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休夫王妃的36计

第二十六章 花果山住的不是孙悟空

休夫王妃的36计 席落 2520 2010-02-04 18:51:06

  城雪倾当日落入水中的时候,身上的寒毒就已经又开始发作了。心脉附近的疼痛让她暂时性的昏迷了过去。

湖水虽然不是很冰,但是在半夜时分,身着一件亵衣的她又怎么抵得住凉水的刺骨。

她的神智已经不是很清醒了,意识涣散。

“这是什么东东?”一个满脸好奇,头发凌乱看似过了花甲的老人站在水边弓着身子用棍子捅着水里的‘东西’。

“软绵绵的?不像吃的......不如翻过来看看?”老人手劲一抖,水面上的‘东西’就翻过身来。

乍见一个绝色貌美的女子,狼狈不堪,衣衫凌乱。老人纵身一跃,蜻蜓点水一般捞起了水里的人。

“哪里来的漂亮女娃娃?”老人蹲在一边皱眉思索。

看样子他有些像山顶洞人,好久没有出去了。

想了半天,老人还是没有办法让地上的人醒来,于是才把脉最后一掌击在城雪倾的心口处,这才使得城雪倾将水吐出来。

“唔......好痛啊......”城雪倾朦朦胧胧的睁开眼,模糊的看见脸前有张不能称作脸的脸,因为那样子太不修边幅了。

“女娃娃,你终于醒了!”老人像个小孩一样拍手大叫。

“我这是在哪啊?”城雪倾虚弱的坐起身,因为老人刚才的那一掌不光救了城雪倾,还替她暂时压制住了心脉附近的寒毒。

“这是我的地盘,我叫它花果山......”

“停!花果山?我还水帘洞呢,你不会告诉我你就是孙悟空吧?!”城雪倾别有深意的看着眼前有些孩子气的老人。

“水帘洞这个名字很好听耶,哇,女娃娃你好聪明哦。”老人欢快的摇着城雪倾的胳膊,有些撒娇似的。

“但是......孙悟空是谁啊?”老人疑惑的偏着脑袋望着城雪倾,花白的胡子一翘一翘的,很有趣。

“孙悟空啊,不就是那手拿金箍棒,大闹天宫的齐天大圣......。”额,天呐,她居然被这个老小子给糊弄过去了?还跟他讲起了西游记?

城雪倾挫败的捂着额头。

“你快讲啊,那个齐天大圣是做什么的?和我一样吗?”老人眼里闪亮着小星星。

“额......呵呵,对呀对呀,以前那个花果山住的是齐天大圣,不过,现在这个花果山住的是你......”城雪倾心虚的打着哈哈。她的那个娘啊,她都把西游记给篡改了,城雪倾狐疑的看了一眼老人,觉得很愧疚。

“女娃娃你撒谎!”老人忽然站起身用手指着城雪倾,一边跺脚一边生气的嚷嚷。让人看见几乎会让人觉得城雪倾在欺负老人!

“额......我有吗?没有啦,我发誓没有。”城雪倾做模作样的举起左手,她还真是有些好气又好笑,败给了一个看起来六七十岁实则心智应该只有几岁的‘老人家’?

站起身,城雪倾打量着这里,四面环山,都是断崖峭壁,只有眼前这条河是流动的,不过去只有看见是从山涧里面流进流出。

群山环抱,这里景色怡人,教他花果山还真没错,到处是桃树,花开浪漫,朵朵含香。蝶儿飘飞,还有虫鸣鸟叫。

城雪倾心情忽然大好,自从高中的时候和好友一起外出踏青看见过好山好水以外,至今还不曾见过如此秀美的景色,不觉深吸了几口空气。

“那个,我该叫你什么呢?”城雪倾侧头问着身后的老人。

他在一旁捉蝴蝶,不过却不似一般人那样,而更像是陪蝴蝶练武功。动作轻盈,行云流水一般。城雪倾看呆了。

“我没有名字,要不......你叫我帅哥哥吧。”说完,老人还对她露齿一笑,模样甚是可爱。

“汗......你几岁了?”城雪倾无力的垮着肩,他都可以做他爷爷了,居然让她叫他帅哥哥?他要真这样叫了恐怕她会被自己恶心死。

“一,二,三......哎呀,枝头不够用,你的借我......”只见他很用心的很乖的跑到城雪倾身边,拉过她的手一根一根很认真的数起来,可是数了半天都没见他数清楚,数到最后连一只手有几个指头都搞糊涂了。

