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换你一世情迷

第一章 酒吧

换你一世情迷 柯妮娜 2180 2011-11-03 00:00:10

  自从那次和程程偶遇离别后,阿昌的心情起伏很大。他朝思暮想了十年的人儿,见了面却形同陌路,在人群面前,他们连走上去说话的勇气都没有。

生活最残忍的,莫过于在一堆人群中看见自己深爱的那个人,你却不能靠近,亦不能轻唤,仿佛那个人不曾与自己有过纠结,这或许是世俗的原因,亦或许是时过境迁,然而对于还深爱着的那个人是一种怎样揪心的痛?回想当日,那几尺的距离就是他们今生的距离,今生一辈子的距离。

虽然痛了,阿昌仍大度地想,只要程程好就好,他自己怎样都不重要。是的,阿昌真的没有为自己考虑,可是他在心底还是希望程程能多看他一眼,哪怕就一句话:她爱过他,只恨情深缘浅。那样,她对过去就算有了一个交待,他也知道他占据过她心底某个角落,他便踏实了。可是她什么也没有说,一切淡淡如风,随风而去,不复在。他的心痛了。他不知道他还有没有必要再守护那个梦。那个梦只是一个幻觉,只是一个影子,他该醒醒了。是时候和过去一刀两断,开始过正常人的日子了。也许刚开始很难,不过习惯了就会好。

阿昌在心底下着决定。那天晚上他去了一个酒吧, TimeFly Bar。他想买醉一宵,麻醉记忆,醒来重新开始生活。

TimeFly是A城比较有名的一家酒吧,离阿昌的公寓也很近。他心烦的时候常来,一来是因为这名字合了他的心意;二来,这里不吵;再者,这里有一个非常棒的驻唱,菲律宾人,40岁左右的模样,英文歌曲唱得很棒,特别是那首卡萨布兰,阿昌每每听到那首空旷幽怨的歌声,都要被逼出泪来。

进了酒吧,阿昌选了一个靠近玻璃墙的位置坐下,要了一瓶Tequila和几个点心,便一个人闷闷地自斟自饮。

TimeFly开在A城的一座江边。他透过玻璃墙看向外面,外面的路灯把黑夜照得如同白昼,而且还多了几分妖娆。玻璃墙外是几条蜿蜒的石子小路,,一直延伸到不远的江边。小路两旁高大的棕榈树,芭蕉树在绿色灯光的照耀下,愈发显出树叶的翠绿。江边的围栏内是一些三三两两漫步观光的游客。

过了一会,驻唱又唱起那首经典老歌《I fell in love with you》

Watching Casablanca

Back row of the drive-in show

In the flickering light

Pop-corn and cokes

Beneath the stars

Became champagne and caviar

Making love

驻唱的歌声低沉悲凉,空旷的婉转里是无尽的幽怨和无奈,让人听了也感触着自己对人生的无奈。阿昌听得入神。这时一位服务生走了过来。阿昌抬头,却发现不是服务生,是小期。小期身着蓝色紧身连衣裙,大大的V字领,腰身收得很好,衬出性感优美的弧度。

她看着他,一脸诡异的笑。见他抬了头,便问:“怎么,心情不好,一个人在这喝闷酒呢?”

阿昌那右手的食指和中指在太阳穴的位置摩挲了几下,不置可否地笑了几声。

“我可以坐下来吗?”

阿昌做出一个请自便的动作。

小期坐了下来。阿昌招手,服务生走了过来:“先生,请问喝点什么?”

阿昌看了眼小期。

“Cocktail, 一杯鸡尾酒。谢谢!”小期点了一杯力度不大的酒。

服务生走了,小期端详了一下阿昌问:“怎么,心情不好啊?”

阿昌端起酒杯抿了一口,幽幽地说:“这里的环境不错,偶然过来,听听歌,喝喝酒,放纵一下心情。”

“那怎么不找个人陪一陪?”

“陪……不是每时的心情都适合有人陪的。”阿昌拿着杯子,审视地看了一眼小期。眼前的这个女人给他的感觉很特别,她的外表和她的内心似乎总是不能协调。小期人前总是热情高调,又细心地照顾着每一个人的感受,但是,阿昌总觉得那繁华热闹的表面只是在掩盖她内心的寂寞,她热闹的面孔,微笑的嘴角和游离的眼神总是那么矛盾地统一着,他见过她在一堆热闹的人群中独自沉默静坐的镜头,那个镜头给他留下深刻的印象。

小期听了,哑然失笑,她今天没了往昔的热闹。在他面前,她仿佛真实了许多。

“你怎么也一个人来这里?”

“不是每时的心情都适合有人陪的。我是不是要离开一下?”

她给了他一个娇媚的白眼,不忘嘲他一下。他笑了。她也笑了。

“小期,上次的事抱歉,我临时有事,所以……”

“嗨,没事,咱什么关系,一开始就说地明白,是搭档,契约关系,没谁会当真的。”小期无所谓地说。

这时酒保来了,送上小期的鸡尾酒。小期和阿昌碰了碰杯,小啜一口,问:“阿昌,最近忙吗?”

“嗯,有事吗?”

“我要回一趟老家,缺一个搭档,不知道去外地你行不行?”

“什么时候,多长时间?”

“下月中旬,加上周末4、5天就行了。参加我弟弟的婚礼。如果不是我弟弟我也不会回去。我已经5年没回老家了。”

阿昌看着眼前的这个女孩,她的过去总像迷一样的神秘。他认识她3年多了,他们有一帮共同的朋友,经常聚在一起,可他对她却总觉得很陌生,总看不透她,她也很少谈及自己的家人,除了她唯一的弟弟。今年一次偶然的机会,小期应急做了阿昌临时女友后他们才走得近了,原来小期也是独身主义,她偶尔也需要一个搭档男友撑撑门面。

对于小期神秘的身世,阿昌没有打探的兴趣,那是她自己的事,如果方便,她自己会说。就像阿昌独身一样,小期也从来没问过原因,阿昌也从来没跟小期提起过程程。程程是他这辈子的梦,他是她的守护神,他不愿意和别人探讨程程,仿佛那样会亵渎了他们之间神圣的感情,他总是把她放在心里,无人能触及的位置,她是他心里的唯一。

唉,去去外地也好,散散心。阿昌的心情阴霾了这么久,他需要一些新鲜的空气新鲜的事情来刺激他渐近麻木的神经。也许去了外地,会有不一样的感触,或许还能顿悟一些人生,忘却过去的苦恼。“好的,我要先把公司的事情安排一下,到时陪你去腐败人生。”阿昌调侃着应允了。

***亲,妮娜需要支持,没有账户的亲请直接帮忙点下【投票推荐】,有账户的亲再帮忙点下【加入收藏】【关注TA】哦,妮娜谢谢亲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