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换你一世情迷

第十九章 我喜欢你

换你一世情迷 柯妮娜 4257 2011-09-17 16:15:25

  2000.10.某日

今天公司就我一个人,很空。我坐在我的格子间,又心情沮丧起来。我想着阿昌曾经对我的好和我曾经的不珍惜,再想想阿昌现在的冷漠和他对曹燕的热情,我觉得非常难过,也很后悔。

爱一个人,不是要爱他的财富和背景,爱就是两颗相互吸引的心紧紧靠拢,爱就是一种渴望,爱就是只要和爱的那个人在一起,就觉得幸福,甜蜜。

我为什么要把爱情当作等价交换,要看他能不能给我带来物质的享受,是否符合世俗的标准?现在,他的心走了,我才觉得他的爱对我是多么的重要。可是我没有勇气去请求他的原谅,我情愿自己受苦,也不要伤了自尊。可是没有阿昌,我觉得日子那么长,好难过!

我在我的格子间里东想想西想想,泪水不自觉泛滥起来。我索性一个人痛痛快快地哭出声。

这时门开了,邢旭走了进来。他愣了,站在门口呆呆地看了我好一会,然后走到我的格子前,俯下身子,很温柔地问我:“小丫头,谁又欺负你了?”

我也愣了,没想到邢旭会突然回来。我很尴尬,低着头,不愿让他看见我流满泪水的脸,只轻轻地回他:“没什么,想起一点不开心的事,伤心了。我就这样,你别管我。”

他抽了两片面巾纸给我,我擦了擦,说:“我去下洗手间。”然后低着头,急匆匆地冲进卫生间。我在里面待了很久,直到等我的心情恢复平静才走了出来。

邢旭站在卫生间门口,一副焦急的表情,我一出来,他便问:“Cynthia,能告诉我是因为什么让你不开心了吗?”

我的伤心,我没法向他解释,我不想继续这个话题,回他:“是我自己不开心了,和你无关,和公司,和这里的任何一个人都无关。”

我的话似乎让他更加不信,他死死地盯着我,问:“是因为方小西吗?”

“方小西?”我没有明白过来。

“别装了,上次我也因为王磊和那个姚思杰生过你的气,你能先不生气吗?我们好好谈谈。”他一副心疼着急的样子。

我看着他,好像明白了一点,但是不敢肯定,而且我的心里也很乱。这叫什么,否极泰来吗?

我摆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坐在椅子上,安静地等待他的下文。

“程程,今天有点突然,我还没有准备好,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但是,你知道吗?我,我也喜欢你。我从第一次看见你伤心时就喜欢上你,想保护你……”他好像下了很大的决心,语调不稳地说出这些话。

我想我听了应该大吃一惊,转而感动地泪眼迷离,然而很奇怪,我却出奇的冷静,没有幸福地眩晕的感觉,也没有感动。

他见我没有答应,又急了,继续说:“我知道我没有准备好,这样的场合也不适合说这样的话,但是我受不了你伤心委屈。我知道你可能误会了,胡总一直都想拆散我们,所以……,程程,你喜欢我,是吗?”

听他亲口说喜欢我,虽然没有眩晕的感觉,我还是小小兴奋了一下。人就是奇怪,以前我是那么渴望这一天的到来,可是真的来了,我竟没有预想的那种兴奋甜蜜的感觉,我甚至充满心机,心里想着怎样的表现才能抓住邢旭的心。

他肯定喜欢含蓄的我,于是我羞怯地点点头。

真没想到我害怕的单身生活竟然这么快以这样的方式跟我拜拜了,我后知后觉地感动起来,我的眼睛终于又模糊起来。

朦胧中,我看见邢旭的表情变得痴迷狂热起来。那样的表情让我看了心动。他捧起我的脸,吻了吻我湿润的脸庞。我心动了一下,但是想到的竟然是阿昌,突然觉得自己像在背叛阿昌,开始内疚起来,我有点抵触,像受了惊吓似地让了让邢旭的吻。

邢旭窘了一下,停止了进一步的亲热,眼神仍迷离地看着我,低喃地问:“哦,程程,宝贝,是不是不习惯,你不喜欢这样吗?”

