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换你一世情迷

第八章 你找过我吗

换你一世情迷 柯妮娜 2997 2011-11-10 00:10:06

  阿昌的心不自觉地揪了下,他温柔地搂着小期,眼神却定在那辆白色的别克轿车身上,急急地说:“小期,我,要不我还是送你去坐出租车吧。”

小期也明显地感觉到阿昌微妙的变化,她抬起头,顺着阿昌的眼光,也看向那辆别克轿车,可是她什么也没看出来。她嘴角不自觉地拉了一下,牵出一丝尴尬的笑,半醉半醒地嗔怪道:“哦,忘了,我对你是没有吸引力的。”

阿昌愣了愣,小期的话里不知几分是醉几分是醒?他没有时间去想了,仍搂着小期急急地向外走去,拦了一辆出租车,把小期塞了进去后跟师傅交待了几句,匆匆转身离开。

小期特意让师傅停在路边,她透过车窗里看着阿昌匆匆离去的背影,连头也没回一下,心头不觉增添了几分伤感。搭档,永远只是搭档,即使今宵沉醉,它朝又能如何,还不是寸心两凄离?小期摇摇头,叹息一声,是自己醉了,还要多情。她催师傅开了车,很快便消失在茫茫的夜色里。

阿昌只用了几口气,就登完那25步台阶。当到了二楼的安全门口时,他却忧郁了,踌躇在门外,不敢贸然进去。他透过门上的玻璃看向里面,那个朝思夜想的身影立刻映入眼帘,熟悉中又透露着几分陌生。

她站在阿昌的门前,盯着那个带着阿昌誓言的门牌,也是一副犹豫不决的样子,抬着手欲按门铃又不敢按的样子,手在空中犹豫了半天,却只划出一个弧度便收了回去,然后站在门前握着手,不知所措。过了一会,她仿佛又下了一次决心,伸出手,可是伸至一半,又退缩了。这样来回折腾了几次,她蓦然转身,向阿昌这边走来,一抬头,撞上阿昌深邃犹豫,正注视着自己的双眸。程程吓了一跳,拿手捂住胸口,倒退几步。阿昌也被吓了一跳。他推开门,踉跄的几步就走了过去,在离程程不到2米的地方定住脚。

“程程!你是来找我吗?”阿昌先开了口,程程闻到一股浓重的酒味。

“呃……今天路过这里,顺便看看,顺便看看,顺便……”程程舌头打了结,失去流畅表达的能力。

阿昌眼神挪也没挪一下,直直地盯着程程的脸,就像十年前的那个毛头小子一样,看得十年后的程程心口还是一样地发慌。

她顺便来看看,顺便来看看,还想顺便怎样?阿昌纳闷着,死死地盯着程程,仿佛这样也能盯出结果。

程程抵不过阿昌逼视的眼神,她移开视线,尴尬地说:“顺便,顺便……顺便拿回我的日记!”

拿回她的日记,这么晚,她来了,就为了拿回她的日记?阿昌的心好象又被伤了一次。他为了她朝思暮想了十多年,她见了面就不能说点别的吗!她怎么还像当年的那个程程,总是漠视着他的感受,摆弄着他的心?是啊,她的日记也说过,她喜欢捏着他的心,看他心口发疼的样子。唉,算了,日记还了她,从此两讫吧。

阿昌摇着有点掌不稳的脑袋,引着程程进了房间。程程进了屋,迅速打量了一下,这四十几平米的房子装修像个少女的闺房似的,一点也不像一个大男人该住的地方,忍不住说了句:“嗯,你的房子装修地很特别啊。”

“是吗?你看着不觉得熟悉吗?”可能是因为喝过酒,酒精多少有点不受控制,阿昌冷了声,没头没脑地质问了一句。她为什么还要问这房子的装修风格,难道一切她都忘了吗?

程程愣了愣,仿佛想起什么,脸色变得苍白,一丝凄然漫进她的眼睛。她撇了撇嘴,仿佛正压抑着心头某种激烈的情绪。阿昌虽然醉了几成,但是程程那一丝表情还是落入他的眼里。他噤了声,走到床前,从枕旁取出一个封面已经毛掉的本本给了程程。

“你要的日记!抱歉,我打开过,不过我也为这日记付出十几年的代价。”

程程接过日记,抚摸了几下,看着阿昌,心口剧烈地起伏着,问:“阿昌,你恨我,是吗?你怪我了,是吗?”

