霸道的建筑!四层楼的宏伟设计,正和她的心意。眸儿弯弯,城雪倾举起小手放在额前,就这样远远的仰望楼的顶端。

“真的非要买这里不可吗?”

冰幻的声音突兀的响起,城雪倾没好气的睨了他一眼。

“是的,我说过这里对我来说很重要,你会支持我吗?”

她的发丝虽然被束了起来,依旧看起来英子飒爽,更加吸引他。

“嗯。”

他们就这样一高一低的站在外面。

“啊,对了,奶油我想我们不能住客栈了。”

“银两不够了对吗?”

“嗯,所以我打算现去买一家农舍,这样才能安心的想办法做事。”

思及此,冰幻也点了点头。

“但是,你确定你要带着那个女人?”

他的语气有些不悦,好像带了个不相干的人会坏了他的心情一样,的确也是,他的眼里只有她,所以就算是流落街头又怎样呢。

“当然,不然你要我出尔反尔?!”

怀着猜疑的目光,城雪倾直勾勾的盯着冰幻,他不老实,一定有什么事他瞒着没说!

“她是个负担,我们的生活不稳定,追杀我的人也没有停下来的迹象。”所以他不要别人的命白搭,因为他要保护的只有她一个。

“喂,你这么不尽人情啊?”

“我不尽人情吗。”

他的脸一下子变得臭臭的,好像生气了,城雪倾有些不知所措的站在那里。

他刚才的意思是说只要没有人再追杀他她就可以留下莫浣儿对吗?哈哈,太好了,这种事情可难不倒她,哼哼,死奶油,让你看看本姑娘的手段!

不和冰幻打招呼,城雪倾独自往汐王府走去,就是缠也要缠到他答应为止!

“请问汐王爷在吗?”

“呵呵,公子你来啦,王爷在后花园里。”

福伯乐呵呵的招呼他,城雪倾觉得还是福伯好,待人也亲切,哪像凌夜汐哪有腹黑!

城雪倾一路低着头想着待会和凌夜汐怎么说,却不料遇上了另外一个人。

“汐弟,父皇的六十大寿快到了,大哥追近依旧病怏怏的,有时候会昏迷一整天,你说该怎么办?”

此时说话的正是凌夜汐的双生哥哥,凌夜宇,一个十足霸道的家伙。

“二哥看着办就好,父皇对你可是很器重的,所以无论二哥做什么我这个做弟弟的都支持。其实我也很担心大哥,找个时候我去看看他。”

他敬爱自己的父皇,但是最近的他实在是没有精力理会其他的东西,牵挂凌夜汐,所以他必须要去探望一下。

“汐弟哪里的话,父皇最宠爱你了,所以二哥决定把这次的策划权交给你......”

凌夜宇这是赤裸裸的试探,只是天真善良的凌夜汐却不甚明了他的话中之义。

“二哥!你这是什么话,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从小最顽皮,父皇宠我是因为我年纪最小,说到底你和大哥不是也常常宠我吗?”

凌夜汐单纯的大眼睛眨呀眨,凌夜宇哈哈大笑,状似宠溺的拍了拍凌夜汐的肩头。

而城雪倾却一动不动的站在那,他是谁?他刚才说凌若寒一直病恹恹的,难道没有人给他医治吗?心口隐隐作痛,城雪倾身上一寒,额头就开始渗出细密的汗珠,拍着的树枝也抖动了一下。

“是谁?出来!”

“抱歉,王爷,是在下。”

深吸了口气,城雪倾僵硬着身体走出来,迎上凌夜汐的眸光,却不经意接到了另外一道打量的目光。

很让她反感,因为这个人看着她好像可以将她看穿一般,让她十分的不自在。

“你来干什么?”

这画面好奇怪,似乎在哪里见过。啊,对了,以前雪倾也曾经无意间偷听他和大哥说话呢,凌夜汐眉头一皱,斜着眼睛又看了她几眼。

“额,在下是来和王爷商量上次谈到的事的。”

城雪倾故意看了凌夜宇一眼,示意他该走了。

果然他是聪明人,告别凌夜汐就离开了,走之前还不忘回头看她一眼。

“没得商量。”

剑眉一挑,凌夜汐不耐烦的开口。

“你先听我说嘛,我用那块地并不是想要私人占有的,而是......帮你打工可好。”

试探性的一问,凌夜汐身体一震,果然如她所想,必要的时候造成他的困扰,再把自己的计划说出来,他一定会答应的。

“嗯?怎么个帮我打工法?”

越来越怀疑他和她就是同一个人,但是凌夜汐还是想看看他有什么本事能说服他。

“在下可否问王爷一个问题。”

凌夜汐挑眉,示意他说下去。

“王爷那么在乎那快地究竟是为什么?”

她要他掉进陷进里。

“这是本王的私事,无可奉告。”

这家伙脸一冷,顿时垮了下来。

“我猜和上次那个她有关吧......”

玩味的看着凌夜汐发黑的脸,他还是和以前一样有趣。

“好,我也不瞒你,那块地的确是我为了纪念她买下来的,她一直很聪颖很俏皮。”

一边说,凌夜汐也不忘观察他的脸色。

他接着说“她曾告诉我,她的心愿在那里,但是......后来发生了一些事,她走了,我一直在找她,却始终不见他回来,但是我相信,她还会回来的,所以我买下那块地,不准任何人靠近,也不会转手给任何人。”

他的语气里有着落寞,城雪倾感动得湿润了眼眶,她从不知道她自己在他心目中有这样的地位。

“王爷用心良苦,她会感受到的。”

事实上她已经感受到了,笨蛋凌夜汐。

“但我希望看到她回来,看到她好好的,所以我守着那块地,一直等她。”

他的声音仿佛自遥远的山上飘来,城雪倾有些伤心,她何德何能让一个纯真的大男孩为她做到如此地步。

“可是王爷,你这样不会太自私了吗?”

“什么意思?”

“一份感情不一定守着才是最好的,就像是一壶酒,酿好后一直放着就好了吗?你要把它放到地窖里珍藏,还要小心护理,等到时机成熟,在取出来时,他已经是一壶上好的陈年老窖了、”

城雪倾不再说话,就这样看着凌夜汐独自思考。

他说得对,与其放着永远都是一个样,还不如实现它原本该有的价值,他想,雪倾会原谅他这样做的。

“说下去。”

她知道他动摇了。

“我用我的命发誓,我会好好经营那块地,但是很困窘我没有启动资金,所以我为你打工,算是帮你把你投资在上面的钱赚回来,你看这样如何。”

“我能相信你吗?”

“当然,因为我知道你很用心的在守护那里,所以我用性命担保。”

知道凌夜汐的情谊,虽然她决定漠视,任由那份感情像是陌上花开一样,但是她还会感恩。

“你的计划是怎样的?”

这个少年和她真的好相似,很难让人不把他们联系起来。

“这个等我写下来在托人送过来好吧,现在天色不早了,我还有事。”

“好,不过你忘了告诉我一件事。”

换城雪倾搞不清楚了。

他笑着看着这个眉清目秀的小书生一幅丈二和尚的样子。

“你叫什么?”

天,城雪倾扶额,难道她还没说她叫什么吗?真是败给他了。

“我叫陈三,家中还有个大哥,王爷不嫌弃,就叫我小三吧。”

城雪倾脸不红气不喘的说出自己的’名字‘。

“嗯,那你快回去吧,免得家里人担心。”

“改天再叙。”

说完城雪倾就大步流星的跑出了汐王府,她兴奋的只想快点把计划写下来。

凌若寒,你要好好活下去,否则我不会原谅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