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休夫王妃的36计

第十二章 借酒浇愁(一)

休夫王妃的36计 席落 1996 2010-01-12 22:45:18

  舒舒服服的睡了个好觉,城雪倾的身体没有那么虚弱了梳洗好就跑去找冰幻,她现在是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到凌若寒。

“来吃点东西吧,赶路也需要体力,你的身体还是注意点的好。”冰幻的声音没有多大起伏,甚至连看都没有看城雪倾一眼,他低着头擦拭着自己的剑。

城雪倾简单的“嗯”了一声就乖乖坐了下来。

她的心不在焉,深深刺痛了冰幻心底柔软的一角,那个人在他心里真的那么重要吧,一抹苦笑绽放在他嘴角,浅浅的没有任何人发觉。

三心二意的吃完早餐,城雪倾终于如愿以偿的踏上了回王府的路。

一路上她的背影都是快乐的,虽然身体里的寒毒无法解开,可是她浑身散发出的朝气,还是让冰幻迷了眼,也许快乐最适合她吧。

“奶油,你说他会不会看到我平安回去给我一个大大的拥抱啊?或者做我最喜欢吃的糖醋排骨,桂圆链子八宝粥,还有啊,你说他会不会开心的晕过去?”城雪倾夸张的走在前面一边转圈一边问冰幻。

原来她喜欢糖醋排骨和桂圆链子八宝粥,不过......似乎没怎么听说过的名字,冰幻没有回答她,城雪倾依然轻快的仿佛挣开束缚的金丝雀,因为奔跑而有些红晕的脸颊衬托出他的迷人,她的美不可方物。

站在石狮前,望着王府的牌匾,城雪倾悠然觉得很亲近,小小的心脏满是亢奋,马上就可以见到他了,好兴奋,不知道他会以怎样的方式回应她,城雪倾深吸了口气,转过身。

“奶油,我到家了哦,谢谢你一路上保护我,下次再见!”不等冰幻回答,她提起裙裾飞快的像内院跑去。

冰幻一直站在王府大门口,他知道会发生什么,所以一开始她问他的他就不知道怎么回答,索性让她自己去发现,因为,他是那样的一个女孩,有主见,聪慧的一个女孩,但愿她能承受。

城雪倾兴奋的朝着凌若寒的房间跑去,一路上都未见一个家丁,整个王府笼罩着一股不寻常。不过城雪倾的心思全放在凌若寒身上,所以不曾注意到这些小细节。

他的房间里隐隐的有女人的呻吟声,食髓知味,那种让人一听就知道是什么情况的声音,以及男人粗犷的呼吸声,他的房间里怎么会有这样的声音?

他的房间怎么会有这样的声音?城雪倾驻足在门外,心里莫名的慌张了起来,脸色也有些苍白,垂在身侧的手也不自觉的握紧,但愿只是她的猜测,城雪倾鼓起勇气推开房门。

上帝真的跟她开了一个好大的玩笑,她百般的说服自己不失真的,都是她看花了,都是猜测,可是屋内的两个人却真真实实的裸露着身体拥抱在一起,一个是他朝思暮想的男人,一个......却是他唯一信任的丫鬟。

奇耻大辱不是吗?小月儿还趴在他怀里,好亲密,城雪倾的瞳孔急剧收缩,黛眉狠狠的纠结在一起,胸腔不定的起伏着,她就这样扶着闷岩盯着他们,床上的二人也停下动作回望着她。

真是讽刺,她曾在路上想过好多种他会欢迎她回来的方式,独独没有这一条,因为她深信他不会这样做,因为她是那样的喜欢他,可是他就真的这样出现在她的视线里,没有担心她的安危,甚至不会派人找她的下落,而只是为了和自己的丫鬟欢好。

城雪倾垂着的右手有鲜血流出来,他却并没有感到疼痛,眼睛只是平静的看着床上的二人,她忽然笑了,笑的那样凄美。

“雨彤,回来了?”凌若寒一贯温柔的询问,嘴角任是淡淡的笑,白皙的脸上越显苍白。

“回来了,不过却打扰到你门了,看来我这个不速之客回来的真不是时候。”城雪倾扬起头轻轻一笑,嘴角上有着明显的嘲讽。

他叫她雨彤,却不是雪倾,城雪倾啊城雪倾,人家根本未曾把你放在心里,说起来你不过就是个强盗,霸占了别人的身体,还想要抢走别人的丈夫吗?可是,她的心真的好痛好痛,好像被人深深撕开了一个血窟窿。

不在看他温柔的眼神,城雪倾把腿就往外跑,不是前门,却是后门。

城雪倾一走,创生的两人就分开了,其实他们什么也没做,只是在演戏而已,不过角度的问日导致城雪倾看到的确实最污秽的一面。

“王爷心痛吗?”小月儿的眼睛里并没有以往的却弱,反而很深沉老练,与先前判若两人。

“到此为止吧,以后在她面前,我们依然保持情侣关系。”无视小月儿的探寻目光,凌若寒解开左胸口的绷带,殷红的血水早已浸湿了纱布。

“为了她你连自己的胸肉都割下来做药引子,可是她理解你吗?值得吗?”小月儿眼里蓄满了泪水,激动的捉住凌若寒拆绷带的手,她的泪滴在了他苍白好看的指骨上。

“没有什么值不值的,爱她就不需要考虑那么多,就算她真的会恨我,只要他没有危险,我不会强求什么。”他轻咳了几声,缓缓的说出了心中所想。

他无法看到她受伤的 眼孔,无法忽略她难受的咬住下唇,拽紧的双手,他很想说这只是个误会,可是身不由己,他选择不说,什么都不说,让她去臆测。

城雪倾跑到大街上,眼泪终于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满大街熙熙攘攘的都是人,她却只有低着头任由眼泪重重的砸向青石板。

全世界都遗弃他了不是吗?还有谁在乎她呢?这个时空连一个让她容身的地方都没有吗?城雪倾心痛的咬着唇,身上忽然寒冷起来,定是含毒发作了,这种情况下不是雪上加霜吗?

去喝酒!对,可以去喝酒,城雪倾虚弱的笑笑,转身跌跌撞撞的朝酒馆跑去。

王府的后门,一双冰冷的眼睛一直盯着她直到她的身影消失不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