……

“我找过你的!你知道我找你找得多辛苦吗!你找过我吗?为什么我去了我们曾经去过的每个地方,都找不到你!我留下我新的联系方式,甚至把我新的手机号码贴在公交站台,贴在树上。我每接到一个陌生的电话,都满怀着期望,可是每次都是失望!别人甚至以为我是***你知道我有多难过吗!我以为这辈子再也见不着你。你究竟找过我没有!为什么我传你拷机,你也不回?你现在为什么还要在这里买下这套房子,你为什么还要翻看我的日记!还要怪我!”程程突然埋怨起来,情绪激动地指控着阿昌。

阿昌听了程程的话,愣了,瞬间,心被揪得血淋淋的痛,伴着剧烈的痛,里还有一丝甜蜜,他这十几年的相思总算有了回应,不是单相思!他走到程程面前,想搂搂程程,抚慰一下她,可是他又不敢,她是那么地圣洁!

踌躇了很久,阿昌沙哑着声音为自己澄清:“程程,我找过你,我去了每个我们会去的地方,只是我可能晚了一步,因为我生病了,那天在火车站找你找了一夜,我就生病住院了。等我好了,我去了公寓,找过小宝,可是他搬走了。半年后我又看见小宝,但是他把你留的纸条给洗坏了。我听了他的话,去公交站台等你,又到公寓这边找你。那时这边已经在建现在这酒店式公寓。工地上有人说经常看见一个女孩周末来这里,我想那个人可能就是你。为了找你,我后来每个周末都过来,都去那个公交站台,可是你可能已经不来了,因为我再没看见你。还有,不是我不想回你传呼,是因为那个BB机被我卖了,因为我看上这盏灯,我想你会喜欢,但是当时我正好手上钱不够,所以就卖了BB机。这十多年来,我没结婚,也没有女朋友,就是为了等你,希望有一天能再看见你。我……”阿昌说着说着哽咽了起来,说不下去。

程程听了,仿佛恍然大悟,又将信将疑。她的心像被刀剜了一样的痛,婆娑着泪眼,看着那盏蓝色的台灯,心里想着阿昌怎么这么傻?或许一切都是天意都是命吧!

但是现在,眼前的这个男人还爱她吗?他说他等了她十多年,这是真的吗?蓝绮怎么说阿昌换女友像换衣服一样,劝她不要对阿昌抱有任何的幻想?是因为自己的老公吗?可是蓝绮向来是感情至上的人,她不可能撒这样的谎。而且她也亲眼看见小期,看见他们亲热的样子,他怎么能说这十多年,他连女友都没有?自己会不会也只是他众多女友中的一个,或者是他更钟爱的一件衣服?不管怎样,他也真的找过她了,因为他说的找她的细节是对的。况且现在,她又有什么资格来指责他?

程程哭了一会,情绪慢慢地平静下来,她看着阿昌,幽怨地说:“我只要知道了你的心就行了。”

她只要知道他的心就行了。这句话饱含了多少的疼痛和无奈,阿昌能够深深体会。她看着程程凄然的表情,恨不得把自己的心拿出来给她,让她知道他有多爱她,让她不要悲伤。程程,她又一次站到自己的心尖上,颤抖着,触痛着他的心。这么多年了,她怎么还这么痛苦的样子,他对她不好吗?

他看着她的脸,问:“程程,这么多年,你过地好吗?他对你好吗?”

这一声好吗,又让程程伤心地哭了起来,很压抑地哭。

“程程,程程……”阿昌又诚惶诚恐起来,一如当年,他试探性地搂了她耸动着的双肩。她背对着他,低着头,手捂在胸口,没有抵抗,只是哭地更厉害。

“程程,程程,你不要这样,你这样,我更难受……”

“他对我挺好的,我很感激他。只是,他不是那个能叩中我心扉的人,而且……”程程没有继续说下去,又低低地哭泣着。

他很好,但是他却不能叩中她的心扉,就是她不爱他吗? “你们是因为这个才两地分居吗?”

程程仿佛被惊了,不知是不是阿昌说到了她的痛处,她惊慌地说:“太晚了,我要走了。”

阿昌没有吱声,随手从写字台上拿起一张名片夹进程程的日记本,然后递给程程。程程没有留下自己的名片,也没留下自己的手机号或者其它任何的联系方式。阿昌送她上了车,目送着她再一次离开自己。

****更改文名公告:亲们,本文《擦肩而过的缘分》即将更名为《蚀骨之爱:我用三生烟火,换你一世情迷》,小说封面也即将更改,但是文的内容不变。请亲们继续支持妮娜,谢谢亲们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