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换你一世情迷

第十一章 同事之间仅仅就是同事关系

换你一世情迷 柯妮娜 2426 2011-10-21 18:00:44

  2000.06.某日

最近我发现一个很反常的现象,胡总要给马师傅加工资了,高达15%左右,申请已经提交上去,就等蔡总最后的审批。那个文件是我存档的,所以我很清楚。公司原则上是每年年底调薪,且不一定有,即使有,幅度也不大,5%到10%之间,而且马师傅也没升职,我觉得很奇怪。更奇怪的是,马师傅上班越来越早,有几次我刚进公司就见他从胡总办公室走了出来,很不正常。以前小贾在的时候提醒过我,马师傅是墙头草,让我提防着他点。不过我现在在公司很顺,没什么好担心的,就不知道他会不会做对邢旭不利的事。我很不放心,有机会一定要提醒邢旭。

公司里的人真是越来越奇怪,马师傅有时向我打听小朱的行踪,小朱有时又会向我打听马师傅的行踪,还问胡总都经常找谁进他的办公室。算了算了,以后谁问都说不知道,这些人都比我厉害,我还是小心点好。

今天还听说蔡总这个月底要来,我真紧张,好不容易在这边舒坦了几天,别他来了看我不顺眼,又要给我脸色看。

晚上回来找阿昌商量对策,现在阿昌是我的御用军事。阿昌叫我不要紧张,说老头子大多都信哄,让我嘴巴甜点,把他的事永远放在第一位,多上上心就行了。他说,只要是蔡总的事,你想到了就主动去做,不要等到他说了才做,也不要管他要不要你做,只要想到了,就先做了再说,就像给自己做事一样。我相信阿昌。下次就照阿昌说的做吧。

2000.06.某日

自从上次猪头让我换到隔壁的座位,邢旭也不去那台电脑上网了,原来他有自己的手提电脑。他说他手提电脑的电池板前些时间坏了,才用那台公用电脑的。

今天下午,胡总回南京了,说是在那边找到潜在客户,他要亲自去看看。别的同事也都去了轮胎充氮机的各个免费试点忙着做宣传。公司里只有邢旭是负责纳米技术设备,有稳固的客户,不需要整天东跑西跑的。下午他用他的手提电脑在他的格子间上网查资料,查了一会,他让我过去帮忙,说他自己要把手头的资料整理一下,然后再筛选。

我坐在他的格子间,用他的手提电脑上网。我还从来没用过手提电脑,觉得很新奇,这么小的电脑,没有主机,竟然和台式电脑功能一样。手提电脑没有大的数字键盘,用起来有点不习惯。

我在网上东看看西看看,邢旭就坐在我的右边整理着他打印的一叠资料,偶尔用笔在上面做着记号。当时办公室静悄悄的,就我们俩个。他挨我很近地坐着,我几乎能感觉到他身上的温度,不由得让我一阵阵慌乱地心跳。

我默默地坐着,感受着那份温度,隐隐地,我觉得我的脖子,我的耳朵都灼热了起来,似乎是邢旭正在盯着。我想侧头探个究竟,可是我又不敢,他就在我的身后,我怕撞上他的眼睛。我僵在那里,心猿意马,不知道自己究竟在看什么,我只感觉到一股浓浓暧昧的味道流淌在我们之间,我仿佛听见他的心跳。那一刻我敢肯定他知道我的心思,可是他为什么就不能再主动点呢?

突然,我想到了马师傅的反常行为,我想让邢旭知道我是多么地在乎他关心他。我侧了头,看着他,说:“Stephen, 马师傅加薪了,你知道吗?”

他伸出一只手搭在我左侧的隔板上,我的整个身体被半环绕在他的怀里。他看着我,停了几秒,点点头,说:“嗯,听说了。”

我又说:“现在马师傅每天来得都很早,好像每天早晨都要向胡总汇报。”邢旭又看了我几秒,迟疑了一下,说:“胡总负责销售,马师傅向他汇报是职责内的事情。”

我急了,他怎么这么榆木疙瘩,点也点不醒?难怪他对我不冷不热的,原来是他的脑瓜不开窍啊。我真恨不得能一锤子将他脑瓜敲开。为了让他开窍,我又露骨地点拨:“小贾人挺不错的,他走的时候说你人很好,让我有事就找你,还说让我在公司里多帮着你。”

这回邢旭笑了,他放低了声音问我:“你这么听小贾的话?原来是他让你帮我,你才想帮我啊?”

我愣了,没想到他今天竟然跟我开这样的玩笑。我很开心,觉得他一下子变得可爱起来,离我也近了。想想是为了自己心爱的人,我豁出去了。“小贾说过马师傅的坏话。现在马师傅和胡总……我担心对你不好,我,我想让你知道,让你凡事小心点。”我艰难地把自己的担心说了出来,紧张地连舌头都打了结。我不知道这样说对不对,我怕他那榆木疙瘩脑袋以为我只是简单地搬弄是非。

邢旭很认真地看了我一会,然后声音略带低沉,很好听地说:“傻丫头,我知道你关心我……公司里的事我自有分寸,你不用为我担心。像我们这样的小公司就是复杂,你不要轻易地相信别人的话,要学会保护自己,懂吗?”

他说话的声音,说话的样子让我心一颤,那一刻,我明显地感觉到他对我的关心和呵护。我的心动了动,真想问问小朱对他说起过我没有?想了想,我试探性地问:“Stephen,你和小朱他们出去时,除了工作,还会聊其它的事吗?”

他又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仿佛在揣摩我的心思,然后缓缓地说:“小朱是一个很有心思的女孩子……公司马上要从他们几个销售中提拔一位销售主管,负责轮胎充氮机组的销售业务。”

我听出了他话中的谨慎,敏感地问:“马师傅是做技术的,他也想吗?”他点点头。我又说:“你会帮马师傅吗?他跟你关系不错。”他笑了,估计笑我前后自相矛盾的说法。他伸了右臂,胳膊肘撑在右边的隔板上,托了下巴,歪着脑袋,笑笑地看着我说:“傻丫头,在我们这种公司里,同事之间仅仅就是同事关系。”

我听了有点受伤。那我算什么呢?我低着头看着电脑屏幕,大着胆子逼他:“所有的人都仅仅是同事关系吗?”

他听了我的话,向我挪了挪身体,放下右手,左手又环过我的肩膀,搭在左侧的隔板上,头也向我偏过来,耳语似地说:“你和他们不一样……你还很单纯。他们都工作很多年,是老油条了,正常。”

什么叫我和他们不一样?是他和我的关系不仅仅是同事关系这么简单吗?还是仅仅我太单纯了,不会职场的阿谀我诈?我揣摩着他说这话的含义。他见我沉默了很久,叹了口气说:“你还是别问了,公司的事知道地越少越好。你做好自己本分的事情就行了。如果你有什么事我能帮上忙的,你就找我,我一定会尽力帮你。”我听了很感动。今天能让他说出这么多心里话就够了。我不敢再逼,再逼,怕他觉得我不够矜持。

*****亲们,如果支持KK,就请戳【加入书藏】【投票推荐】【关注TA】吧,KK眼泪汪汪地等着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