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休夫王妃的36计

第三章 王府里闹鬼

休夫王妃的36计 席落 2444 2010-01-06 13:21:58

  “你似乎对王爷很有成见?”他盯着她的眸子,柔声问道。

  “额......有吗?没有吧,呵呵,那啥我只是替我家主子不平罢了......”她小手不安的转动着衣角,眼神有些慌张,他看在眼里依然不动声色。

  她那个尴尬啊,又不敢承认自己就是正牌王妃,她可没那么傻,她还要完成她的逃跑大计呢。于是我们的城雪倾同学马上换上了一副谄媚的笑脸。

  “恩,那个,你可不可以答应我一个小小的要求啊?”她双手合十,满眼渴求,原本就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因为她这个动作更迷人。

  他噙着笑,点头答应了她,他猜想她一定又在打什么鬼主意,因为她那滴溜溜的眼珠子不停的再转。

  “你什么时候出府,也带上我吧......”城雪倾抓着他的手臂,风吹起了她乌黑的发丝,拂过他的脸,他嗅到了属于她的清香。

  “为什么呢?”他笑问,白色的衣衫罩着他颀长的身影,看的城雪倾心里微微荡漾了一下。

  “其实,其实也没什么啦,我就是好奇想出去透透气,看看什么的,如果不可以的话,那就算了吧。”她说的不在意,可是眼里有抹小小的失望还是被他捕捉到了。

  “好,我答应你,等哪天我要出去,自然带上你。”她微凉得手还抓着他的手臂,经过薄薄的衣料传递着她的温度。

  城雪倾兴奋的给了他一个大大拥抱,她就快要逃离这个可恶的地方了,哇哈哈,想想都觉得兴奋呢,所以她自然没有觉察到被她拥住的身躯有那么一瞬间的僵硬。

  她,还真的不一样呢,难道她不知道这样会招人闲言碎语吗?可是当他看到她黑白分明的大眼珠他释然,这个性格不是更适合她吗?

  城雪倾尴尬的松手,这才想起自己刚才的举动有多......额冒昧。

  小月儿的突然叫喊打破了尴尬的气氛,她气喘吁吁,跑得太急,汗水打湿了衣衫,直到看到城雪倾完好无损的站在那里她才放下了心。

  “娘......小姐,你跑哪去了?害我好找!”小月儿不满的控诉,但看到主子没事心里也不那么生气了。

  “也没有啦,对了哦,我跟你介绍一下。”她满脸兴奋的拉过若寒。“他是我的朋友呢,是我在这里除了你以外的第一个朋友!”城雪倾紫色的眸子里盈满欢快的笑意,水灵灵的,恰似一汪清潭。

  她说他是她朋友呢,呵呵,如此率真性格,不矫揉造作的女子,世间真的少有,他轻叹。

  “小姐,你忘了自己的身份吗?”小月儿拉拉他的衣袖,不赞同她刚才的做法。

  “额,你又不是不知道那个狗屁王爷怎么对我们的,谁管他,大不了我离婚,把他甩了!”她略显孩子气的昂着小脑袋,不懈的撇着嘴。

  若寒脸上的笑意凝固了一瞬间,离婚?感情好她居然想当爱情的逃兵!不过,他们之间可是没有感情的,至少......曾经没有的吧,可为什么她说要甩掉他的时候心里忽然沉了一下。

  城雪倾望着他若有所思的脸庞,心里直犯嘀咕,她似乎有些喜欢这个看似柔弱的少年呢!呀,她被自己古怪的想法吓了一跳,不过她属于开朗型的,喜欢也没什么不好的呀。

  “若寒,那我先回去了哦,记得你答应我的哦,嘻嘻,再见!”看着她蹦蹦跳跳跑开的身影,他嘴角的笑更加明显,他的心思何时被一个‘陌生’女子所牵引了?

