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休夫王妃的36计

第二十三章 城雪倾的生死

休夫王妃的36计 席落 2431 2010-01-31 18:37:15

  城雪倾无力的坐在地上,确切的说是被颜雨柔绑在了地上。

“你有那么恨我吗?”城雪倾惨白着脸问颜雨柔,为什么每个人都不给他好脸色,

“如果不是你还有一点利用价值,我现在就一刀解决了你!”颜雨柔鄙夷的看着城雪倾种种的脸。

“你想不想要藏宝图?”城雪倾试探性地问。

果然,颜雨柔侧身看她。

“如果你在玩什么花样,我劝你还是死心吧,因为我不会背叛爹爹的,贱人,你和南晋阳的娘真是一样让人恶心!”颜雨柔水蓝色的衣裙白风吹的飞扬起来,远看会让人觉得很美,可是近看她的表情会让人后悔。

“你也很恨南晋阳。”城雪倾低下头,搞不懂为什么。

“因为他不配成为颜家一份子!你更不配!”颜雨柔字字句句都很尖锐,听的城雪倾真的很想破口大骂。

你丫的,我想成为你们颜家的人吗?就是把我当菩萨供起来请我我都不愿意!

“但他是你大哥......”

“啪!”“我只有君彦一个弟弟,你们都该死!”颜雨柔嘶声咆哮。

城雪倾的身子歪倒在一边,再让颜雨柔这样打下去,她会死的,怎么办,怎么逃走啊?城雪倾用着仅剩不多的意识思索着。

“颜雨柔......你若想报仇我劝你还是省省吧,我虽然没有十成的把握......咳咳......但我知道,你爹也决不会允许你杀了我......不正如你所说吗,我还有价值......”城雪倾虚弱的说这话,很狼狈。

颜雨柔一把提起地上的城雪倾,恶狠狠的瞪着她,轻蔑的笑了。

“我倒是忘了一件事,你被若寒哥赶出王府了吧?”颜雨柔蹲下身看着城雪倾一下子煞白的脸,像是寻到了最大的快乐一样,不停地刺激她。

“你的消息还蛮灵通的......我真怀疑你是偷窥狂......”

“你......反正你也快活不了多少时间了,颜雨彤,咱们走着瞧,爹爹虽说不让我杀了你,可没说不能惩罚你。”颜雨柔在四周转了一圈,慢吞吞的走回来。

“良心发现要放我了吗?”城雪倾的眼皮好沉,,她快撑不住了。

“放了你?你说呢?”掕起地上的城雪倾,颜雨柔走向河边,她要将她沉湖。

“你要干什么?”城雪倾心慌了,她根本不会游泳,更何况现在被捆住了,看来天要亡她了。

“你自己不会看吗?”颜雨柔玩味的看着城雪倾蜷缩着像虾子一样的身躯,原来最不怕死的颜雨彤也变的这么怕死了。

“你不就是想要藏宝图吗?我......我给你......”城雪倾虚弱的和她周旋,看着那一江湖水,她就犯晕。

“那你说吧,图呢?在哪?”颜雨柔整好以暇的看着城雪倾,不认为有谁可以救走她,更不认为她可以从他眼皮下逃走。

“图在......”趁着颜雨柔分神的瞬间,城雪倾脚步一滑,落入了湖里,没有挣扎就沉了下去。

颜雨柔慌了心神,她哪里是想要丢她金湖里,只是为了吓吓她,发泄一下。

“你好大的胆子,找死!”冰幻寒冷的声音在颜雨柔身后传来,利剑犹如暗器一般,只差一毫里就逼近颜雨柔的喉咙,被她险险的闪开了、

他是看着她落水的,他找了她好久,他被人用调虎离山之计骗了,等到回客栈刚好看见她不在,衣服也没穿料定她出事了,寻出来刚好看到她奄奄一息就这样落入水里,满腔炉火只有发泄到这个始作俑者身上。