“停停停!我不叫你帅哥哥,我给你起个名字好吧?”城雪倾把他按在一边的石头上坐着,

“叫什么?”老人满脸希冀。

“叫你老顽童好了。”城雪倾忽然想起了射雕英雄传里的老顽童周伯通,只是,不知道这个和那个有没有得比,人家可是名人了。

“好耶好耶!!!我有名字了......”老人的身影飘忽不定,但是四周欢笑的回音可以听出他很开心。

城雪倾的嘴角也扬起一抹笑,这个陌生人,她很喜欢,至少他很‘单纯’。

城雪倾就这样和老顽童一起回了家,因为她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出口,就连一条像样的路都没有,她真怀疑自己是不是回到了远古时代。

与其说这是一个家,还不如说就是几间茅草屋,但是却有很多珍惜的动植物。

“这里就你一个人吗?”城雪倾好奇的打量着四周,没有人烟,多余的房舍都没有。

“还有一个......”他像是害怕被人听见似的瞄了瞄四周,确定没人之后才拉过城雪倾悄悄说。

“那你叫他出来呀。”想都没想,城雪倾脱口而出。

“她一直都在睡觉......睡了十年了......”老顽童很没劲的蹲在地上画圈圈,不理解怎么有人那么会睡,他可是好动的乖宝宝呢。

“额......你说的,该不是活死人吧?”城雪倾背脊发凉,在电视上见过类似情结,他也只有往这里猜了。

“我也觉得是呢......不过我把她放在一个亮亮的盒子里。”老顽童忽然又开心了起来,好像没有弄坏一件宝贝一样。

“可以带我去看看吗?”城雪倾试探性地问,

他的身上有着太多的可疑点,但是她却无法揣测处他是在演戏还是真的心智不成熟,走一步算一步吧。

“不可以的......”老顽童煞有介事的防着城雪倾,眼里有着男子汉一样的气魄,和刚才的样子判若两人。

“哦,那算了。别那样盯着我,我不会对你怎么样的。”城雪倾实话实说,她可没那个能力伤害这个老小子!改天,一定要向他讨几招。

“你生气了?”老顽童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忸怩的站在那。

“没有。”她都快搞不懂了,不是说女人翻脸比翻书还快吗,他都赛过女人了。

“那你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吧,要不,我也给你其一个,干脆叫花花......”老顽童很认真的话语被城雪倾的小手打断了。

“花花是个什么东西?”据她猜想,花花一定不是个人的名字。

“你看那里。”老顽童手一指,池塘边游过一群正在戏水的鸭子,哦不是,貌似是鸳鸯。

丫的,把她和畜生联系在一块?城雪倾的眉梢狠狠的抽搐着。

“你为什么叫我花花?”这个名字看起来还一般,知道意思后她有撞南墙的冲动。

“因为我的花花很可爱,我觉得你也很可爱,他们可爱,你也可爱,所以......”

这是什么逻辑?城雪倾欲哭无泪,长得可爱有错吗,她决定了不管他听不听的懂,她都要告诉他,她叫什么。

“你听好了,以后别再给我乱起名,我叫城雪倾。”

“那我以后叫你倾儿好不好?”老顽童似乎感觉到城雪倾有些生气,讨好似的拉拉她的衣袖问。

“随便你。”比起来,倾儿她还能接受,花花?真不敢想......

不过。那个一直沉睡的人倒是是谁呢?她真的很好奇,看来找个时间一定要知道才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