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休夫王妃的36计

第八章 冰幻?奶油?

休夫王妃的36计 席落 2134 2010-01-08 22:58:16

  城雪倾醒来的时候是在一片开满樰枫花的树林,碧绿的叶子,遒劲的枝干,大朵的白色绽放在蓊郁的树枝中。

幽幽睁开沉重的双眼,城雪倾挣扎着想站起来,奈何后脑勺的疼痛感瞬间袭上脑门,她倒抽一口气,黛眉狠狠的抽搐了一下,这才细细的开始观察这是哪。

宽阔的土地上有些荒凉,除了生长着樰枫树,并没有其他植被,连绵望不到尽头的樰枫树林显得有些阴森,尽管现在是正午时分,空气中弥漫着馥郁的馨香,甜腻得像罂粟一阳让人欲罢不能。

城雪倾在附近转了转,没有一个人影,甚至没有一只动物,这到底是什么地方?城雪倾娥眉微微触在一起,脑中白光一闪,樰枫树!问题出在樰枫树上......好歹她也是现代新女性,偶尔也会看看小说,自然知道樰枫树代表的含义。传言樰枫花开,非祭奠英灵之地不长,非阴气浓郁之地不长,如此说来......此地绝非善地!

难怪四周都是樰枫树,这里岂不是一块,坟茔!城雪倾低呼,她刚才在附近转来转去就是没能走出这片林子,看来这个林子有古怪!

不过,他真的很害怕,斑驳的阳光自密密的树林射下来,不但没有带给城雪倾一点温暖的感觉,反而让他更害怕,鼻子一酸,豆大的泪珠就滚落了下来。

“原来你这么胆小。”清冷的声音很好听,不过寒森森的,满是鄙夷。

城雪倾也不管人家是谁,虽然声音是冷了点没错,可至少有人出现了,于是她紧紧的抱住了这个男人的腰。本来已经快要蜘蛛的眼泪也落得更凶了。

他的身体微微一僵,却并没有推开黏在她身上得她,只是任由她想撒是在撒娇一般的努力向他怀里钻。

“不要丢下我......不要,我会害怕,怕黑怕打雷......更害怕一个人,虽然我知道没有人喜欢我......我也能感觉出身边的人都是有目的的接近我,可是在这个陌生的世界......我真的很害怕,以后......不要丢下我了,好不好?”她抽抽搭搭的低诉着,眼泪鼻涕悉数蹭到了她的衣衫上。

“好......”感觉到她的手臂箍紧了他的腰,他不自觉的回应了她。

他有些恼怒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快的答应她无厘头的要求,他不是凌若寒的女人吗?跟他有什么关系?他现在可以算是一个杀手,昔日的冰极宫早已不在,他这个宫主现在不过也是奉命要来带她走,可为什么在见到她因恐惧而颤抖的肩膀,不安的眼神时,想要揽她入怀。

回答一个人很容易,做到一个承诺不是那么容易的,就像他自己,为了报仇,报恩,不惜出卖自己的心,从阳光变得冷血,他有能力不撇下她吗?他有什么立场来做这些。她就像一缕阳光轻易地拨动了他藏在心里最深处的那根弦,他略带疲惫的轻闭上眼。

过了好一会,城雪倾才抬起哭红的双眼,脸上脏兮兮的,阳光射到眼睛上,她有些不适应的眯着眼。

“哭够了?你把我的衣服弄脏了怎么办?”他缓缓开口,没见过哪个女人这么能哭,竟然将他的胸膛全打湿了。

将他戏谑的眼神看在眼里,城雪倾吐吐舌头,看起来很可爱,带着俏皮,灵动的眸子不停地转着,长长卷卷的睫羽像有精灵起舞一般。

“嘿嘿,别那么小气嘛,我不是故意的啦......”她耍宝似地朝他挤眉弄眼。

“嗯?我小气?”他危险的眯起眸子,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丫头,还敢说他小气!

城雪倾这才看清她的长相,剑眉入禀,如古玉雕刻出来的脸庞,白皙得一缕虑飘烟,菱唇抿成一个很好看的弧度,不过那双幽深的眸子里,带着深邃的恨意和清冷,还有孤寂。

这个人虽然和凌若寒一样白皙莹润的好似画中人,可是相较于他的孤清,凌若寒病态的微笑,给人的感觉很暖,暖到心里,而不是像他的一样,给人感觉很牵强,城雪倾想也许他放下所有负担,笑起来一定能和凌若寒媲美,说不定有过之而无不及呢。

“那个......你叫什么呀?”城雪倾好奇的打量着他。

“冰幻。”他转过身负手而立,樰枫花瓣落在他发梢,更添一股妖异。

冰幻?和他挺配的名字,不过......一股恶作剧的念头忽然涌上心头。

“冰幻哦,我觉得你更像奶油小生耶......”她双手环胸围着他打量。

“奶油小生?那是什么?”他皱着眉,不明所以,名字很古怪,一听就知道不像什么好东西。

“嘿嘿......其实就是夸你很美很漂亮的意思啦。”城雪倾满不在乎的打着马虎眼。

“随便你。”他不在理她,提起剑就向前走去。

城雪倾哪里敢一个人留在这个地方,想也不想就跟了上去,一点矜持也没有拽着冰幻的衣袖,黑白分明大眼睛还不停地扫视着四周。

冰幻睨了她一眼,也不说话,陡然抱起她腾的起身,脚踩樰枫树树枝,像一对比翼鸟一般冲出了这片林子,城雪倾在他怀里一刻都没有安静过。

冰幻忽然觉得自己刚才答应他不丢下的承诺是错误的,这不,某人又在兴奋的大声嚷嚷了。

“奶油你看,仙鹤耶,好多在飞哦。”冰幻抱紧她的腰,顺着她手的方向看去,仙鹤个屁?还真以为这是在拍封神榜啊,那是白鹭!

城雪倾也不管冰幻眼里的讥笑,兴奋地在他怀里扭动,她不动还好,一动,他努力调息好的真气就在不断地逸散,该死的,这么高摔下去,不死也残废。早知道她这么烦人,就该把他丢在那里,懒得带她出来。

“奶油奶油,你快看那里有一只大黄狗耶,好像和我家以前养的阿黄差不多哦......”城雪倾尖叫着扯着冰幻的衣领,丝毫没注意到某人发黑的脸。

她居然敢说那头狮子是狗!她到底是会不会辨别动物啊,还跟他家养的很像!真是疯掉了,冰幻决定不理她,让她一个人兴奋去,可是马上有意句话差点雷的他从高空摔下去。

素有毒王之称的白花蛇被他说成是什么?小白!那条白花蛇少说也是上了两百年的老家伙了,这女人也敢叫它小白,还咋呼着说很可爱!冰幻的额角渗出一大滴冷汗,真不知道这个女人是什么变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