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换你一世情迷

第六章 胡总老婆来了 (二)

换你一世情迷 柯妮娜 3121 2011-09-19 22:08:19

  2000.04某日

明天就要放假,胡总老婆上午让我陪她去火车站买火车票。去了火车站,发现每个售票窗前都排了长长的队伍,姚老师站了一会便失去耐心,她先不耐烦地扭了一会腰拍了一会腿,然后皱着眉头说:“小周,我腰不好,不能长久站着,而且你还要上班,一直等在这里也不好,我们先回去吧,下午下班了我们再一起来。”

于是我们拦了一辆出租车回公司。

下午她在厨房做菜,菜料是我们昨天从超市买回的。胡总老婆拿着一根芹菜,走到我的办公桌前,一边择着菜叶,一边很热情地走问我:“小周,你会做菜吗?”

我会,但是烧菜技术不好。她听了,咂着嘴说:“啧啧,女孩子怎能不会做菜!会做菜的女孩子贤惠,容易找到好老公。你看我,胡总多能干!来来来,姚老师教你怎么做菜。小周啊,姚老师我以前工作也很忙,但是我家务活一样不落,而且有一手好厨艺。来来来……我教你!以后我不在,胡总买菜了,偶尔你也可以帮他烧烧,这样你也不用带饭了,就一起吃。”

于是我放下工作,跟着她学习厨艺。我的学习就是做些洗菜和清洁的工作,胡总老婆只管掌勺。我不断地陪着笑脸奉承姚老师真能干,我们都要向她学习之类云云。姚老师听了也不谦虚,堆着满脸得意的笑,说:“为了你将来找到好老公,以后我做菜时都叫你,你一段时间看下去自然就会了。”我听了心下暗自担心,自己的嘴真是多事,以后可别给我又多整了个身份----胡总老婆的厨艺助理!

那天晚上她夫妻俩早早请我吃了晚饭,然后就打发我去火车站,胡总老婆说她腰不舒服就不陪我了。出门的时候,她交待我一定要买软座,说硬座车厢人太挤,她受不了那味。

我在火车站排了半天对,好不容易到了,售票员说只有硬铺没有软铺。我问还有别的什么吗?对方说还有硬卧和软卧。我慌忙找个公用电话亭打回去请示,胡总老婆听了,想也没想,就说那买软卧吧。

我插到刚才买票的那个窗口说去南京,软卧两张。那个售票员奇怪地看了我一眼,说:“到南京也要买软卧吗?”我问为什么,那个人说A城离南京很近,没必要买软卧。

我不放心,又打了个电话跟胡总老婆核实了一遍。这回,胡总老婆有点不耐烦,说:“小周,就买个火车票也这么难吗?你都问好几遍了。说了软卧,就买软卧!”

我挂了电话,买了两张软卧坐公交回去了,到公司时已经很晚了。胡总老婆一开门,就很亲热地说:“哎呀,小周,幸苦你咯,赶紧休息下。”

我还没来得及客套说没事,从我手上拿过火车票的胡总已经开始冲我发脾气。他拿着火车票,两手向下一摊一抖,嘴角随之拉了下去,摆出一副苦脸,说:“小周,你怎么搞的!去南京用得着买软卧吗?”

我愣了,软卧是她老婆要求买的呀。我看了眼姚老师,她丝毫没有站出来撇清的意思。我只好硬着头皮,小声地辩解:“是姚老师让我买软卧的。”

胡总沉着脸说:“姚老师是要你买软铺,不是软卧吧?”

胡总老婆也立刻跳出来,争辩道:“我是要你买软铺,没要你买软卧啊!”

我急了,也顾不得胡总老婆的面子,红着脸说:“火车站售票员说软座没了,我就打电话回来问您,您说要买软卧的。”

没想到姚老师马上翻脸不认人,说:“你问我要不要买火车票,我说要买。我没听见你说买软卧这回事。”

“售票员也提醒我不要买软卧,所以我不放心又打电话回来跟您再确认了一遍,您说就买软卧的。”

姚老师火了,说:“小周你怎么这个样子,你买错火车票还要往我身上赖?”

我也很委屈,明明是她自己的意思,现在怎么不承认了?再说了,我就是买错火车票又怎样?我为了他们的事在休息的时间已经跑了两趟火车站,就是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可是这对老夫妇一点也不领情!

那个胡总继续骂我:“姚老师不可能叫你买软窝。你是不是分不清软铺和软卧的意思?你是不是以为软铺就是软卧?就是姚老师说了,你也要动脑子。你坐过火车吗?去南京就两三个小时,要软卧干嘛?不但贵,而且到时睡不能睡,坐不能坐的。你去火动车站把火车票退了,重新再买两张!”

