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将门嫡女

061:再遇险

将门嫡女 蝶*天凌 1306 2012-05-17 16:58:45

    “姑娘怎么一个人去京城,你的家人呢?”

  “我的家人都在京城。”

  

  “哦,那姑娘怎么一个人来这儿?”

  “……我迷路了。”

  

  “嘻嘻,迷路?姑娘这话多半是骗人的吧,潼都离京城那么远,姑娘怎么会迷路,迷到此处呢?”

  

  “……”

  南宫宁心瞪着坐在前面的车夫,突然觉得有些不安。这个人,不过三十岁出头,他的话,可真是不一般的多!

  

  很是可疑!

  

  先前她执意不肯让凤宇赞相送,从山上下来之后,一时间,找不到卖马的地方,在路上遇上这个赶车的,她拦住他,原本打算用身上一些值钱的首饰将他的马车买下来,谁知道,他死活不卖,还说什么,怕她的首饰是假的!

  

  气得她不行!她这些首饰,随便一件不是纯金,便是镶宝带玉的好不好?哪一件不值个几百两,他竟然说她的东西是假的?

  

  她一阵无语,正准备转身走人,去别的地方寻找代步工具,不想他却拦住她,说,他的马车不能卖,他们一家全靠他赶车养活,卖了它,他们一家老小便无法过活了。不过他倒是可以,先带她回家,跟家里人说一声,然后再亲自送她回京城,等到了京城,她再付给他钱,也不迟。

  

  她一想也没错,便上了他的车。

  

  不想上了他的车后,一路上,他的话这么多。

  

  那赶车的被宁心瞪得心里有些发毛,脸皮不由自主地抖动了两下,将马车往官道上候府所设的关卡处赶去,有些心虚道:“瞧我,光顾着跟姑娘说话了,一时倒忘了问,姑娘贵姓?”

  

  宁心斜了他一眼,“我姓吴!”

  

  “姓吴?好好……姓吴好。”那赶车的涎着脸笑了笑,不再多话了。

  

  出了小道口,那赶车的便将马车往官道上赶去。

  

  大约行了有两刻钟,随着眼前的道路越来越宽,行人越来越多,宁心突然觉得这条路有些不太对劲,抬头望去,只见前面一处,好像有许多人,正在盘查来往的行人,立刻警觉道:“停车!”

  

  那赶车的不停,好像没听见似的,继续往前赶,并加快了速度。

  

  “我叫你停车,你听到没有?!”宁心再也忍不住从车厢里窜了出来,一把从那赶车的手里夺过缰绳,勒住马匹,从车上跳了下来。

  

  “哎,姑娘你这是……”

  

  宁心道:“我不坐你的车了!”说罢,她扭头便往回走。

  

  “哎,不行,你不能走!”

  

  那赶车的,见她要走,赶紧跳下去拦住她,“姑娘,你不能走!咱们不是说好了么,我送你回京城。”

  

  他故意把京城二字说得声音很响,好叫别人听见。

  

  果然,关卡处有人听见,皱眉道:“怎么回事?你们看,那个好像是……咱们府里的人!”

  

  “走,过去瞧瞧!”

  

  “不用你送了,我自己回去!”宁心被那赶车的缠得,好不耐烦。

  

  “别,还是我送你吧。”

  

  两人正在路上僵持。

  

  这时,不光从关卡处过来了人,在他们所来的路上也来了一队人马,为首的正是蒋凤惟身边的陶钰,那赶车的,一看见他,眼中精光一现,忙大叫了一声,“陶统领,人在这儿!快,抓住她,别再让她跑了!”

  

  原来这个赶车的,是蒋候府派出来的细作。

  

  自从宁心将蒋凤惟打倒,逃跑之后,陶钰便将府里培养的细作全部集中起来,给他们看了她的画像,吩咐他们分散开来,务必不让此女逃出潼都,一见她,立刻抓获,记住一定要活口!这话当然是蒋凤惟说的,原本他放下来的话是:生要见人,死要见尸!可是随着时间推移,他的主意,慢慢又改了,一个死人,有什么意思,他要活的!

  

  赶车的正是候府的细作之一,他见过宁心的画像,一眼便认出了她,所有特意编了话儿,将她诓过来,正准备在关卡处,将她生擒活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