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休夫王妃的36计

第四十七章 寒,我好想你

休夫王妃的36计 席落 2730 2010-02-25 22:34:36

  回到客栈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城雪倾顾不上吃饭,和莫浣儿,冰幻打了个招呼就回房间去了,她有交代不准任何人进来打扰她的宏伟大计,其实她是想等到他们都睡着了,一个人去寒王府看凌若寒。

关上房门,城雪倾有些疲惫的滑座在地上,抱着膝盖,将头深深的埋进臂弯。

现在的她算是什么呢?为了一个背叛过自己的男人担惊受怕,这还是那个说要忘记的城雪倾吗?纵然累倒,只要她还有知觉,脑子里都会是他的脸。

苦笑了一下,城雪倾走向桌子,摆开纸笔开始写计划。

昏黄的蜡油灯,纤细的肩膀,娟秀的字迹,一点一点都看在冰幻的眼里,他没有睡意,所以站在门外看着她专心的工作。

“咚咚。”

有敲门声。

“谁啊,进来吧。”

揉揉发疼的眉心,城雪倾搁下笔。

“陈公子,我给你送宵夜来了。”莫浣儿对她笑笑,将饭菜搁在案几上。

“呀,真不好意思,麻烦你了。”

说起来她还真有点饿了,于是拉着莫浣儿一同坐下开始吃饭。

“公子这么晚了还不休息吗?”

“嗯哪,我还有些东西要做,你先去休息吧,明天我有事情要你去做哦。”

朝着莫浣儿神秘一笑,城雪倾露出可爱的表情。

“那好吧,我先去睡了,你自己也早点休息。”

“嗯,我知道。”

等到魔幻儿离开,城雪倾再次回到桌旁,看看计划,写的也差不多了,只是还有些细节,不过她会亲自处理,‘听音阁’,将会是她手里的第一大杀手帮派,当然是暗杀,同时也是凌夜汐送给她的心愿。

待到整理完一切之后,看看时辰差不多已经午夜了,城雪倾轻轻的开门,这个时候这么晚了已经没有人了吧,城雪倾还是小心的走下楼,顺利地出了客栈。

街上好冷,她抱着手臂,快步跑到寒王府的后门,曾经她就是从这里跑出去的,如今再次站在这里,心里颇深。

收起伤心,城雪倾运用师傅交给她的行云流水,毫不费力的进入了寒王府内。

怎么这么冷清?厚,现在是大半夜,谁会在这时候出现。这么想城雪倾心里才平静了些。

悄悄的摸到凌若寒的房间,里头黑漆漆的,只有一盏微弱的灯在跳动。在窗外逡巡再三,她才小心翼翼的跨了进去。

难受的捂住心口,屋内的药味熏得她不敢呼吸,她不禁想他到底有多严重。

-------

走近床边,这才发现他有多苍白,漂亮的剑眉轻轻的纠结在一起,一张嘴唇有着淡淡的青黑色,他的鼻,他的眼,他的脸庞都是她思念的,可是如今看到他这样,她的心就好痛。

他明显瘦了好多,就算身体藏在被子里,她也第一时间感觉到了。

不由自主的走进他,坐在床沿,她的手早已冰冷到她自己都忽略了。

轻轻的用手指滑过他的眉心,他的脸庞,他的下巴,就这样很平凡的动作里,包含了她的她不舍和心痛,仿佛过了一个世纪,她只为了勾勒出他的容颜。

俯下身,城雪倾咬着嘴唇轻轻的趴在他的胸膛,好久了,好久都没有这样抱着他了。

心酸的眼泪,一下子夺眶而出,但是她却没有哭,只是任由那些酸涩的泪水不断的流出,湿了他的被褥。

握着他的手,城雪倾用食指在他的手心一笔一划的写着,‘寒,我想你。’

有那么一瞬,凌若寒以为自己快要醒来了,可是他只是手指动了一下,但是这一下就足以使城雪倾落荒而逃,她掩面,不舍得看了他最后一眼,使出行云流水向着后门而去。

不料,却有人突然惊现,一个是冰魄,她认得他,她是凌若寒手下最厉害的杀手吧。至于另一个,蒙着面的黑衣人,城雪倾就不知道他是谁了。

冰魄不是没有发现城雪倾偷偷摸摸近王府,但是忽然间一个黑衣人也就是眼前这家伙出现,害他不得不去追,因为追进想要王爷命的人实在太多了,他必须要做好万全准备。

三个人都没有说话,城雪倾也只是半低着头,就在黑衣人动的一刹那,冰魄也动了,而城雪倾还没来得及行动,身体就像风一般,飘了出去。

是冰幻?