  城雪倾离开前的位置忽然多出了一条人影。

  “冰魄,你怎么看?”他淡淡的口气给人感觉像风一样。

  “冰魄觉得,事有蹊跷。”被唤作冰魄的男人据实回答,声音里没有太多的温度。

  “说说看,怎么个有蹊跷法?”轻摇着手中的扇子,大拇指上的羊脂玉扳指衬托出他的飘逸出尘。

  “王妃不苟言笑的秘密在全京城已经算不的秘密,还有,王妃从住进那个小院子之后就发誓再也不会走出来一步,而且......”冰魄抬眼看着眼前的主子。

  他挑眉,示意他继续。

  “而且,王妃和您从小认识,刚才的那些话,不意味着她很反常吗。”冰魄定定的看着眼前绝美的男子,恐怕世间能穿白色的人非他莫属吧,也是,只有他才能把单调的白色变得如此飘然。

  “分析得很到位,看来冰魄在我身边的这些日子,进步了不少呢。”他毫不吝啬的夸赞他,因为他们彼此心中深知,他们之间的感情胜过朋友,更似手足。

  “王爷,只是冰魄不明白......”“不明白为什么她的性格和之前相差甚远吗?”他的洞悉能力永远都那么强。

  “冰魄,切忌,在这个世界中,若想生存,就必须有自己的保护色,别被人和人骗了,也包括你身边最亲近的人。”看他平淡的告诫,冰魄心里一滞。

  他会这么说,是在提醒他自己也是在提醒他不要上当吧,他心里的苦与伤,有谁才能抚平?冰魄有些迷茫的摇摇头。

  城雪倾走回院子的时候天快黑了,起初一直沉浸在快乐中,忽略了自己膝盖上的伤,现在疼痛感再次袭来,痛得她倒抽一口气。

  “小月儿,麻烦你去帮我打盆水来。”她蹲坐在门槛上,卷起裤管,雪白的膝盖上好大一块都磕破了皮,有些红肿。

  小手拖着腮帮子,想想自己才穿过来,本以为会如小说里的情节一样,过着滋滋润润的生活,不是骄奢淫逸至少也该锦衣玉食吧,可是她呢?也算是个王妃啦,可是住的这个地方,要多寒酸有多寒酸。

  真不知道爸妈怎么样了,忽然好想家啊,哎......望着满天的繁星,城雪倾就这样睡过去了,小月儿回来的时候看见的就是她如婴儿般的睡颜。

  虽然王妃醒来后变得开朗了,也爱笑了,适合从前很不一样,但是她还是打心底里喜欢先这个样子的王妃,活泼好动,最重要的是,她会把自己当朋友。

  她没忘记她在亭子里说的那番话,所以经后她的生命将是她唯一可以捍卫的东西,因为,她已经没有亲人可言了。小月儿清亮的眸子里含着泪,脸上却带着笑,因为她的出现,教会了她不再逆来顺受,学会珍惜。

  不过,这样静谧的时刻并没维持多久,夜半时分,整个王府内想起了一阵杀猪般的嚎叫,除了城雪倾能搞出这么大的动静估计在没有第二人选了。

  她发誓她绝对不是故意的,都怪那只可恶的小强,哪里不好安家,竟然趁她睡着了爬到她的脖子里,天知道,她除了怕死最怕的就是这玩意了,所以为了小小的报复一下,她只能调皮一下咯。

  不过,那些锲而不舍的小强从此似乎是爱上了城雪倾丝滑的脖子似地,只要她一上床睡觉,就对她不客气。害的王府内隔三岔五的发生一连串鬼吼鬼叫。

  她是迫不得已的,她有向上帝爷爷祷告啦,可是他老人家每次都不在服务区,但这也不能怪他嘛,所以王府内闹鬼的事就这样传开了,只不过她城雪倾还不知道而已。

  吼吼,她已经好几天没睡好,每天都是坐到天亮的,现在顶着两个熊猫眼,他唯一要做的就是——找那该死的狗屁王爷算账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