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休夫王妃的36计

第十章 白衣女人

休夫王妃的36计 席落 2722 2010-01-10 13:59:54

  三更的时候冰幻忽然点了城雪倾的穴道,用黑布蒙了城雪倾的眼睛,接着推开窗户跃上了房顶,急急的向西北方向赶去。

“王爷,要属下去追吗?”一个锦衣卫衣着的男子盯着冰幻和城雪倾远去的方向问。

“不用了,我会亲自去一趟,冰魄你回去吧,记得不要让将军府的任何人知道。”一袭白袍的俊逸男子,夜空下他的声音仿佛来自天外,此二人就是凌若寒与冰魄。

城雪倾并不知道其实凌若寒是在乎她的,而且,王府的重地岂会没有人在暗中提防,所以她被掳走的第一时间,冰魄就和冰幻交过手了,只可惜冰魄未能拦住冰幻。

这是一条地下通道,到处机关重重,冰幻扛着城雪倾正在这条密道中前进。昏黄的油灯,阴森的空气中夹杂着血腥味,冰幻皱着眉头摸上石门旁边的一个凸起,石门訇然中开。

“冰极宫宫主果然名不虚传,可以在短短时间内把人弄到手。”一个抚媚慵懒的声音传进城雪倾耳朵里,冰幻点了她的穴道不准动,可并没有把她弄晕。

冰幻没有回答,兀自解开城雪倾眼睛上的黑布,解开她的穴道,城雪倾现在才看清这是个什么样的地方。

宽阔的大殿,泛着幽深的红光,地下全是珍贵的兽皮蒲城的地毯,四根大柱上全是挂满了骷髅的铁链,城雪倾心口有些恶心,带到往上一看,石阶上面一个白衣女人蒙着厚厚的面纱只露出一双邪恶的眼睛,泛着红光,被她盯着城雪倾有种身为猎物的恐惧,但是她还是扬起头直视那两只眼睛。

“小雨彤,还记得我吗?”那女人轻佻的开口。

“你是谁?我为什么要记得你?”城雪倾厌恶的皱皱眉,偌大的大殿里有过说不出的诡谲。

“哦,小雨彤当真不记得我了?”白衣女人走下台阶,悠然的好似闲庭散步,但城雪倾可不这么认为,她小心的一部步伐,和她保持着距离,这女人绝对不是个省油的灯!

“你把我找来这里不会就是想问我记不记得你吧?”城雪倾挖挖耳朵,懒散的看着眼前这个城府极深的女人。

“几年不见,小雨彤的胆识长进不少嘛。”白衣女人负手转了一圈再次开口“既然如此我就直说了,藏宝图小雨彤还记得吧,还有太初剑和太始剑也一并交出来吧。”白衣女人直勾勾的看着程雪情的眼睛,贪婪的目光悉数落入紫色的瞳孔中。

城雪倾不懈的撇撇嘴,看来这莫名奇妙的宝藏还真的很让人着迷啊,不但她那个名义上的将军老爹喜欢,就连这个不知其相貌的女人也如此看重,呵呵,既然大家都这么喜欢,那就更不能便宜这些人了。

“藏宝图嘛我可以交给你,不过......”城雪倾娇媚的一笑,紫色的瞳孔好似翩飞的蝴蝶。

“不过什么?”白衣女人急急追问。“不过......我失忆了”城雪倾装似无奈地摊开小手。

隔着厚厚的面纱城雪倾也能猜得到,这女人的脸一定比学变脸的人颜色更复杂,真想扯下她的面纱看一看。

“小雨彤,撒谎的孩子可是不乖的哦,呵呵,还是你想尝尝我给你安排的’招待‘”白衣女人非但没有动怒,声音也没有多大起伏,但是城雪倾知道,这女人是一定会收拾她的,她耍了她,她绝对不会如此简单的放过她!

