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她有你的那七年

二十五、时刻都不要忘记,还对自己有好感的人

她有你的那七年 檬檬熙 1881 2012-06-26 18:31:52

    “好吧……下次不许这样了啊……说好的,这些我来做……”

  凌沫熏坐回姜秉呈的床上,再次安静下来看他吃饭。

  她没有告诉姜秉呈萧展锋又来找过她,更没有告诉他自己又找了一份工作。

  凌沫熏要去酒吧当舞女郎了。

  自幼儿班起,幼稚园的阿姨就发现凌沫熏有着比其他女孩子更多的对舞蹈的执着,她身材比例算好,小身板的柔软度超乎了阿姨的想象。

  幼稚园阿姨夸赞过沫熏几句,即便只是大人随意的脱口而出,在小孩子的心里却有十足的吸引力,是致命的光环,指引着小沫熏走向亮堂堂的光明。

  凌沫熏对音乐的节拍和乐感也不错,这对她来说无疑是件成功的前提,姣好的身段,灵敏的感知,促成了她在舞蹈世界里的独成。

  去酒吧做舞女郎,来钱快又合心意,纵使那种地方是不该纯洁如她该去的场所,但黑暗的一边吞吐的烟雾不得不把她推往另一片草丛。

  但是草丛是清新舒爽的,酒吧是乌烟瘴气的。

  沫熏考虑很久才下了决心。

  江雅静哪里都玩,沫熏问她哪间酒吧比较雅致点,随随便便的人会少一些。江雅静就告诉她有间蓝调pub不错,虽然没怎么去过,但是听说有不错的好评。

  沫熏一听是蓝调的,心想那还不错呢,说不定可以去试试,没别的什么要求,只要那里的人都正经一点就好。后来又问了具体的地址等等。

  江雅静好奇,平时的凌沫熏连员工聚餐都不去,怎么又打起要去酒吧的主意了。

  沫熏只说随便来的兴趣想要问问,要是有空就让雅静带她去。

  江雅静还挺高兴的,一听沫熏说还想让自己带着她去酒吧玩儿,她就来了兴致,只可惜等后来几次她约沫熏要去蓝调酒吧玩的时候,凌沫熏都找理由推开了。不过江雅静倒是没怎么多想,她的直觉在一开始的时候就告诉过自己,沫熏也只不过是一时兴起,她那样的性子才不可能去酒吧那类的地方,无论是不是蓝调的。

  但是这下,江雅静是没有想到也没有猜到,凌沫熏孤身一人去了酒吧,还是去当了舞女郎。她这就是不知道,如若是知道了,恐怕连眼珠子都会随时掉到地板上。

  凌沫熏还是有着自己做人的准则。

  琼瑶笔下的大上海里曾经有过一个白玫瑰陆依萍,几番年代的轮转之后,她不是什么白玫瑰不是什么台柱,只简简单单还是凌沫熏,她告诉自己不能被那些灯红酒绿吸引,那里的人都是去找乐子的,我不过是去赚钱,赚够了钱就退出,不论最后是不是也成了什么凌依萍……

  如果姜秉呈知道了自己要去酒吧做舞女郎,想必这一晚凌沫熏都离不开了。况且这种事情本身就是对一个女孩子人格的玷污,姜秉呈怎么能同意呢。

  对姜秉呈的心意,凌沫熏实在看得出,只是心里的某块位置还站着某个人,他对她来说很重要,不光是爱情的期待,还是一生的信仰。

  所以,姜秉呈对自己的好,她简单耐心的收着;她对姜秉呈的好,只能是一种平常纯净的好,她不会阻止姜秉呈对自己心意的表白,但是对于有可能的拒绝,她没法掌控,谁知道幽冥是怎样安排的呢。

  姜秉呈吃完饭,凌沫熏把碗筷都收起,临走时照例在他的额头上浅印一吻,然后离开。

  一直以来,姜秉呈都没有多留过沫熏,不是他不想,而是他更希望沫熏赶快回家好好休息。

  虽然每天都相见,但是凌沫熏又消瘦的身躯还是逃不过他明亮眼。他不知道自己能为沫熏做些什么,可能只有不多的要求才是对沫熏更好的关心吧。

  但是今天,他想多留一会儿凌沫熏。

  对一个人的喜欢是由内而外的,在乎伊人的身,更在乎伊人的心。真心对待心爱女孩的男人,不会对娇人有粗暴的占有欲,不会在乎她是不是哪天又变了心,更喜欢的是静静把她拦在怀中,让她的侧脸亲吻他的胸膛,让她自己体会他对她的心跳。那种韵律是拥有真正爱情的情侣能听得懂的旋律,那时候,解释都是多余的。

  “沫熏,我妈把衣服拿走了,你今天可不可以把平时用来洗衣服的时间换成再陪陪我?”

  他以为她今晚没事。

  姜秉呈不知道用什么样的方式对沫熏诉说他的感情,他现在这样子又无法优雅的把清贵的她悄揽入怀中。

  凌沫熏一怔,有多久没有陪着阿呈好好说过话了?

  她自己也不记得了。

  自从姜秉呈住院那一刻起,和他面对面交流的次数屈指可数。

  她只忙着上班了,差点忘记了姜秉呈还是一个对自己有好感的人呢。

  但是今晚……还要去酒吧。

  凌沫熏再次坐回了病床上,看着有那么点期待目光的姜秉呈,她于心不忍。

  “阿呈,今晚……我还是想先回家休息了……”

  姜秉呈的神色淡淡的黯然了些,但是并没有表现出来很多。

  沫熏的眼睛转了转,想起和酒吧谈过的条件,她周六日可以不去上班的。

  于是她忽然笑容满面地讲到:“但是如果到周末的话,我就多陪陪你,好不好?”

  沫熏是拉起姜秉呈的手说的,做出一副她也很期待的样子。

  其实是她看穿了姜秉呈的失落,才这么做的,因为她并不想忽略了姜秉呈的感受。既然在未来有可能拒绝姜秉呈,那么就趁现在多做些能让他感到幸福的事情。

  后来姜秉呈愉悦的答应了。

  凌沫熏离开医院,去了酒吧。

  

  ------------------------

  求【收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