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休夫王妃的36计

第四十八章 狮吼功

休夫王妃的36计 席落 2697 2010-02-26 22:07:31

  精神恍惚的睡着,等到第二天醒来时,已经日上三竿了,城雪倾慌慌张张的穿戴好才跑下楼,看见莫浣儿一个人坐在后院的石椅旁。

“浣儿,奶油呢?”

“陈大哥很早就出去了,他有吩咐叫店家给你弄吃的,我这就去说一声。”

莫浣儿冲她笑了笑,转身向着内堂走去。

城雪倾揉揉发疼的眼睛,很想让自己放轻松,可是她知道现在还不是时候,所以她只有绷紧神经把目前的事情做好。

端来饭菜,莫浣儿就坐在城雪倾身边,默默地看着她吃饭。

“小三,你大哥他......一直都不爱说话吗?”

莫浣儿突然问城雪倾。

“嗯?什么意思?”

冰幻那家伙好像是一直都不爱说话吧,貌似从他们第一次见面就是这样!

“啊,没什么,只是觉得很像一个人。”

他的个性和他好相像,莫浣儿有时候看见陈大会想起他,那个落花有意流水无情的男人。

“像谁啊?你的心上人?!”

城雪倾和她开启了玩笑,毫不吝啬的调侃她。

“不,不是的......他,他有心上人......”

莫浣儿略带苦涩的说完,她都不知道他叫什么呢,呵,这段单恋会有结果吗?

“那有什么关系,你见过他心上人了?还有他们承认了吗?”

城雪倾看得出来,莫浣儿喜欢的那个男人,一定是个折煞人的家伙。

“没,没有。”

莫浣儿用奇怪的眼神看着城雪倾,觉得他很不一样,她忽然想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他。

“那不就对了吗,你放心的去追,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呢,我支持你,你要加油哦!”

城雪倾朝她璀然一笑,努力的鼓励她。

“我?真的可以吗?”

她真的不敢想,爱情真的就这么容易吗,勇敢去追就能得到?

但是莫浣儿更肯定了,至少她得到了支持,使她多了一份勇气。

“当然了,没有谁可以剥夺谁的爱情,任何人都是上帝的宠儿,用你的真心去打动他。”

城雪倾搁下碗筷,眉眼含笑的鼓励莫浣儿,但是她自己却不勇敢,它是爱情的逃兵,有什么资格去对别人说教呢。

“嗯!谢谢你小三。”

莫浣儿肯定了自己的决心,对城雪倾绽放出一个大大的微笑,无论天涯海角,她会告诉他,她的爱。

忽然间,城雪倾才想起昨天说过要去准备东西,于是慌忙拉过莫浣儿,横冲直撞的跑向汐王府。

“你来啦?”

凌夜汐每次看到她都会有似曾相似的感觉,奇怪的是看到他跑得气喘吁吁,直接端起桌上的茶杯就饮,他却不会反感,反而觉得他做这些动作是理所当然,而他也是自然的像在自己家里一样。

让他不得不笑他的冒失。

“对呀,我来跟你介绍,这位是莫浣儿,以后也是听音阁的第一花魁!”

城雪倾自豪的把莫浣儿往前一推。

“王爷你好。”

莫浣儿微微脸红的像凌夜汐问好。

凌夜汐脸一沉,不悦的开口。

“她是什么人?”

“她......她是我的朋友呀。”

城雪倾和他打哑谜,明知道他问的是她的真实身份,因为怕莫浣儿尴尬,她才故意这样说。

“今天找我什么事?”

“我们一起去找工匠师傅吧,我还有很多设计需要他们帮我完成呢。”

城雪倾掰着指头,头微偏的看着凌夜汐。

“你究竟想怎么做?”

他哪来那么多关子可以卖!气恼的瞪了他一眼。

“听音阁分为四层,第一层可以用来分享娱乐,餐点之类的,第二层是包间,‘有需要’的人可以尽情玩,第三层也是包间,不过是用来谈生意之类的,类型不同,不要问为什么,因为这是机密,至于第四层......我想用来做桑拿!”

城雪倾拽紧双拳,眼里满是小星星,她的计划一定会实现的!

“桑拿是什么?”

