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休夫王妃的36计

第六章 藏宝图

休夫王妃的36计 席落 2411 2010-01-06 13:25:40

    “你根本没资格踏入这个家门一步!”他的声音自城雪倾身后传来,如果不仔细去听他话里面带着的怨愤,他的声音很有磁性,也很好听,不过可惜了。

  城雪倾半眯着眼打量着这个已开始就对他充满敌意的少年,眉清目秀的,一张俊秀的脸庞若不是染上了浓浓的怨气,相信会是阳光男孩,只不过,目前看来是不可能了。城雪倾简单的在心里思忖。

  “说说看,我为什么没资格回这个家?是你当家做主呢?还是他。”纤纤素手不着痕迹的指向颜修,紫色的眸子眼波流转,没有人知道她在想什么,除他之外。

  “你......呵,大姐真是好记性啊,这么快就把化仙忘了?”他充满嘲讽的语气惹得她心里很不舒服,化仙?那是谁?若她猜得不错,定是个女子,难道他的怒气就是来自这个叫化仙的女子?城雪倾了然的点点头。

  “很不好意思,我是真的不记得什么化仙了?而且......似乎在我的记忆里,没有这个名字。”城雪倾无奈的摊摊手,摸样纯真无邪,不似装的,事实上,他也确实不是装出来的。

  南晋阳讶异的抬起眸子,雨彤竟然说不记得化仙?这是怎回事?难道她是故意这样讲的,抑或她只是在逃避,他疑惑的目光落在她身上,不断地逡巡,想要把她看透,他变得不一样了!

  “颜雨彤!你还真是狠心,害死了化仙就可以装作不知道吗?”眼前的少年跳起来,愤怒的拽紧拳头,双目赤红,城雪倾着实吓了一跳,不断的拍着胸口。

  她喉咙有些干涩,转头求助的看向凌若寒,他却朝她会心的一笑,让她放心。摆脱,现在什么情况?她可能安心吗?终于应了那句什么话来着,哦,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啊!

  “好啦,君彦,你姐姐或许也不是刻意这样说的,王爷还在呢,别让王爷看咱们的笑话?王爷您说是吧。”老家伙热络的朝着凌若寒一笑,黄鼠狼给鸡拜年的感觉顿时从城西区心里油然而生,但他却只是气定神闲的喝茶,什么都不说。急死她了。

  “那个,不好意思,我想说句话。”城雪倾有些不知所措的微偏头。

  老家伙深深看了她一眼,似乎有警告的意味,好,老家伙,咱们这笔帐我记下了,刚才我就是想激你逐我出这个家门,却被你个老狐狸看破,我就只能刺激你的心脏了。

  “其实在这之前,我的脑袋有被摔过,所以很抱歉,有些事情我记不起来了......”她用略带自责的神情和却喏的腔调低低的叙述,不过心里早已乐开了花,她当然猜得到颜家三父子的神情,一定是变了又变,忍住!一定要忍住!城雪倾不断警告自己。

  凌若寒适时的站起来搂她入怀,心疼的环着她的腰,眼里却没有担心,更多的是恶作剧的眼神。天呐,什么时候他们夫妻这样恶劣了?居然戏弄‘老人家’!城雪倾偷笑。

  “你,你说什么?你失忆了?”首先出声的还是南晋阳,联系她前几日对他的态度,看起来不像是她在说谎,那么她就是真的失忆了?他的眼里有抹受伤和阴狠,却被他很细心地压在了眼底,还是没能逃过凌若寒的眼睛,他却没在意。

  颜修的脸色也好不到哪里去,颜君彦更是厌恶的皱紧眉头,一时间,整个大厅都弥漫着一股沉寂的气氛。

  “岳父,雨彤她没有骗你,事实上她的头是在我王府摔的,本王照顾不周,疏忽了,还请岳父大人莫要生气才是。”凌若寒的意思再明显不过,她就是我凌若寒专属的,脑袋已经摔了,而是地点是王府,你要有本事就直接来王府查。

  颜修的脸色再变,锐利的眸子不着痕迹的锁定拥抱在一起的两人,然而他毕竟没敢有什么动作,王爷的话在明显不过,找麻烦也要掂掂斤两吧。不过,凌若寒,你等着,老夫现在敬你是王爷给你面子,不久之后,你会使我颜修脚下的第二奴才,至于这第一嘛,那个人是怎么也逃不过的!

  “王爷说笑了,老夫怎会生气呢,就是有些心疼雨彤罢了,不知道王爷可否允许老符合雨彤单独说说话?”老家伙脸上功夫可是做足了,凌若寒瞥了一眼焉了的城雪倾,点头应允。

  “雨彤,咱们父父女好好说说话,跟我来。”不到城雪倾答应,率先走入后厅,

  天要亡我吗?城雪倾,怎么办呀,老家伙一定不会放过我的》他看我的眼神明显带有深意,分明是我身上有他想要的东西,要不然,在听说我失忆的时候他的反应虽然最不明显,但却是叫她看出了它的震惊和恼怒。

  百般不情愿的随着老家伙步入侯厅,老家伙稳坐如山般的打量着她,如山岳般的沉重的气息压的城雪倾快要喘不过气来,蛋挞并没有动怒,她知道老家伙在试探她。哼,本姑娘就偏不怕你,怎样?

  过了一会,老家伙才站起来以惊为天人的的特殊指法(城雪倾自己命名的)撩起她左耳边的秀发,检查无误才回到他的位置。

  “你当真什么都不记得了?”老家伙不死心的追问。

  “当真不记得,怎么?你会这么关心我?”城雪倾鄙夷的嗤笑,这老家伙大看到自己第一眼就像仇人一样,会好心的关心自己?怕是其中有鬼吧。

  “既然你如此开门见山,那我也打开天窗说亮话,藏宝图呢?交出来!”老家伙看似不疾不徐的说道。

  城雪倾懵了,藏宝图?她哪里来的藏宝图?丫的,她脸藏宝图长什么样都没见过,更别提她有那东西了。城雪倾皱着黛眉,像是思考又像是个无知的小女孩。老家伙的眸光却是从没自她身上移开半分。

  “什么藏宝图?”城雪倾如实的问了出来,她是的确不知道,所以很不好意思的劈了老家伙冷水。

  “什么?你居然连藏宝图都不记得了?你在骗我?”危险的眯起眼睛,老家伙闪身一手掐住她细白的脖子,轻而易举的将她提了起来。

  城雪倾感觉呼吸渐渐变得急促,该死的老东西,你想掐死我啊,她的脸急速充血,却没有半句求饶,而是直直的瞪着他。

  半晌,他才放开她,任由他跌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老家伙,这笔账我城雪倾又给你记下了,来日方长,我会逃回来的!

  “别想着跟我玩花招,我不管你是真的失忆了还是装的,倘若有一天被我查出来,我会用你的血亲自去祭炼太初剑!”老家伙拂袖而去,城雪倾恨恨的支起身体,脸色有些苍白,该死的老家伙下手真狠,脖子一定有了淤痕。

  不过,当着外人的面,城雪倾依然没有让人看出有什么一样,在踏出后厅前她就把衣服的领子往上拉了一截,一边掩盖‘伤势’。

  偌大的将军府里人人心里都打着小算盘,一场闹剧草草结尾,不过城雪倾心里确实有了新的认知,这身体的主人,一定还有其他秘密,恐怕哪些未知的秘密就像将要带给她‘刺激’的风波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