“信不信由你,说谎这档子事,我不会做也不屑去做,到是你,这么想得到宝藏,为何不去问问我那聪明绝顶的老爹呢?”城雪倾也不是愚蠢的人。

早在这女人说太初剑和太始剑的时候,城雪倾就揣测出了一件事,他们都知道藏宝图,也都知道这两把剑的关联,真正的颜雨彤也说过,得图着得天下,得剑者霸天下,倘若把这三者聚集到一起,那么......不是要天翻地覆吗?至少江湖上会腥风血雨,皇室会易姓。城雪倾秀美轻蹙,这女人的想法绝对不简单,她能猜到的,眼前这女人不可能猜不到。

所以,为今之计,祸移江东让他们自个去争,看看谁能坐收渔利,城雪倾相信这个女人会信她的话。

“什么意思?”白衣女人声音凌厉了几分,似乎觉得有些不相信。

“实话告诉你吧,早在你之前,‘那人’也已经找过我了,太初剑似乎也在他手上......”城雪倾笑盈盈的陈述,目光却落在白衣女人身上。

“嗯?”她沉默了几秒,要以的血瞳逼视着城雪倾的紫瞳。

这女人一定练了什么邪魔歪道的武功,刚才她的眼睛好恐怖,城雪倾努力压制住蹲下身的冲动,仅看一眼就给人如此大的压力,果然不简单。

“小雨彤......你的话很有道理,但是我还是无法完全相信你,所以给你的招待,是不会亏欠你的,哈哈哈哈......”阴森森的怪笑回荡在偌大的石殿,城雪倾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穴道就被人点了,动弹不得。

她被一个浑身散发着死气的人架住,其人眼睛一片死灰色,空洞洞的,城雪倾胆寒,他们不会要杀人灭口吧?

“前辈想知道也知道了,不若就放过她?”冰幻试试开口,虽然称呼这白衣女人为前辈,可是眼中一点谦逊也没有,更多的是鄙视,和嘲弄。

“嗯?冰极宫宫主何时也如此婆婆妈妈了?”斜睨了城雪倾一眼,白衣女人讽刺的说。

“前辈何必如此为难一个后辈?”冰幻也不动怒,但成雪球从他眼底读出了愤恨。

难道?又和这个白衣女人有关?冰极宫?宫主?冰幻的身份看来也是疑雾重重嘛,亏他还告诉自己说没什么好说的,哼,小心眼的家伙!城雪倾不高兴的瘪瘪嘴。

“你管得太多了,我的事,还轮不到你来管,别忘了我们之间的交易。”白衣女人失去了耐心,径自吩咐“把他带下去,好好伺候。”

城雪倾一辈子都不可能会忘记今夜的折磨,好狠毒的招待,白衣女人命令那个手下在她后背摄入七绝冰碇,那是靠近心脏的位置,七绝冰碇属至阴至寒之物,普通人一根可能就会要了小命,但这个女人却在离她心脉最近的位置摄入七根,城雪倾痛苦的咬住嘴唇。

入血即化的七绝冰碇像是天山上的寒气一下子冲进她心脏处,冷汗不断冒出,城雪倾没有吭声,长长的指甲嵌进肉里,雪白如玉的小手一下了血肉模糊。

偏偏中了此寒毒的人不会昏迷,也不能用内力化开,因为此七绝冰碇乃是万年玄冰打造,城雪倾艰难的忍受着寒毒的痛楚,常人可能会一下子就窒息死亡,但是她没有,因为他的体质异于常人。

“小雨彤,我给你的招待还不错吧?”讨厌的声音在石室想起,城雪倾知道一切都被她看在眼里,所以他很坚强的没有吭声。

“呵呵,很不错的招待,不过......”她气喘吁吁,身体不受控制的痉挛。“也只有你这种恶毒的女人能想得出来......”城雪倾小脸苍白,石室里只有他一个人,她伏趴在石床上,单手支撑着身体,一手护胸。

“小雨彤,有些话是不能说的,所以这是我给你的惩罚。”白衣女人的声音消失,城雪倾也虚脱过去。

石殿的石门瞬间开启,一抹俊逸的白色出现在石殿内,他面容精致,白皙的俊脸上有些苍白,带着病态的美,只不过他的嘴角噙着一抹若有似无的笑意,给人更像华中走出的天使。

“皇后娘娘可曾还好?”凌若寒轻笑的问道。

“连王爷都亲自来了,呵呵,王爷不是在说笑吧,这里可没有嗓门皇后娘娘,请叫我独孤苍离。”白衣女人满意的看着凌若寒的到来,似乎一切都在她的掌控之中。

“前辈把本王的王妃请到这地方似乎有些说不过去吧?”凌若寒面若桃花,扫了一眼站在不远处的冰幻,心下猜测,原来是冰极宫的宫主,难怪冰魄无法占上风。

冰幻也不矫情,意味深长的看着他们,这场游戏似乎越来越有趣了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