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休夫王妃的36计

第十三章 借酒浇愁(二)

休夫王妃的36计 席落 1946 2010-01-13 22:39:58

  踩着虚浮的步伐,慌乱的跑进翠微居的酒楼,城雪倾找了个临窗的位置坐下,叫了满满一桌子酒,碧绿的竹叶青,陈酿女儿红,还有最烈的高粱酒,城雪倾沉浸在自己悲伤的世界中,在二十一世纪,她不也是为了一个男人差点把命搭上,到了这个时空,还是这样。

陌上花开,君需缓缓归,这份情这段爱,是否该就此别过。

一口接一口的烈酒顺着喉咙流进心里,热辣辣的感觉,刺激者咽喉。她趴在桌上,也不管别人异样的眼光逡巡在她身上,忘我的灌着酒。

一个火急火燎的身影突然出现在在城雪倾面前,夺过了她手里的酒瓶,就这样怒气冲冲的看着她。

她眯了双眼,颤巍巍的扶着桌沿站起来,这人是谁?不认识!管他是谁,敢在她生气的时候抢她的酒瓶就是找死 !

“你就是颜雨彤?”少年郎英俊的脸上有着气氛,语气也有些尖锐。

“什么颜雨彤?我......我是城雪倾!去你的颜雨彤......”城雪倾打着酒嗝吐词不清的拍桌大叫。

“城雪倾?你不是颜雨彤?”少年郎抱胸坐在了城雪倾的对面,面色臭臭的盯着眼前这个酒气熏天的女人。

“我是颜雨彤......呵呵,但我也是城雪倾!那个啥......你是谁啊?没礼貌的家伙居然抢我的酒.....嗝......”城雪倾口吃的说着,双手却毫不含糊的抢过少年郎手里的酒瓶,紧紧地抱在怀里,深怕有人跟抢似的。那样子有些孩子气,有些让人心酸。

她抱酒瓶的同时是否也希望这样可以紧紧的抱着他,只可惜......过了这段,她们只会越来越远吧。

咕噜咕噜,她又灌了些酒,迷朦的双眼像是江南雨后的天气,微醉朦胧,被血水染红的手掌曝露在空气中,倾斜的酒瓶被她抱在怀里洒了些出来,刚巧倒在了那只受伤的手上,她皱起眉头,专心的疼阵阵袭上心里。

鼻子有些酸,城雪倾用力吸吸鼻涕,狠狠地灌了一口酒才抬起脑袋用手拖着头看向坐在他对面的少年郎。

“喂,我记得我有问你是谁哦?你都知道我是谁,你却不告诉我你是谁?小气鬼!”她的脸颊很红,红得有些不正常,是高烧的前兆。

“你这么一直追问我是谁,不会是对我有所企图吧?该不是你看我长的比你美所以爱上我了?”少年郎把脸凑近,鼻尖差点碰到城雪倾的琼鼻。

“自恋狂,变态不要脸!谁喜欢你啊?真是的......”城雪倾咕哝着,不屑的翻着白眼。

从小到大还没有谁敢骂他凌夜汐是自恋狂和变态,感情这丫的居然面对面骂他!她的身份可疑,但是大哥为什么说她是货真价实的,为什么大哥伤得那么重却不肯告诉他原因是为什么?

“什么?本王......本帅哥这么帅,你居然骂我自恋狂?”高高帅帅的少年郎声音提高了八度,酒楼里的人纷纷侧目,都被他恶狠狠的给瞪回去了!

砰的一声,城雪倾的脑袋上一连挨了两个爆栗,抱着脑袋她气冲冲的跳起来,疼得之牙咧嘴却因为酒喝的太多,一下子没有站稳直直的向前扑去。

一个白色身影似一阵清风般闪入,稳稳的接住了她,双臂温柔的扣住了他的肩,就那样轻轻的将她拦在怀里,凌若寒苍白的脸上有着一抹苦笑,派冰魄一路跟着她就是希望冰魄暗中保护她,却不想他用这种方式麻痹自己。

城雪倾在他怀里扭动了一下,她并没有睁开双眼,她的头好痛,像是要炸开了,可是这个味道好熟悉,似乎只有那个人身上才有,呵呵,这里怎么会有他呢?她不要他再抱过其他女人之后再来抱她!她城雪倾有女人的尊严,她不要!

跌跌撞撞的推开他,身体狠狠的撞向桌角,虽然很痛,但是在心痛面前可以忽略不计的不是吗?虽然好渴望那个怀抱,但是他毕竟伤害了她不是吗?

深深吸了口气,强迫自己逼回快要流出来的眼泪,她决然的转身走向那个不知姓名的少年郎,挽起了他的手。

“对不起,你打扰到我们了,这里不欢迎不速之客,请你离开。”城雪倾藏在衣衫里的手紧紧的握成拳,她的声音里看似没有波动,其实凌夜汐知道她只是故作坚强的不想被人看穿罢了。

两双眼睛同时看向了交握得双手,凌若寒的眼里有着不易觉察的伤痛,瞥了一眼自己最疼爱的弟弟,他知道夜汐是不会做出那种事的,所以他轻轻的点了点头,眼神里确是在叮嘱要照顾好她。

凌夜汐呢,有些震惊的盯着被城雪倾冰凉的小手握紧的大手,没有一丝温暖的寒冷传递进了他的心,他的脸上染上了一抹红晕,看着自己的大哥那样在乎这个名义上是自己‘大嫂’的女子,凌夜汐心里忽然有些堵得慌,但看到大哥的眼神他还是点头回应了他,就着就看见他孤独萧索的背影走出翠微居。

城雪倾还握着凌夜汐的手,她的手不住的颤抖着,不安和难受又一次涌上心间,别过脸,她看见那抹熟悉的白色消失在人海中,久久的才倒在了桌上。

“我叫凌夜汐,我想我该送你回去......”“我知道,我不想回去。”闷闷的声音自她手臂中传出来,嗡嗡的,有些沙哑。

凌夜汐也不说话,倚窗靠着静静的注视着桌上趴着的那个瘦削的身影,没有抽动,意味着她没有哭,也许她只是在调节自己。

冷冷的弦月挂在天空,凄迷的照着有心人,陌上花开,别再迷恋,回去吧,可是她呢?回哪?去哪?

不负如来不负卿,她城雪倾是要一笑泯恩仇还是选择当鸵鸟,龟缩一辈子?她自己都不知道吧,当下她也无法想清楚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