“那个贱人魅力还真大,她已经死了,在她落水前就被我击碎了心脉,怎么样?”看着所有男人都哪有紧张颜雨彤,颜雨柔忍不住激怒冰幻。

冰幻的一张脸很寒,很臭,心里一直有个声音在说,不要死,剑上的力道也不自觉的加重了几分,却由于分心刚好给了颜雨柔逃脱的机会。

颓废的坐在河边,看着城雪倾落水的河面,冰幻的双拳握的很紧,一如他的心,绷得很紧。

“她人呢?”随之而来的是萧君芜,冰幻回房的时候他已经醒了,习武之人的灵敏度很高,警觉度也很强,所以他虽然赶不上病患的速度,依然赶到了。

冰幻沉默着,死死的盯着湖面,可是一个水泡都没有冒出来,他的心在缓缓的下沉。

看着冰幻的眼神,萧君芜的心咯噔了一下,难不成......他落水了?

“她落水了?”萧君芜试探性地问,依旧没有人回答他。

一连三天冰幻都不吃不喝站在湖边盯着水面,眼神空洞的没有半丝情绪,维持着同样的姿势,只为等着奇迹出现。

萧君芜陪在他身边,那个神经质的女人真的就这样死了吗?父皇已经派人催了他好久了,要他快些回去,可是他的心似乎被绑在这里了,苦笑了一下,萧君芜闭上眼睛,脑海里都是那个在竹林里救她得女人的倩影。

在冰幻和萧君芜等到奇迹的这些日子中,江湖上玉湖门发起了一则武林贴,取冰幻项上人头者,赏金一千万两白银。

为着这区区一万两,很多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都开始找上冰幻,只为了他的脑袋。

萧君芜陪在他身边,一边还要帮他当掉明的暗的敌人,可以说,最近两个人都过的很不好。

当然,过得不好的并不只有冰幻,还有凌若寒。在听到冰魄的探子报告时,凌若寒狠狠的吐了一口血,剜心之痛,新伤旧伤,一下子全都涌上心头,她死了?坠湖了,没有一丝挣扎的就这样沉了下去,叫他不相信也不行,活人怎么会无法挣扎呢。

仿佛一下他就会在人前消失,凌若寒白色的衣衫晕开了一大朵红花,苍白的脸上全市死灰色,有心痛有后悔。

“你后悔了对吗?可是契约依然要继续。”小月儿居高临下的看着凌若寒颓然的跌坐在椅子里。

“你滚,别让我再杀你第二次!”凌若寒白皙俊美的脸上有着恼怒,隐隐的悲伤爬上眉头,他快心痛死了,雪倾,不要死,谁来告诉他,她还是好好的。

“曾经的独孤化仙已经死了,你也没有机会了。”小月儿淡然的看着凌若寒握成拳的手。

为何她还是依旧迷恋着他,他曾动手结束了她的生命,她却依旧哪有疯狂的着迷于他,小月儿的心纠结,却再也不肯吐露出爱意。

回到房间,冰魄封住凌若寒的穴道,看着他一脸的痛苦,冰魄又气又恨。

“这一次,她是真的离开我了吗......原来爱情真的是要主动......”凌若寒闭上眼睛,一滴清泪自他眼角滑落,落入他嘴里,他尝到了属于爱浅浅的淡淡的苦涩还有心痛与无奈。

“王爷......你要保重好身体。”冰魄对城雪倾的讨厌越来越深,那个女人不该出现在他面前的。

王爷以前也身体不好,但却不会像现在这般虚弱,为了她剜心做药引,为了她不得不和独孤化仙做戏,为了她不得不暗中保护她替她挨那一鞭子,为了她,现在更是吐血,甚至从不曾流泪的王爷居然流泪了。

“我只要她回来,我不会再伤害她,只要......咳咳......他好好的......”断断续续的说着心中所想,凌若寒不停地吐着血,哪有的鲜红,触目惊心,好像好将身上的血液都咳出来一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