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换你一世情迷

第十六章 我要学会改变

换你一世情迷 柯妮娜 2875 2011-09-13 13:15:14

  2000.09.某日

周末两天我都去了人才市场。人才市场真是不去不知道,一去吓一大跳。

周六的那场人才市场是所谓的秋季中高级人才专场招聘会,走进去发现里面人头攒动,每一个招聘摊位都被挤得水泄不通,看中一个职位,想挤过去投份简历几乎都不可能,我只能随着人流,东倒西歪地向前挪着步子,偶尔经过一个摊位,也不管对不对,随手便扔出一份简历。能被挤到到一个摊位前不容易,不能来了一份简历都不投,我当时是这样想的。

这样一圈下来,我投了5份简练,有的连说句话都来不及,便被人群挤向别处。出来的时候,心情郁闷至极。我们这是叫人才吗?我怎么觉得我连菜市场的蔬菜萝卜都不如。好歹人家那也一个萝卜一个坑地摆在那里,有个屁股坐的地方,可是我们这所谓的人才呢,我想任人挑选的机会都没有。

想想自己这半年来做的事情,也都是些婆婆妈妈的琐事,在公司除了会做现金日记账和银行日记账外,就是负责一办公室人吃喝拉撒的事情,还有就是帮3位经理做做报表,整理文档,这些工作没有丝毫的技术含量,我不知道就凭自己的这一点经历,即使有了被挑选的机会,还能跟其他同届的毕业生竞争吗?

这次求职的经历,让我感觉前途一片灰暗,焦虑在这茫然的希望中如雨后春笋般冒头,我很受打击。自己在公司的处境快到四面楚歌的境地了,难道我就要这样坐以待毙,被他们打到,然后扫地出门,事业失业街头吗?

平生,我的骨子里第一次冒起要反抗,拼搏一回的冲动。从现在开始,我要认真找工作,为自己留一跳后路。同时,我不能再对胡总和其他的任何同事唯唯诺诺,我要拿出一点实力,哪怕是手段,为自己在公司谋一片立足之地。大家都是为蔡总打工,我没有理由就要被别人踩在脚下。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我不能做最善的那只马,我不能被打倒!

2000.09.某日

今天小朱过来报销,我发现她贴的很多公交定额发票都是连号的。我给她退了。小朱很恼火,问我原因。我笑着提醒她:“小朱,不是我不给你报,是发票有连号,违规。如果蔡总来查账了,大家都不好看。发票及报销凭证我都复印了。如果没问题的话,我退给你。”

小朱听了,脸气得铁青,怒火从她眼里毫无掩饰地喷了出来。估计我的态度是她始料未及的。她不甘地问:“小周,这个报销一直这样不都是没问题吗,怎么现在就有问题了?有时上车,忘了拿发票,想起来了,就一起拿了。”

我看着她的眼睛,淡淡地说:“是吗,如果是这样,我也能理解。既然是连号的,那么我拿去请胡总特批下吧。这是公司规定,我也没办法,我发现了如果不请求特批,下次审计发现了,就是我的问题。”

今天,我就是要将她一下。虽然多报销一点车费是小事,但是蔡总向来对钱看得很紧。今年以来,公司为轮胎充氮机的市场宣传及渠道建设已经投入不少成本,但是几乎毫无产出。而邢旭的纳米产品今年销量也不如往年。

蔡总现在对财务看得越来越紧。报销作弊,这事可大可小。我就是要掐疼小朱的痛处,让她以后说话悠着点,别以为有胡总罩着就能拿我怎么样。再怎么着我也能在蔡总面前说上几句话。

小朱听我这么说,也怯了,亲热地碰了一下我的胳膊,说:“Cynathia,没事。谢谢你的提醒。你把发票退给我吧,那个复印件也请帮忙退给我。这点钱很少,是小事,是我的疏忽,就不要惊动胡总他们。谢谢你啊。”

我笑着将发票和复印件退给她,还不忘损她一下:“在公司里我们就要互相照应嘛,这工作是死的,人是活的,咱做人重要!”她一跌声地说那是。看着她尴尬的样子,我第一次觉得自己生理了,觉得特开心。

