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休夫王妃的36计

第十八章 一纸休书

休夫王妃的36计 席落 2396 2010-01-23 17:50:58

  城雪倾开心极了,她来到这个人生地不熟的莫明王朝,做的第一件好事就是帮这些孩子,心里怎么样也有些至德满满,不禁咧开嘴笑了。

一群高矮不一的孩童脏脏的身上可见他们多久没有好好的清洗过了,城雪倾蹲下身扬起一个好看的笑容。

“小妹妹,来,你告诉姐姐你是怎么被那个坏人买来的?”城雪倾毫不怕脏的拉着一个却生生的小女孩的手,柔声问道。

“你和他是一伙的吗?你不要把我们都卖去做苦力好不好?”小女孩没有回答城雪倾,反而不安的低着头开始哭。

城雪倾秀美轻蹙,该死的人渣,早知道他这么对待这些孩子,一分钱都不该给他!柔柔发疼的眉心,城雪倾走进孩子中间,环抱着他们。

“姐姐不是坏人,但我也知道你们现在不会相信我,不过姐姐说到做到,一定给你们一个温暖的家!”城雪倾温柔的对着孩子们笑笑。

家?多么温馨的词,看着这些孩子由惊诧的眼光变得泪眼朦胧,城雪倾就知道自己赢得了他们心,毕竟有哪个孩子在被坏人多次欺侮过后遇到一个愿意给自己安定港湾的人都会生出好感吧,城雪倾拥过孩子们,任由他们脏兮兮的身体蹭脏了她雪白的衣衫。

其实城雪倾更担心的是自己的问题,他要怎样给他们家?他自己都没有去处了,四海之内竟无她容身的地方,说起来也真是可笑。摇摇头,苦笑爬上了他嘴角。

“走吧,可以回去了。”凌若寒温润的声音传来,他一直注视着她的举动,看着她高校的搂着那些孩子,他竟然会觉得这样才是她最真实的一面。

“你先走吧,我要带他们去找住处,不过,晚点我会回去的,毕竟我们还有事情没有谈完。”城雪倾淡然的回答,不是她故意要这样,而是受伤之后她的心变得很脆弱了,一个是自己最信任的丫鬟,另一个使自己很喜欢的男人,抑或者她早已爱上他了。

城雪倾阧地睁大了眼,真是嘲讽,她的爱居然是因为他的背叛才明白的。

不理会凌若寒伸出的大手,城雪倾领着孩子们朝着凌夜汐的府上走去。

“你不是吧?你想让我当孩子王?!”凌夜汐挑高了声音,做了王爷这么久,他的府上可是从没出现过这么多孩子,而且还是最低等的奴隶,凌夜汐有些无奈的揉揉发疼的眉心。

“我只是把他们暂时寄放在你这里而已,又不会真的要你负责!”城雪倾鼓着腮帮子气呼呼的瞪着凌夜汐。

“我的大小姐,我好歹是个王爷吧,你这样我怎么见人啊?”凌夜汐据理力争,看好戏的福伯却在一旁掩嘴偷笑,他还从没看见王爷这样吃瘪呢?这个女孩子不错,有魄力!

恨恨的瞪了凌夜汐一眼,城雪倾才蹲下来安抚那些不安的孩子,当然里面灌输了一些不良好的思想,比如什么这里的什么东西好吃尽量吃,什么东西好玩随便玩,什么人最好戏弄就尽量放马去!城雪倾贼兮兮的眯起眼盯着凌夜汐。

被她略带侵略性的目光盯着,凌夜汐不由得抖了抖身上的鸡皮疙瘩,玩完了,这次惹到煞星了!

城雪倾也的确是在报复凌夜汐刚才的婆婆妈妈,所以略施小计,让孩子们整整他,反正他堂堂一个王爷也不会真的就这样下令把这些祖国未来的花朵全都卡擦,大大的笑容占据了城雪倾的心。

寒王府

凌若寒端坐在案几前,脸色苍白的宛若白色丝绢,绝美的脸庞早已被汗水浸湿,案几上的纱布有些血渍,白皙修长的手指正在为自己的伤口上药,如此动人的画面,可惜城雪倾没有看到。

“王爷,你这样做值得吗?”冷冷的声音不乏恭敬地意味,冰魄立身于凌若寒身后。

“我只希望她不要那么恨我......也罢。”缠着纱布的手停顿了一下,吐出一口浊气,凌若寒再次埋头缠胸前的纱布。

冰魄也不再说话,他知道他是个很要强很隐忍的人,不让他帮他上药就是怕他看见他胸前的伤,触目惊心,都是那个女人害的!冰魄愤怒的握紧双拳,眼里有着怒火。

“你不可以伤害她,必要的时候,我希望你保护她。”凌若寒像是发现了他的异样,轻声叮嘱。

“我是你的贴身护卫!”难得的,冰魄反抗了他的命令。

那个女人如此狠心,他干嘛要去保护她,可是,如果它发生了什么,王爷一定会更难过的吧,看他为她甘之如饴的样子冰魄就明白了。

无声的点点头,凌若寒站起身和冰魄走出房门,准备去看城雪倾回来了没有。

她就在隔壁房间,她也早就回来了,只是强压制住内心想去看他的渴望一个人埋首在书桌上,奋笔疾书。

她在完成一项惊天伟业,写休书!

凌若寒推门的瞬间,城雪倾刚好吹了一口气在休书上,冷淡的眼睛里没有丝毫波动。

“这是给你的。”轻启朱唇,她伸手递过墨迹还未干的休书。

凌若寒并没有伸手去接,淡淡的瞥了一眼,在看到休书二字的时候,眼瞳狠狠的收缩了一下,只可惜城雪倾并没注意到。

“怎么?不想要?还是你觉得太便宜我了,扫了你温柔王爷的面子?”城雪倾轻佻的口吻对着他吹起,秀美微挑,若她是个男子,此时一定能掳获很多女子的芳心,只可惜,她不是。

“你决定好了么?”凌若寒的声音依旧温柔,眼里盛满了柔情看着眼前故作镇静的女子,心里好疼好疼。

“那是我的事,你管太多了。”也不看他是否接受,城雪倾扔下休书转身走出房间。

眼泪不可遏止的流了出来,他的眼神依旧那么温柔,像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那样,他竟然不怪她,毕竟从古到今有那个女子敢写休书休掉自己的丈夫!她的心里好不舍,要离开这里了,从此以后江河这里再无牵连了吧?

泪眼婆娑的城雪倾缩在假山厚得的小山洞中,不停的哭泣,凌若寒,你就真的没有一点点喜欢我吗?还是一开始就只是我一厢情愿......她不懂了,真的不懂了。

凌若寒建起地上的休书,娟秀的小楷,淡淡的墨香,现在却像是致命的罂粟,难受的捂住心口,凌若寒脚下一颤,身体就直直的向前倒去。

“王爷......”冰魄及时的扶住了他。

凌若寒虚弱的摆摆手示意他没事,撑着门沿,凌若寒拽紧了那张写着休书的纸,修长的手指看不到一丝血色,原本就没有血色的脸现在看来毫无生机。

天知道他有多心痛,原来在爱情面前,一旦做错了一步,就再也无法挽回了吗?是不是也预示着他和冰幻的战争也已经开始,或者,他在起点就输了一步?不,他是凌若寒,所以不允许他自己有输的时候,凌若寒抬起深邃的眸子,浅浅的笑了,但冰魄却感到了寒冷,那种霸气与王者风范,让凌若寒看起来犹如冰雪天神。

这场游戏才开始,他是博弈者,所以只有他喊停才能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