我的脸没有发烫发烧,我的心跳也很平稳,大脑也异常的清晰,我甚至在想:现在不能想阿昌了,邢旭才是最适合我的那个人。

我闭上眼睛,无助的泪从眼角又流淌了下来,我勉强地摇摇头,我不想让邢旭不开心,我想迎合他。但是当邢旭的唇接近我的那一刻,我还是本能地闭紧了我的双唇。

他有所感觉,停止了继续的探索,问我:“程程,这是你的第一次吗?”

我很懊恼我的行为,但是我就是做不了。我尴尬地点点头,好担心他会觉得扫兴而生气。

但是他只重重地喘了一口气,没有怪我的意思。他用双手轻轻地捧着我的脸,说:“宝贝,我没吓着你吧?恋爱中的人都会这样。”

我不敢看他,我并不是那种单纯得连男女之情都不懂的懵懂女孩,言情小说看过那么多,男欢女爱的那点事早已知晓一二,而且春梦都曾经历过。我知道是我的内心在挣扎抗拒。然而面前的这个男人一定是我这辈子遇见的最好的可以托付终身的男人,英俊潇洒,能力非凡,如果错过了,今后一定会后悔。 而且我之前也曾一度狂热地暗恋过他呀?肯定是我的脑子一时因为阿昌的冷漠而短路了,我不想再过那种孤独寂寞的单身生活,我渴望被爱,渴望一个温暖的家。

我嗫嚅着说:“第一次,好紧张,还有点不好意思,如果你喜欢就……”

他笑了,深情地看着我:“我不急。是我不好,没有给你足够的时间。等你习惯了喜欢了,我再这样。”

我解脱了,心底很感谢他的温柔他的体贴。

下班的时候,走在外面的马路上,他挨着我很近,他的右手就放在我的左手边,我悄悄地把左手放进他的右手心,他捏了捏我的手,低头看着我,幸福地笑了,我也含蓄而会心地笑了笑。

到了人少的地方,他轻轻地用力一拉,我就被他拉进他宽大温暖的怀抱里。他一米八左右的身高,比我将近高一个头。我将我的头深深地埋藏在他的胸前,听着他突突的心跳。他搂着我的肩膀,亲了亲我的头发,然后用他的脸摩挲着我的头发。这些亲昵的动作都是我曾经幻想过的。那一刻,我的心里飘过一丝甜蜜的感觉。

我们这样在外面漫无目的地走了很久很久,天黑了也凉了,他还没有放开我的意思。我和邢旭都穿得单薄。他问我要不要去哪里坐坐。我说明天还要上班,而且我们天天都在一起,我想回去了。他用力搂了楼我的肩膀说:“我真一刻都不想离开你,总感觉一离开你,你就要被别人抢走,好想就这样一直搂着你。”

我听了,奇怪自己为什么没有这样的想法,我甚至有点担心会遇见熟人。但是我违心地说:“我也是。”

他听了很兴奋,忍不住又将他的嘴在我的脸上亲了几下。这回我没来得及闭眼,借着路灯,我看见他下巴上一个个还未结好血痂的青春逗。那一刻,我觉得他的吻并不诱人,一点也没有让我兴奋的感觉,这和梦里曾经经历的感觉相差太远。我甚至有点无法接受将来我要与这个满颚疮痍的唇热情拥吻。我真担心他洞察了我的心思,也许慢慢习惯了就好,都说情人眼里出西施嘛。

我跟他说:“Stephen,天冷了,我们回去吧,这样走下去会感冒的。”

他用食指和中指拦住我的唇说:“除了在公司,下次不许叫这个名字。”

“那叫什么?”

“ 一个特别的只有你一个人会叫的名字。”

我想了想,叫什么呢?亲爱的?达令? 宝贝?我好像都叫不出来。“旭,你喜欢吗?”

