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休夫王妃的36计

第十五章 爱与不爱

休夫王妃的36计 席落 1929 2010-01-18 22:50:05

  “小子,你不懂,就算我是医生又怎么样,我打定主意不愿意救她你又能奈我何?”林玉珏换上一副莫不关心的姿态看着凌夜汐因为担心而涨红的脸。

“你......”凌夜汐愤愤的说不出一句话。

虽说林玉珏和先帝是一对很要好的知己,可是林玉珏的脾气也是人人都知道的,老家伙脾气上来了,说什么也不会妥协救人的,所以才有了‘毒手阎罗’之称。

气氛一时间诡异的沉默,凌夜汐掀了下眼皮,看着没半分表示的林玉珏,握紧了双拳。

“林太医也在?”清润孱弱的声音自水榭外传来,凌若寒一身白衫飘逸出尘,只是面颊苍白的让人胆寒。

“寒王爷可是来看那女娃娃的?”林玉珏不答反问,老家伙犀利的目光逡巡在两个年轻人身上,似乎可以猜出些什么。

“林太医可是被汐弟从被窝里挖出来的?”半带着戏谑的口气打破了沉闷的气氛,明眼人都知道他们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那臭小子,哼,老夫我不跟他一般见识!走,咋们吃早饭去。”说完,也不理会一旁眼睛瞪得大大的凌夜汐,拉起凌若寒的手臂就往外走。

“那女娃娃是你喜欢的人吧?”拐过回廊,林玉珏停下脚步回身盯着凌若寒的问。

“她是我的王妃。” 呵气如兰般的话里夹杂着两成含义。她是我的王妃,只能是我的王妃。她也只是我的王妃罢了,其他什么也没有......

林玉珏自然不会傻到去问什么意思,其实,明着他们俩是君臣关系,暗地里凌若寒可以算是林玉珏的入门弟子,惟一一个。

“你不怕弄巧成拙?万一那个笨蛋也掉进深渊,你会不会在最后放过他?”林玉珏口气很凝重,这关乎着葵渊国是否该朝换代。

他一个老家伙是不在乎这些啦,自从他那个最最亲密的搭档挥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之后,他一个人就过着‘清心寡欲’的生活,所以在得知自己最得意的弟子有大动作的时候,他非但没有阻止,反而拍手称快,只是警告他谨慎为之。其间个中缘由当然和二十年前先帝的驾崩有关。

“他......永远是我弟弟......我只有他一个亲人。”凌若寒的话语里带着凄凉和孤独,他却奕奕然笑了笑。

“你的伤势还好吧?混帐小子,你还真狠得下心啊,害我老家人又当了回恶人!”林玉珏起的花白胡子一翘一翘。

“嗯”掩嘴轻咳一声,凌若寒低下头,苍白的脸上印出让人心悸的色彩,他可以说是男人中的极品,有着艳冠天下的绝世容颜,带笑的脸上给人感觉很亲近。也从没人见过这位心性温和的王爷发怒,所以朝野上下,对这位王爷都很有好感。

除却那几个心术不正的人,凌若寒在葵渊国镇咳药算是个好好王爷,所有女人心目中的金牌夫婿。但是葵渊国上下也知道,凌若寒寒王爷自小身体羸弱,是个病南瓜,所以寒王府美其名夜是当今皇上赐给他精心养病的清闲之地,倒不如说是软禁之地。

不过,凌若寒对此也并不在意,人人心里都有一面谱,只是,谁能作壁上观,谁能渔翁得利,靠的只能是手段和头脑。

城雪倾撑起软绵绵的身体,抚上疼痛不堪的脑袋,大脑神经还在缓冲中。

借酒浇愁愁更愁,唉,一生之中居然会为了两个男人醉酒,真是够傻的。只不过,城雪倾,那个活在二十一世纪的男人,你真的是因为爱吗?城雪倾在心里问自己,脑袋轻轻的摇了摇,不是不确定,而是肯定自己不是。

缩出被窝,还是三四月的天气,一向身体良好的她,竟然狠狠的打了个寒战,哆嗦了下身子,这才推开房门。

这里好象不是凌若寒的府上,会是哪?貌似......昨天有个少年说他叫什么来着?哎哟,脑袋可真不好使,管他叫什么,现在真想填饱肚子。

迎面飘来一角白色,熟悉的身影,熟悉的味道,熟悉的笑容。一时间,城雪倾差点夺步奔入他怀里,可惜,她的脑海里浮现的只有背叛和伤害,眼里的受伤一闪而逝,抚平心绪,城雪倾孤傲的抬起头,直视他温柔的眼眸。

“一会跟我回府吧。”轻柔的声音从城雪倾头顶飘下,他有些气喘,城雪倾抬眸,看见的却是他苍白如纸的脸庞,她的心忽然好痛。

转念一想,也许男人都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单细胞动物呢,呵,给他过多的关心智慧让自己徒增伤悲,况且,这里已经没有她城雪倾发言的地位了,她本就是个冒牌货不是吗?

忽然间好想逃离这个惶恐不安的京城,找个世外桃源隐居下来,城雪倾勉强的勾起嘴角,应了声好,头也不回的与他擦身而过。

没有眼泪,没有留恋,城雪倾的心却好痛好痛。他问的第一句话不是她好不好,只是叫她回去,真是嘲讽!回去?要回哪去?那不是她的家,她的家不在这里!心里有个怨愤的声音竭力嘶喊,却只有她自己懂得那苦楚。

“喂,走路都那么专注,不怕摔到池塘里啊?‘戏谑的声音飘入城雪倾耳朵里,循声望去,假山上一个身着紫袍的少年一脸皮皮的笑道。

“你好象是......”城雪倾搔首踟蹰,思考状。

“厚!我这个宇宙超级无敌大帅哥,花见花开,人见人爱的美男子,你居然不记得我了?!”俊美少年臭皮的摆着POSE自恋的说。

城雪倾额头上滴下一大滴汗,见过臭屁的,没见过这么臭屁的!故作恶心状的弯下腰,城雪倾不住的干呕。天知道一大早什么都没吃,还要忍受这个小屁孩的荼毒,真是人生一大不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