“你,你怎么来了?”

城雪倾用心虚的口气问他,这个时候他不是该睡了吗?

“我到该问问你为什么会来这里吧?”

冰幻的口气一反常态,冷的像冰山上的雪花。

“我......我只是无意间走到这里来的。”

她撒了谎,而且是个好差劲的谎言,城雪倾咽下苦水,依旧低着头看着地上。

“你哭了?”

“我没有!”

她倔强的抬起头朝他吼,虽然眼眶发红,但是始终没有留下一滴泪,都被她自己强行的逼回了眼眶里,只留下被泪水洗涤过的珍珠般的大眼睛。

冰幻直直的看着她好久,直到他首先撇过头,城雪倾才悄悄的吐了口气。

“回去吧。明天还有事要做呢,我也累了。”

率先往客栈走,城雪倾藏在衣袖里的手已经开始流血,他不知道她是用了多大的勇气才逼迫自己不要再流一滴泪,在他面前。

身后的冰幻心里狠狠的抽痛了一下,爱一个人真的这么辛苦吗?刚刚看他在凌若寒床边不出声的哭泣,他真的想抛开一切带她远走高飞,只是他理智的知道,她的固执,她的心有所属......

她可以不要再他面前装坚强的,因为他,喜欢她,他是不会嘲笑她的,可是看她那没受伤的深情,和她故意伪装起来的坚强,他只能成全她,当作什么都不知道,也不拆穿她的谎言,天知道。连白痴都不会相信。

其实打从她关门进屋的那一刻他就没有离开过,一直守在她门外,只是藏在暗处,只想这样靠近她,而不是负担。

他是好奇她为何在半夜外出,但是一见到她惊慌的想要跨进凌若寒的府邸,冰幻就知道,这一刻,他似乎也输了。

两个人,就这样各怀心事的走回房间。

她失眠,他,也失眠了。

“林太医,王爷是怎么回事?”

冰幻没有抓住那个黑衣人,但是凭他的猜测,大概知道那是太子派来的人。

而一回到凌若寒的房间,就看见一向不会哭的王爷竟然不由自己的掉眼泪,说起来不是他在哭,准确的应该说他还是睡着的,没有醒,只是凭着本能流泪,他才迫不及待的又把林玉珏从被窝里挖了出来。

“唔,今晚谁来过?”

根据他行医多年的经验,这应该是一种非意识的感情发泄,只是他很疑惑,这个一向沉稳内敛的笨徒弟,怎么会流泪?难道梦到他娘了?

“我猜是太子爷的人。”

不知道该不该说出那个人,冰魄第一次感到心烦。

“哦?我帮他扎针。”

须臾,凌若寒醒转,虚弱的他只是轻轻的靠在床头。

“王爷......”

“我没事,刚才......是不是她,来过?”

压根没发现自己还在流泪的凌若寒轻喘这问,他的眼里有着莫名的兴奋和担惊受怕。

“谁?”

林玉珏反射性的问,也许这就是关键。

“雪倾......一定是她,她回来了......告诉我是不是?”

凌若寒有些激动的抓住被角,眼睛却一直盯着冰魄。

“没有看到。”

会是那个人吗?可她分明看见他是个男孩吧。

“是,是这样吗?不对,她......她肯定有来过。”

忽然发现被褥上有一摊湿湿的,凌若寒再也控制不住情绪,再次肯定城雪倾来过,因为他的激动,害他吐了好多血。

他在梦里感受到她的温度,好冰,那种熟悉的刺骨,只有她身上含毒发作的时候才有,也就是因为她的触摸,才刺激了他的神经,只是他好想醒来,却无论如何都醒不来,因为林玉珏每个办完都帮他施针,好让他不要血虚。

他和她错过了,他却感受到了她的伤心和难过,抬起手掌,她写的是什么呢?

凌若寒苍白着脸靠着床沿盯着手掌看了一夜,这一夜,他一样失眠。但他笃定,他会好好找出她,爱她到永远,他不要再失去她了,好心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