今晚将我的战果告诉你阿昌。她夸我学习快,终于会善用自身资源保护自己。但是他又很担心,说我人太单纯,没有职场斗角的经验,不宜树敌太多,让我凡事可以以公司规定,或者直接将蔡总搬出压人。但是对于那些并不针对自己的同事,要学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能帮帮别人的时候就帮帮别人,并让别人心里明白。我虚心的学习了。我要在这个社会生存,必须学会改变,也许有些事会违背我一贯的做人原则,但是只要不是害人的事情,为了很好地活着,我必须学会去做。这不是我的错,这是这个社会逼我不得不这么做。

2000.09.某日

自从得了在公司相处的葵花宝典后,我在公司的确顺风顺水多了。

蔡总不仅不相信邢旭,他也不相信胡总。我每个月底都要详细的将公司现金流水账汇报给蔡总。中间如有任何 疑问,他会让我视屏解答。现在我甚至怀疑我出纳兼秘书的身份,难道他的本意是让我监督身旁的两位经理吗?因为秘书的身份让我有机会了解邢旭和胡总的日常工作安排,而我又身兼出纳,是最适合不过的间谍。但是现在胡总做了我和邢旭的文章,估计蔡总对我的不满不是因为我工作能力的问题,而是对我不信任了。

这次蔡总对胡总的一些项目费用支出有疑问,又是找我详细地了解了一番。胡总暂时还不敢在项目上动太大的手脚,至少我没看出来,但是我知道胡总的日常报销五花八门,而且都算办公用品,由我这个办公室秘书提申请,胡总自己审批。

按公司规定,邢旭的报销由胡总审批,胡总的报销由蔡总审批,蔡总不在的时候,报销费用2000元以下的由邢旭代批,2000元以上的由我扫描发给蔡总审批。结果胡总除了项目上的费用需要向蔡总汇报外,他其它报销都划到办公室日常用品类,每次由我提报销申请,由他自己本人审批。

既然胡总处处针对我,那么我对他也只能以公司规章制度对待。视屏结束后,胡总有点不满,估计是觉得蔡总对他不够信任。他抱怨说:“蔡总对公司的事情管地过于详细呆板,有时没法让手下人放开手去干活。这不是很好的管理方式。”

我听了,也耍着心机故意透露一点信息给他:“是的,蔡总现在对现金流水账也过问地非常详细,连办公室日用品的报销都开始关注了。胡总,您是我的领导,我有什么不懂的,你多提醒我。我这人脑子简单,好相处,领导对我好,我对领导的事业上心。”

胡总用一种复杂的眼神看着我,估计他没想到我现在竟敢这样跟他讲话,他说:“小周,你话说的没错,但是在公司大家都照公司规章制度办事,没什么照应不照应一说。当然,在工作上我可以给你建议和帮助。”

我也眼神冷冷,面带微笑地回他:“胡总说的没错,大家都在原则范围内做事,只不过有时为了方便。工作也可以化繁为简。胡总,蔡总经常向我询问现金流水账的细节,我人笨,不会说话,蔡总问起我不清楚的地方,我也可以装糊涂。其实对于不清楚的,我也很高兴有了胡总的指教,再解释给蔡总听,您是我老板嘛。”我故意围着现金日记帐打转转。我就不相信他贪了公司的便宜还能在我面前怎么卖乖。再说,我也明白地向他投出了我的橄榄枝,只要他不为难我,他做什么事情我也无兴趣过问。

胡总狐疑地看了我片刻,说:“那是自然,我是你的老板,你的工作出了问题也就是我的工作出了问题。能照顾你的地方不会亏待你。你跟在胡总后面好好做。”我一叠声地说谢谢胡总,但是骨子里是对他彻头彻尾的鄙夷。哎,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这之后的几天,我在公司相安无事。但是我不相信胡总,而且我知道胡总也不可能相信我,因为在他眼里,我是邢旭的人。

在公司如履薄冰的日子让我觉得好累,但是我不打起精神应战着,就有掉进河里的危险。我感觉好累好想休息。再煎熬着吧,十一长假就要到了。哎,最近一直没有机会和邢旭单独相处。真是可惜,这么好的白马王子不是我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