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将门嫡女

050:困兽

将门嫡女 蝶*天凌 1305 2012-05-11 12:12:30

    如果不是曾经,经历过前世的曲折,一生坎坷,此时此刻被困在潼都城的候府之中,宁心一定是坐不住的。或许在醒来的那一刻起,不管自己的身体状况如何,她定会豁出一条命去,将这个蒋候府闹它个天翻地覆,就算闯不出去,也要跟他拼个鱼死网破。

  然而,此生在被蒋凤惟轻薄过后,又被软禁于此,她的头脑却是清醒的。

  以她目前的身体状况,若无旁人对她伸出援手,以她一已之力,根本就逃不出去,相反她若是反抗闹起来,只会激怒蒋凤惟,后果……恐怕不是她能想象的,这种得不偿失的法子,她不会去做。

  眼下,最好的办法,就是以静制动,先将身体养好,然后见机行事。

  望着窗外,灰蒙蒙的天。

  宁心赤着足,下了床,慢慢往窗边走去,想要看看外面是不是快要下雨了,被分来伺候她的那两个小丫头见了,忙惊呼了一声,“夫人,不可。”

  其中一个叫吉儿的丫头更是急忙跑到床边,将她的鞋拿过来,蹲下身子,替她穿上,站起来,轻声道:“夫人,小心地上,别着了凉,您不是我们这儿的人,水土不服是难免的,如今夫人进了府,应当好好爱惜自己的身体,用心服侍候爷才是,万万不可,再有这轻率之举。”

  宁心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她怎么一时兴起,忘了,先将身体调理好,才是正理。

  那吉儿看她似不在意,又轻叹了一声,道:“夫人还是回床上躺着吧,说不准,等会儿,候爷就过来了,若是看到夫人如此,心疼夫人,怪罪下来,奴婢可吃罪不起。”

  宁心听了,冷笑了一声,道:“你这丫头,倒会说话,我只不过在这里站一站,怎么好端端的又碍上他的事,连累你们了?”

  “奴婢不是那个意思,奴婢只是担心夫人的身体。”那吉儿进退得当。

  宁心一时也不好拿她说事,沉默了一会儿,放道:“好了,我做什么,不劳你们操心,若是他要怪罪,你们就实话实说,让他直接怪罪我好了,你们先下去吧,我想一个人,静静的呆一会儿。”这两个丫头身形轻巧,动作敏捷,分明都是会武功的,蒋凤惟将她们俩安排在她身边,不知何意,叫她不得不防。

  吉儿无奈,只得跟碧儿使了一个眼色,两人走了出去,带上了房门。

  见她们出了房门,宁心扶窗栏,静静的站了一会儿。想起自己被劫持后,紧接着被刘云飞便卖,被蒋凤惟带回潼都……这一切,绝非偶然,那刘云飞一定知道蒋凤惟的身份,还知道之前他跟大哥有过节,才给自己卖给了他。

  这个刘云飞!心肠真是歹毒,跟前世的刘妍不相上下,真不愧是亲兄妹!枉费老太太一向最疼爱他,他却这般对待她……

  正想着,忽听院门处一阵开锁的动静,宁心微微一愣,收起心思,抬眼朝门口处望去,只见院门被人打开,蒋凤惟一袭浅蓝织锦长袍,从门外大步朝里走了进来。

  顿时,守在门外的两个丫头连忙迎了过去,“奴婢恭迎候爷,候爷万福。”

  蒋凤惟淡淡的“嗯。”了一声,抬脚迈进屋内。

  两个丫头暗喜,主子这个时候过来,多半是要在新夫人这里过夜了,相互迅速交换了一下眼色,吉儿跟了进来,别一个叫碧儿的丫头忙去打水,准备伺候蒋凤惟梳洗。

  进了屋,蒋凤惟淡淡地看了一眼站在窗边的宁心,径直走进去,在屋内一坐。

  吉儿忙跟过去,为蒋凤惟砌茶倒水,见新夫人站在窗边不为所动,不由问道:“候爷,今晚可要在此歇息?”

  闻言,宁心不由脸色微变,立刻不悦地看向蒋凤惟。

  只见他看了她一眼,眼光一闪,似笑非笑的说道:“不错,本候今晚就歇在这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