他搂着我又在我的脸上亲了几下,说:“旭,喜欢,宝贝,我喜欢,就这么叫。”

我打了一个冷更,天真的太凉了。他要把他的衣服脱给我披着。我嘲笑地看了他一眼,他只穿了一件加厚的棉质衬衫。他也笑了。

“我们回去吧。明天就又见面了。”

天气真的很冷,他没再坚持,又提出一个新的要求:“我送你回去。”

我听了很紧张,连忙推脱说:“我住的地方很乱,还没做好迎接你的准备。”

他看着我为难的样子,没再勉强,但是坚持陪我一起坐公交到我下车的地方。我没有让他下车。匆忙中,他又慌乱地在我的脸上啄了几下。

我终于恋爱了,但是没有期盼的那样兴奋甜蜜,我好像特别冷静。快到公寓时,我突然变得紧张,突然害怕看见阿昌,我觉得心里很愧疚。其实想想,阿昌已经和曹燕好上了,我有什么好愧疚的,我没有拒绝过阿昌,是他先冷淡我的,是他对不起我的。对,这么想就对了!

我好像真的有点受凉,回来后一直觉得鼻子堵堵的。

2000.10.某日

今天早晨在进公司之前,我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不知道一会见了邢旭该怎样表现,是热情点还是装作什么都没发生。

进去的时候,我一直低着头,谁也不敢看。我明显地感觉到他投来的火辣目光,见我没有回应,就走进自己的座位上,他装模作样地拿着一杯热的奶茶走到我的办公桌前,“Cynthia,今天要麻烦你一件事情,贿赂你。”

我低着头不看他,嗯了一声。他说:“你今天去退税的时候顺便去外服帮我问问,我的情况能否直接申请A城户口,我的资料一会给你。”

我想起了马师傅说的他打算年底出国的事,昨天忘了问。“马师傅说你年底就要出国了,你还要问吗?”

他愣了一下,估计又想说我傻丫头,但是当时方小西已经来了,就坐在他位子的左手,他忍了忍,看着我的脸说:“我现在还会出国吗?你想吗?”他最后一句话几乎是附在我的耳边轻声嘀咕出来的。我很紧张,担心方小西听见了不好,而且一想到他现在为了我连出国求学的机会都放弃了,我便觉得自己的责任重大起来,内心有点不安。但是在办公室我什么也不方便说。

下午我去税务局时,他也溜了出来,跟在我的身边。我劝他说:“Stephen,你还是按原计划出国吧,不要因为我耽误了你。”

他很诧异地看着我问:“为什么?难道你不喜欢我在你的身边?我不在的时候你不想我吗?”

“不,我是不想耽误你。”

“你怎么会耽误我?哦,叫我旭,宝贝,我爱你,你怎么会耽误我?”

他第一次说了爱这个词,我的身体颤了一下。我看着他狂热的表情,不知道该说什么,但是我知道让他为我留下是不负责任的。我坚持着我的观点。他狐疑地看着我说:“宝贝,不对,我能感觉你以前一直很在乎我,你是不会要我走的。我也知道你的身边一直有很多追求者,你太漂亮太完美了,所以我一直都在犹豫,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给你你想要的幸福。但是这次,你为了方小西竟然这样伤心,所以我敢肯定你很爱我。”

我从来没有想到他那么优秀的人竟然为我纠结过,更没想到平时看起来那么冷峻的人竟然也这么温柔多情。这么善良的人,可以让我等他,我真的不想耽误了他,我知道我的心,如果他被我耽误,我的良心会不安的。我急得哭了,说:“我可以等你,我就是不想耽搁了你,也许我并不值得你那么爱。”

他又狂热地捧起我的脸,吻我脸上的泪痕。我一点反应也没有,我不知道我的荷尔蒙在关键时刻都去了哪里。我强迫着自己去迎合他,但是我又不幸地看见他下巴上满目疮痍的血痂,当他的舌尖想撬开我的双唇时,我慌乱地挣脱了。

他怔怔地看着我觉得不解,大口地喘着气,好半天才问我:“宝贝,你有了新的追求者吗?”

我很慌乱,没想到事情会被我弄成这样,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就那么可怜兮兮地看着他。他也很心疼地看着我,看了一会,他又自我安慰似地说:“程程,对不起,你说过,这是你的第一次,你很紧张。我不能太逼你。我知道你爱我,你不用急着回答我,我们慢慢来吧。程程,你知道吗?男女相爱时都会这样的。”

我知道他想茬了,以为我单纯得连男欢女爱都不懂。我也只好顺势装糊涂,不然真的没有台阶下。

***亲,妮娜需要支持,请帮忙点下【投票推荐】,【加入收藏】【关注TA】哦,妮娜谢谢亲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