我恼了,原来他们关心的只是路程太短,软卧,坐不能坐,睡不能睡!可是火车票明明是她老婆要求买的,而且我花在买火车票上的时间比他们坐火车的时间都长,我被折腾了这么久,他们也好意思为了一点自己的方便就对我吹胡子瞪眼?真是一对自私的老夫妇!

我很恼火也很委屈,眼泪不争气地涌入眼眶,我不想就这样被他们诬蔑了,继续争辩道:“我买的时候和姚老师确认过两次,我打了两次电话回来。火车我不是没坐过,卧和铺还是能区分得开。”

那个胡老头感觉到我的愤怒,估计明白我不会再为他们多跑一趟,于是摇着头,一副不屑的样子,挖苦道:“小周,你大学真是白念了,一点常识都没有。算了,你也不用换了,回去吧。”

嗨!真是出力不讨好!这对老夫妇不讲道理,又没有爱心,和他们没什么好理论的,我转身便离开公司。到家的时候都快10点了。隔壁8个女孩的房门都关了,只有隔壁的小帅哥还坐在走廊里拨弄着什么,一看见我便很热情地打招呼。

我沮丧着脸,萎靡着精神,有气无力地回应着他的热情。他走过来,靠在我的门板上,问我怎么了。我觉得憋屈,正需要一个倾听着一吐为快,于是我抓住他,反反复复地说着自己在公司一天不公的遭遇。他听了也很生气,很不平,陪着我把那个猪头和猪头老婆痛骂了一顿。和他聊了一会,闷在心里的情绪似乎也释放了,好多了。

等心情好了,我才想起自己还没有冲凉,于是起身去提水。他一伸手接过我的水桶,说:“我今天还没举哑铃,现在胳膊很酸,正要锻炼,我帮你提好了,顺便拉拉胳膊。”

知道他是借口,而且我也真的很累,于是一句客套话都没有,便随他去了。

我烧水时,他一直陪我在我旁边,不停地说着一些不三不四的笑话,想逗我开心,但是我今天真的特别伤感,他的笑话没能令我开怀大笑,反而让我更加想家,想家人围绕在一起的温暖。我听着听着,鼻子越来越酸,好想哭。为了让眼泪不要掉下来,我努力抬头,看着房顶那排玻璃窗户。

他感觉到我情绪的变化,停止了吵闹,也陷入沉默,沉默了一会,他问:“要怎样才能让你开心?”

我说我不知道自己上了4年大学,还未毕业就背井离乡地来到A城是为了什么?都说只是可以改变命运,可是我学到的知识似乎毫无用处,为了那点毫无用处的知识,我渴望着自己的用武之地,来到A城,可是我的生活和工作依然没有一点希望。我在A城没有亲戚没有同学也没有朋友,有时觉得好累好孤单,感觉自己就像一只被关在笼子里的鸟,任人摆布,有时累了想找个人聊聊天释放下情绪都不行。幸好在租房这里遇到了大家,晚上回来还有几个陪着聊天的人,要不然我真快要被憋死了。

我对着窗户说话时,李昌一直微低着头,静静地看着我,看着我的眼睛。我的伤心,让他看了不忍。他变得少有的认真,微蹙了眉,眼神里透着无尽的疼惜,说:“程程,不要难过了,一切都会好起来。刚出来时都会很难,不要说你一个女孩子,就连我们男孩子在外面也会觉得委屈觉得累。程程,你要学会调节自己,以后要多交几个新朋友,有了朋友,就不会那么孤单。其实我们能在A城相遇并住到一起真是一份种缘分。以后你有什么事,尽管找我和我哥哥。”

我听了很感动,眼泪终于忍不住,滑了下来。我想起了邢旭,如果现在站在我面前的是邢旭,是邢旭这么安慰我,我肯定会毫无顾忌地投入他的怀抱,再痛哭一场,然后我所有的问题便都不是问题了。可是他不是邢旭!我觉得好委屈好压抑,我好想家,好想我妈妈!

不一会水开了,李昌很自觉地回了房。我还特地谢了他陪我聊天。他说:“程程,你别老叫我李昌,显得生分。他们都叫我阿昌,你以后也叫我阿昌。”我笑着说好的。阿昌真像我的弟弟,和他在一起很开心,也很轻松,没有压力。他也很像小贾。小贾这个家伙,再也不联系我了。估计忘了我。A城的男孩子就是现实。

我疯了!都12点了。赶紧睡吧。

***亲,妮娜需要支持,没有账户的亲请直接帮忙点下【投票推荐】,有账户的亲再帮忙点下【加入收藏】【关注TA】哦,妮娜谢谢亲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