莫浣儿和凌夜汐同时开口,这个小子还真是奇怪,这么新鲜的词都想的出来。

“额,意思就和按摩洗浴差不多啦,各层的消费会依次递增,当然我们会慢慢的从中选出贵宾,赠送会员卡。”

真亏了她是个现代人,要不然她哪里知道这么多,所以只好班门弄斧的抬上来咯。

“哦,原来是这样,那么你现在需要什么?”

凌夜汐也不知不觉和她一起讨论起来,就连莫浣儿三不五时也掺言,说出自己的看法。

“浣儿你去选一批小姑娘,年纪大概在十六七岁的,要身体够软,长相端正,找好后你训练他们最基本的,你知道我指什么吧。”

城雪倾眨眨眼睛,吩咐莫浣儿。

“我知道了。”

“王爷,至于你,你就陪我走一趟吧。”

“干什么”

“找木匠啊!”

翻翻白眼,这家伙是脑袋锈逗了哦,不找木匠难道要变出桌椅吗?

“为什么要出去找?”

他实在不明白,木匠他可以派人去找啊,何苦把自己累的像头牛。

“木匠在你家吗?白痴!”

她发誓她是真的忍不住才骂了他的。

“你骂我什么?!”

好臭的脸。

“没,走吧走吧,再不走,时间都被你浪费光了。”

软磨硬泡,最后城雪倾妥协凌夜汐才心甘情愿陪她一起去找京城最有名的木匠。

“王师傅,是这样,这个屏风要镂空的,还有这个,这个需要挂钩,哎呀......那个也不对,我还是再跟你解释一下吧。”

凌夜汐看着城雪倾忙的像陀螺,她已经占了三个时辰了,难道不累吗?

地上那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到底是什么?他从哪里学来的?

城雪倾有股挫败感,为什么古人和今人的思想有这么大的鸿沟呢,她说得嘴巴都快干了。

王师傅也不动气,只是乐呵呵的憨笑,继续干活,知道这是一次挑战,王师傅不断的像城雪倾讨教。

弄到最后,城雪倾不得不画了图纸让他们照着做。

得以歇气的城雪倾看着凌夜汐无所事事的样子,脸就变得很黑。

靠,她累死累活,他居然在一边只看不做!

“王爷很闲是吧?”

危险的眯起眸子,城雪倾挑衅的看着凌夜汐。

“额,有点......”

“那就加入他们的行列!”

城雪倾粗鲁的拽过凌夜汐,她快气炸了,真是的,她这么辛苦是为什么呀!

凌夜汐不情愿的杵在那,用一双幽怨的眼睛瞪着她。

“干什么这么看着我?”

“你竟敢对我呼来喝去,信不信我将你就地正法!”

凌夜汐玩味的说。

“信你才有鬼。”

白了他一眼,她才懒的和他蘑菇。

“为什么?”

他不明白他为什么不怕。

“我为什么要怕你呀,那你说说看,我一没做亏心事,二不会伤天害理,三我为人还算可以,你凭什么定我得罪?”

城雪倾抱胸,一幅你那我怎样的样子看着凌夜汐气的涨红的脸,心里就爽。

“好!我这就去做!”

愤愤的转身,凌夜汐加入了鲁班曾经干过的行业,只可惜某人天生是当王爷的料,瞧,叫他去帮忙,他净帮倒忙,让他把模块削小一点,他一气之下全削成了木片。

城雪倾无语的捂着头,他一定是恶魔转世!故意来搞破坏!

可是偏偏除了她其他人对凌夜汐是敢怒不敢言。

“凌夜汐你给我过来!可以不用做了!”

她气急的大吼,拯救了下一块将要被摧残的木模。

“干什么?不是你叫我做的吗?我觉得还挺简单的,蛮好玩。”

他像个邻家男孩一般,露出阳光的微笑,额头上还有些汗珠,可是他竟然说这是在玩?!

很好,该死的,管他是不是王爷,她受不了了。

“过来!”

声色俱厉的勾勾手,城雪倾满脸微笑。

“你笑得好恶心。”

凌夜汐丢下刀子,走到城雪倾身边。

哪知道她突如其来的大吼,早已超过噪音污染的最大分贝,凌夜汐第一次知道诱人的声音可以这么霸道,他的耳朵嗡嗡地响,搞不好会聋的。

解恨的城雪倾狠狠的剜了他一眼才离去。

凌夜汐气鼓鼓的说不出任何话,被他一吼,他也揉着耳朵离开了木匠铺,只留下一群傻傻的站着看戏的木匠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