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将门嫡女

053:示弱

将门嫡女 蝶*天凌 1333 2012-05-13 00:24:30

    宁心哪里知道蒋凤惟的心思?

  

  两个人很快出了候府,往山上走去。天色渐渐暗了下来,不一会儿,狂风大作,天色也随着越来越暗,眼看着就快要下雨了,他们才走到半山腰,宁心不由不安道:“天,快要下雨了,我不去了,咱们还是回去吧。”

  

  “怕什么?马上就快要到了,你放心,就算下雨,我们也有避雨的地方,淋不着你。”

  

  他紧紧拉住她的手,不让她退缩,脸上始终保持着一种若有似无的笑,似在安抚她,又像是在算计什么。

  

  看得她一阵阵心里发毛,总觉得他不怀好意……

  

  一时间,宁心觉得自己手心里全是汗,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有点害怕,不知道他到底想要带她去看什么

  

  他,察觉到她的紧张,岂能容她半途而废?强硬地带着她继续往前走,嘴里却轻声笑道:“别怕,一切有我。”

  

  就是因为有他,她才害怕!

  

  宁心知道就算这个时候她想反悔,也来不及了,只能硬着头皮,跟着他往前走。

  

  一直走到山上的楼阁门口的台阶下,他才顿住步子,回头朝她若微微一笑,淡淡说道:“到了。”这时,先行一步上山来准备的陶钰见他们来了,连忙提着灯笼坐台阶上迎了下来,蒋凤惟冲他挥了挥手,他立刻一溜小跑,跑到宁心面前,一手提着灯笼,一只手做出一个请的姿势,引她继续前行道:“夫人,请!”

  

  她顿了一顿,有些不悦陶钰还称呼她为夫人,抬头看向蒋凤惟,问道:“你不上去吗?”

  

  “你去吧,我都看腻了。”他说的很随意。好像不过是在邀请她去看一件对他来说已经无关紧要的东西。

  

  她犹豫了一下,只得跟着陶钰登上台阶,朝他引她的那一处方向走去。

  

  这时,站在那处房门口的守卫,看着陶钰引着人上来了,连忙转身将身后房门打开,宁心走到门口,借着微弱的烛光,抬眼向里望去,就见里面趴着一名女子,衣衫褴褛,披头散发的背对着她,躺在地上。陶钰在一旁,跟宁心解说道:“这位,原是在候爷身边伺候的琴夫人,等一下,夫人,可要看仔细了,她的脸……可不一般啊。”

  

  “什么不一般?”她问。

  

  “等下,夫人就会知道。”陶钰说着,一个眼神使过去。

  

  “开饭了!”守卫立刻唤了一声。

  

  那琴氏闻言身子立刻开始扭动,摸索着抓起自己吃饭用的木碗,拿在手里,便朝门口慢慢爬过来,宁心此时注意到她的一条腿已经没了,只能利用剩下的一条左腿和双手艰难的向前爬行,等她快爬到门口时,陶钰上前打了一下灯笼,灯光照在她的脸上。

  

  原本那张曾经秀丽可人的脸上,此时一只眼睛已被挖去,鼻子没了,只剩下了一个黑乎乎的洞,下嘴唇也被人割掉,露出一排血肉相间黑森森的牙齿,那样子,简直跟鬼没什么两样……

  

  宁心的身子顿时摇晃了一下,前世曾经听说过的情节,瞬间在脑海中闪过,忍不住心生胆怯,尖叫一声,回头就往下跑。

  

  蒋凤惟在台阶下,一把将她拉住,悠闲地问道:“怎么,害怕了?”

  

  宁心已经被吓的手脚有些不听使唤,禁不住的打了一个冷颤,望头看向他,头脑也有些混乱,下意识地不住的点头,语无伦次地道:“好残忍……她,她怎么被弄成了这个样子……我不看了,我要回家……我要回家……”

  

  他轻笑了一声,不为所动,“一个就把你吓成这样,还有比这个更吓人的呢?走,我亲自带你再去看一个!”

  

  “不要,我不看了!”她几乎求他。

  

  看着她害怕的模样,他的心情忽然大好,似笑非笑地看向她,道:“别呀,这么快就不行了,你还没看被铁链锁着的那个呢,那个才叫……”

  

  “不要了,求你!”她都快要哭了,终于如他所愿,脚下一软,跪在了他的脚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