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将门嫡女

035:算计

将门嫡女 蝶*天凌 1506 2012-05-02 16:11:31

    众人听了忙向宁心看过来,只见宁心放开扶着夫人的手,看着那婆子道:“这位妈妈看着眼生的紧,你是哪个院子里的?从哪里听来的这样的话?”

  

  “回大小姐,奴婢是二少爷院子里的,时才听二少爷跟二夫人说起这事,一时听了高兴,便忘了规矩,匆匆跑来,给大小姐来道喜了。”那婆子回答的仔细,一脸的恭维相,长满了皱纹的脸上,眼角里尽带着笑意,倒不像是在说谎。

  

  “哦,原来是二哥哥院里的人,难怪……”难怪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出这种话,在众人面前给她难看。

  

  一时间,宁心的脸色很不好看。

  

  南宫楚心听了在一旁笑道:“如此说来,那真的要恭喜大姐了,外面的事咱们女儿家许是不知道的,不过二哥哥一向消息灵通,估计这话从他嘴里说出来,多半是真的!恭喜大姐!”

  

  宁氏听得面色一滞,下意识地去看女儿,不管这婆子说是真的假的,她都不希望女儿嫁进皇家,那可是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一入宫门深似海啊,别说父母不得相见,便是得见,那也是一个有理说不清,事非多的地方!

  

  宁氏正在替女儿担忧,就听女儿对南宫楚心,说道:“妹妹,休要听这些下人胡说,别人不知道二哥,你还不知道他吗?这有些话呀,到了他的嘴里,死人,都能被他说成活的!亏这个婆子也信他的,赶明个,他若说要讨这个婆子去做老婆,妹妹,你也信啊!”

  

  那婆子一听宁心这么说,脸色有些不太自然,讪讪道:“怎么会,大小姐真会拿奴婢开玩笑。”

  

  闻声,宁心白了她一眼。

  

  “你也知道有些玩笑不能开啊,那你怎么什么话都敢说?”

  

  “大小姐这是说得什么话,奴婢不过是……”

  

  飞雪听了,立刻上前喝住她,“住口!”替宁心教训这个婆子道:“这位妈妈,好糊涂!主子们说话,哪有你插嘴的份儿,你老实听着,就是了!你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岂容得你来胡言乱语!”

  

  “哟,这是谁在教训人呢,小小年纪,牙尖嘴俐,倒像是这个府里的半个主子似的!”刘氏阴阳怪气地说着,手扶着刘妈妈,带着刘妍从拐角处,一面说,一面走了过来。

  

  宁氏一看见她,便沉了脸,说道:“妹妹这话说的过了!是这个婆子冒犯了心儿,飞雪是心儿身边的贴身丫头,不过替心儿出面说她两句,自是应该的。怎么,妹妹觉得不对,难不成有人冲撞了你,还要劳你亲自教训,不成?”

  

  刘氏听了便冷笑道:“姐姐这话说的……可是在教训妹妹吗?”

  

  “不敢,妹妹是老太太面前的红人,我怎么敢教训你呢?”宁氏冷冷地对刘氏说道。

  

  她自是有她的骄傲,刘氏这般粗俗卑劣,她不想跟她一般见识,更不想为了这么一个卑鄙的女人,贬低了自己的身份。

  

  说罢,拉住女儿的手,“走吧,娘累了,你扶我回去休息。”

  

  “是。”

  

  宁心听了上前伸手扶住母亲带着怜儿和丫头们,看也不看刘氏一眼,扭身就走了。

  

  南宫楚心看着人都走了,留下来自知无趣,便也带着丫头走了。那婆子抬头看了看她的背影,又远远的看了宁心一眼,忍不住小声说道:“二夫人,这……大小姐,真的……被三皇子看中了吗?”

  

  刘妍在刘氏身后听了心里便不痛快,上前一步,随手便是一巴掌打在那婆子的脸上,斥道:“住嘴!这么一点小事你都办不好,还有脸子跟姑姑说话?你也不瞧瞧,凭她也配?!”

  

  那婆子被刘妍打得脸上火辣辣的,一张老脸上的皱褶不由又加深了,却不敢叫屈,只是道:“是,是,表小姐说的是,都是奴婢多嘴,都是奴婢多嘴。”

  

  刘妍听了这才善罢甘休,扶着刘氏往回走去。

  

  “姑姑您别担心,表哥身上的伤,大夫说了,并无大碍,过两天就能好。倒是这个南宫宁心,越来越难对付了,咱们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她去参加花朝节,得想个办法,让她去不成,才行。”

  

  “不用你说,我也知道!她若真成了三皇子妃,我岂不是要在她手底下,被她们母女压一辈子?!”刘氏不甘心地咬了咬牙。

  

  无论如何,只要她在这个府上一天,她就不会让宁氏母女俩过得舒坦!她要把她们搞臭,狠狠踩在脚底下,让她们俩永不翻身!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