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换你一世情迷

第七章 谁比谁伤

换你一世情迷 柯妮娜 2489 2011-11-08 23:30:51

  小期接了电话,风风火火地赶到酒吧,看见阿昌正萎靡不振地坐在一个拐角,眼皮耷拉着,那张英俊的脸似乎也小了一圈,失了平日的光泽,一脸倦容。小期乍看心里咯噔了一下,几天没见,阿昌怎么就憔悴成这样?出什么事了?

阿昌睨了一眼走过来的小期,拍拍身旁的座位,嗡声地说:“小期,来,坐!”

小期轻轻地按着后裙摆,坐到阿昌的身旁,关心地问:“阿昌,你怎么了?”

“心情不好!呵呵,心情不好啊!” 阿昌红了眼,歪着头,对小期说。

小期的眼里闪过一丝异样的光,看着痛苦的阿昌,好半天,她才别过头,打了一个手势。酒吧的服务生走了过来。

“小姐要点什么?”

“一杯橙汁。谢谢!”

“橙汁,你怎么能喝橙汁?威士忌,威士忌!”阿昌勾着头,打着响指,口齿不清地叫着。

服务生见怪不怪,站在那里,等着这对帅男靓女的最终决定。

“橙汁。谢谢!阿昌,我今天不能喝威士忌,我是来陪你的,我还要负责把你驮回去。”小期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

阿昌嘿嘿地笑了两声,显得很无奈,一只手搭到小期的背上。

小期将阿昌扶正了,问:“阿昌,你到底怎么了?说来听听,说不定我还能帮得上你。”

“帮我啊?谁都帮不了。”阿昌笑着摇摇手说,然后猛灌了一口酒,像泄了气的皮球,瘫在座位上。

“阿昌,你说说看,即使帮不了你,你说出来了,也会好受些啊。”小期耐着性子劝着。

“哼,说了就能解脱,那你这么多年怎么不能解脱!”

“阿昌!”

“抱歉!抱歉!”阿昌发现自己不小心触到小期痛处,连忙双手抱拳,讨饶。

……

“我和你不一样。我是小时候受的苦多了,大了,心也硬了,回不去了。”

小期别了脸,一只手握在唇部,仿佛要忍住眼中即将滑落的泪水:“我是孤儿,叔叔婶婶贪了我父亲的抚恤金,逼死了我妈,却不善待我。你说我都这样了,跟我比,你还有什么过不过去的坎。”

阿昌愣了愣,虽然之前无意间已隐约知道了小期的身世,可是当他看见小期眼里强忍的泪水时,他的心忍不住又被触动了。是啊,自己苦了情,干嘛要招惹小期,去掀她的伤疤?小期已经够苦的了。他想安慰小期,可是一时却拙了嘴。

“唉,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抱歉啊,又让你想起伤心事。其实童年有一个幸福的家庭又怎样?我曾爱上一位很好的姑娘,但是我却不敢表白,即使知道她对我也有了心意后,我还是不敢表白,就因为我是技校毕业的,我自卑。你看你,怎么着你也是大学生啊,比我好。”

小期听了,不自觉地笑了,问:“那你还痛苦吗?”

“痛,还痛,心痛。”阿昌捶着胸口,一脸酒气地说。

“你只是暗恋上一位姑娘,而且那个姑娘对你还有心意。这算什么!想我当初,情窦初开时爱上的第一个人就是我不该爱的人。我不该爱,不是因为他有了家室,而是因为他是我的老师,且只大我6岁。我承受了很多舆论的压力,好不容易熬到考取大学,本以为可以再续前缘了,没想到阿妈在背后使坏,说我在外面有了男人,那个人竟然也就信了!”

“小期,你这么好的姑娘,只能怪你的老师没有福分。你看我,爱上那位姑娘,好不容易表白了心迹,等我满心欢喜地去接她时,她却丢了手机,我们失去唯一的联系方式,后来再也没法联系上。你说这叫什么事?扯淡的事!”

“还有这事?你们现在联系上了吗?“

“联系上了,可是她已嫁为人妇。”

这回轮到小期哑然。可怜的一对有情人,只恨老天不成全!

“阿昌,既然这样,你还是重新开始吧。我恨,不仅是因为一点感情的挫折,你知道吗,我从小不受阿爸阿妈待见,他们把我当包袱当累赘,从小叫我祸害。稍稍大了点,在外面只要有男的找了我的麻烦,阿妈从不听我的辩解,总是揪着我的辫子向别人道歉。她是故意的。后来大家都认为,我是天生的骚货,专勾男人心。”

阿昌听了心里有点不忍,他放下手中的杯子,摇摇小期的肩膀说:“小期,别说了,别说了,过去的就过去了,忘了吧!”

“没事,我是谁,我是祸害!大小的祸害!不就勾引男人吗?没关系,别人高兴怎么说就怎么说呗,我知道,有一堆的男人巴不得我去勾引呢。那时,无论我做什么怎么做,反正都是错的,我就是没有对的时候,所有的屎盆子都可以扣我头上。我婶婶的那个得意劲啊,恨不得全天下人都知道我就是个婊子,没人要的婊子!”小期说着说着,情绪激动起来,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涌了出来。阿昌心疼地把她搂在怀里,小声地安慰着:“不说了,都不说了。我知道你比我苦,这回说了,以后就忘了吧。”

小期流了一会泪,拿纸巾擦了擦,又笑了,说:“说出来真的好受多了。我还是第一次和别人说这些事。其实我觉得以前那个可怜的小期已经不在了,我现在早没了当年无助的感觉。我在上大学的第一天就发过誓,将来无论如何,我都要精彩地活着,至少在我阿妈面前要精彩地活着。你看见我阿妈了吧,她现在巴不得把我当神供着。哼,钱,真是个好东西啊!”

阿昌看着小期直了起来的眼神,心里酸酸的。一个如花似玉的女孩,应该得到无尽的奉承和呵护,可她却早早地关闭了心门,用伪装的坚强隐藏着内心的脆弱。她的个性已经倔强得扭曲,这需要有怎样不幸的童年才能造成今天的她啊。如果可以,他真希望自己能稍稍地抚平一下她心底的创伤,减轻她的痛苦。

小期看着陷入沉思的阿昌,说:“嗯,说出来,压在心里多年的感觉似乎也轻松多了。你也说说吧,我挺想听的,就当是一个别人的故事说出来好了。”

阿昌听了小期的话,禁不住劝,一边喝着酒一边说起自己和程程的往事。阿昌也是第一次在别人面前说起自己和程程的故事。小期竟然听了进去,还很感动,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让阿昌觉得,自己真是找对了知音。故事说完了,酒也喝得差不多,阿昌压在心底多年的感觉似乎也轻松了很多。再看看时间,已经晚上9点,于是起身,离开酒吧,他们没有开车,反正离阿昌的公寓不远,他们就那样相互搀扶着互相安慰着向阿昌家走去。

到了公寓的楼下,阿昌搂着小期的肩,脸贴在小期的耳垂边,犹豫了好几次,还是开了口,低低地请求道:“上去坐坐好吗?”

小期低了头,仿佛在考虑。正在这时,阿昌突然抬起头,看着停在身旁一辆白色小别克。那个车身那个号码好熟悉。他在脑海只翻了一下,马上就想到了她,是程程!

****更改文名公告:亲们,本文《擦肩而过的缘分》即将更名为《蚀骨之爱:我用三生烟火,换你一世情迷》,小说封面也即将更改,但是文的内容不变。请亲们继续支持妮娜,谢谢亲们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