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休夫王妃的36计

第七章 凤凰女帝

休夫王妃的36计 席落 1953 2010-01-07 22:28:02

    回到王府,凌若寒并没有很着急的问她颜修和她说了什么,凭他聪明的头脑,十有八九也猜得出为着藏宝图而来。

  府内别院的小湖边,梨花开的正胜,城雪倾依靠着红漆柱子半垂的眼瞳一眨不眨的看着梨树下的那抹白色,颀长的身躯,翻飞的衣角,还有那些被风卷起的梨花瓣,像精灵一般落在他周围,却独独落不到他身上。

  他如画中美少年,羞得梨花失色,城雪倾忽然觉得自己很花痴,这样的着迷看一个男人,还觉得百看不厌,看来脑袋真的秀逗了!

  “为什么南晋阳是我大哥却姓氏不一样?难道他随母姓?”她慵懒的打着呵欠,望着那个手执梨花瓣的少年。

  回眸一笑媚百生,他轻吹了一口气,那花瓣就像香消玉殒的美人一样随风飘逝了。

  “南晋阳不是你爹的儿子,准确说来,他只是个遗腹子,不过那是在你爹醉酒后和府中一名丫鬟所生,南晋阳的母亲已经过世了。”他娓娓道来,面上依然带着柔柔的笑意,看着城雪倾偏着脑袋思考着什么他忽然走进环住她的腰,用下巴抵着她的头。

  城雪倾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却也没有推开,似乎习以为常的任由他抱着。

  “那他在家排行第几啊?”他眨巴着美丽的眼睛,呵呵,凌若寒失笑,明明就是想问颜家的事,好为自己的后路做打算却还这样拐弯抹角。

  他点了下她的琼鼻,宠溺的将她重新圈入怀中。

  “雨柔和君彦的娘是正房,不过那是她还没有怀孕,所以当那丫鬟为你爹剩下一男孩之后你爹很高兴,当下决定那她为小妾,奈何南晋阳的母亲忽然暴病死了,所以之后才有了你接着就有了他们兄妹。”城雪倾脸上闪过一丝惊讶,但是想也想得到,南晋阳母亲的突然死亡不是颜雨柔的母亲所谓还能有谁?果不其然,有其母必有其女!

  “啊,我还有事,那个晚饭的时候我在过来,你要等我吃饭哦......”没等凌若寒回答,城雪倾一溜烟就泡了,凌若寒看着她火急火燎的背影无奈的摇摇头,始终无法对她说离开他,他也会害怕有朝一日自己会为了报酬利用她,伤害她。

  她看似什么都不在意,其实只是没有触到他的底线,倘若有一天,当她发现围在她身边所有的人,包括朋友,包括亲人,甚至......还有他自己都是有目的接近她,她会怎么样?恨他?还是一剑杀了他?凌若寒嘴角绽放出一抹苦笑。

  他无法对她说出其实雪倾我也很喜欢你,喜欢的想要刘你在我身边,喜欢的想要把你据为己有,可是他也知道她是个活泼的人,喜欢热闹喜欢活在各色各样的世界里,所以他怎么敢自私的留她在身边。现在这样就很好不是吗?每天可以和他吃饭,陪她聊天,看她笑,抱着她,已经该知足了凌若寒。

  斌破来到他身后,一身锦衣卫的装扮,王爷定是又在想那女子了,他早该猜到那个女子虽然有着和王妃一样的脸,却绝对不是她,只是王爷真的喜欢上她了吗?斌破不知觉得摇摇头。

  “打探清楚了吗?”凌若寒负手而立,淡然的凝视卑微风吹皱的湖水。

  “是,树下查到王妃的头不是自己被摔得,早在王妃晕倒前脑袋就被人用硬物敲过。”冰魄一一道来,微抬眼角看到凌若寒示意她继续的目光。“那是独孤化仙曾出现在那个地方,而却不巧的是,浣妃也躲在假山后面。”

  “知道了,记住不要让任何人知道。”凌若寒吩咐。

“是,属下明白。”冰魄一纵身就消失了。

  城雪倾回到自己的房间,迫不及待的找来小月儿,关好房门,这才拉着小月儿坐下。

  “小姐,您怎么了?”看他莫名其妙的动作,小月儿觉得有些奇怪,但主子做事下人向来只能助兴,不能扫兴,所以她也只是轻微的问了一句。

  “小月儿,那个我问你哦,我平时对你怎么样?”城雪倾严肃的问。

  小月儿却被吓得不轻,遗忘主子要赶他走,顿时两行清泪就流了下来,抽抽噎噎的说了一通城雪倾一句也没听清,值得把他扶起来,换上平时的样子问她。

  “我不是要赶你走,我只是有些问题不明白,所以想问问你,在这府里和我最亲近我最信得过的也只有你了。”城雪倾苦恼的拖着下颚,看着小月儿泛红的眼睛。说的是啊,在这府里,能信得过的除了小月儿真的没别人了呢。

  一抹俊逸的白色飘过眼前,他呢?她问自己,他也不能算吧,她都不知道他娶她倒是喜欢的是过去的她还是现在的自己,他深邃的眸子她看不透,却早已跌了进去,城雪倾你还真笨!她小声的骂了自己一句。

  “小姐吓死我了,是这样啊,那小姐你问吧,我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小月儿璀然一笑,再没刚才的悲伤。

  “你把这个地方的一切都告诉我吧,就比如现在什么年代之类的。”撑血烦躁的摆摆手。

  “小姐,这里是葵渊国,王爷是大皇子,也是这个符里人最好的一个,葵渊国疆土很广,不过这里有个传说,传说只要能找到凤凰女帝和两把剑就可以......”小月忽然噤声了。脸色有些泛白,眼里满是恐慌,城雪倾听得正来劲,忽然发现他不说了,刚想问,小月儿却夺门而出,城雪倾愣愣的站在原地。

  葵渊国,凤凰女帝?两把剑?这些东西聚在一起会怎么样?她曲起食指和中指轻轻敲打了檀木桌,皱着眉头却怎么也想不出这些东西有何关联,算了还是不想了,去找凌若寒吃饭去吧。

  正当她踏出房门的时候,眼前一黑就失去了知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