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换你一世情迷

第十四章 宿命里的公交站台

换你一世情迷 柯妮娜 2466 2011-09-02 12:56:01

  大概半年后,春夏交替的某天,我陪妈妈去购物。我们从商场出来的时候,妈妈看见路边有卖菜的,以为是菜农自己种的,就走了过去。我也心不在焉地跟了过去。当那个卖菜的接了妈妈的钱,抬起头准备找零的时候,我的心一阵狂跳,命运仿佛又要为我和程程开启一扇门:她是那个小男孩的妈妈!

她还记得我,冲我笑了下,问:“真巧哦,在这里还能遇见熟人。你和那个女孩子和好了么?”

我一震,心仿佛就要跳到嗓子眼,急急地问:“阿姨,你见过程程?”

她看着我,眼珠子转了一圈说:“见过。这么说你们分了?我们搬家前两天晚上她来过我们家,留了一张纸条给我儿子,还给了我儿子10块钱。我儿子鬼鬼祟祟的,还想瞒着我,被我看见,我让他把钱还给她了。你们现在的年轻人啊,好的时候好的不得了,闹起别扭来也真快。看在你们已经分手了,阿姨就多一句嘴,这个女孩子不简单,去我们那没几天就闹得鸡飞狗跳的。我儿子为了她还被两个小混混给吓了。后来我也不让我儿子跟这个女孩子玩。”

阿姨说着还摇摇头。我也顾不了许多,直接问她:“您能带我见见您儿子吗?”

一听我要见她的儿子,她脸色就变了,可能以为我也是个混混吧,被吓着,有点犹豫。这时我妈妈走了过来,说是我妈妈,还说了我们都是老实人。

那个阿姨听了,缓下脸色,笑了笑。妈妈见此,便简单地把我和程程之间的事情跟她讲了一遍。那个阿姨听了也很感动,说愿意帮忙,不过她在卖菜,走不开。我取出200块钱,说菜我都买了,剩下的不用找,就当送给弟弟帮我们的传话费好。那个阿姨一下子来了精神了,很高兴,领着我们就向她家走去。

我们在一个繁华的街口转向一个深远狭窄的巷子,巷子的两边是一些矮小的门面,卖水果的,睡衣袜子的,小日用百货的,应有尽有。这里又是一番嘈杂的景象,和我们之前住的那个公寓前颇有几分相像。阿姨很熟练的在人群中钻来钻去,我扶着妈妈小心地跟着。走了大概5分钟的样子,阿姨往右一拐,进了一个围墙,好像是个院子。

院子里面沿着围墙的四周是一溜排矮矮的房子。每户房子前面都摆了一些讨生的家什,有三轮车,车上架了一些花花绿绿的小商品;有破旧的自行车轮胎架子,好像就要进行修补;有的门前堆着一些垃圾,好像是刚捡来的还未来得及卖出去。院子的地面上随处可见一些污水流淌过的痕迹。

到了一个门口,阿姨很熟练地撂下肩上的挑子,大声朝屋里喊道:“小宝,快出来!有哥哥找你。”一个小男孩从房子里一闪就跳了出来,就是那个小叛徒,不,现在他是我的救星。我冲他友好而巴结地笑着。他看见是我,先愣了下,随即反应过来,很热情地跑到我面前,热烈地打着招呼:“阿昌哥,你来这里找我?程程姐来了吗?”说着他就向我身后看去。

我拉住他,问:“小宝,哥哥问你点事,你妈妈说程程找过你,还给过你一张纸条,是吗?”

小宝表情很疑惑,说:“是的。你还没找到程程姐吗?”

一个六七岁小孩半年前的事还记得这么清楚,看来他真的把程程姐放在心上。我问他纸条在哪里。他想了一下,就进了屋。我也迫不及待地跟了过去。他打开一个黑乎乎的箱子,在里面摸了半天,掏出一件棉袄,然后在棉袄的口袋里又摸索了半天,掏出一张纸团。

我拿到手上却愣了。那已经不是什么纸张,就是个纸团,粘在一起,应该浸过很长时间水。我小心翼翼,想尽量完整地将纸张打开摊平,但是纸团还是一点一点地碎在我的指间。那个纸团在我指间每碎一片,我的希望就破碎一点,心也跟着沉一次,痛一次,好像是一把刀剜在我的心头,钻心地痛。

好不容易,纸张被勉强地平铺在我的面前,我看见一些模糊的字迹,非常的模糊,几乎难以辨认。程程似乎提到公交站台,好像还有一串数字,可能是程程公司的电话号码吧,我真的无法辨认。我好像又被判了一次死刑,心灰意冷。

原以为拿到纸条就拿到了希望,没想到希望却是这样的残酷。老天真是不公,它为什么总要这样折磨我的心,不停地给我希望,又要不停地让我失望。大概我的脸色非常难看,那个小男孩怯怯地看着我,沮丧地说:“哥哥,对不起。我家里没有放东西的地方。我担心把程程姐的纸条弄丢了,所以就放进我的棉袄口袋里。我想这样就不会丢。”

小孩的妈妈弄明白怎么回事后,赶紧凑了上来,跟着一起道歉,说她当初也不清楚这件事,洗衣服时也没在意口袋里的纸条。然后就要把收我的200块钱还给我。我没有收。虽然我心里很难过,但是这件事和这对母子无关。我忍着剧烈的痛,大度地说:“不关你们的事,怪只能怪我和程程有缘无份。”然后拉着妈妈就走。

那个弟弟跟在我身后,因为纸条被他弄坏,他觉得很内疚,跟在我身后走了很远,突然想起来什么,兴奋地说:“哥哥,程程姐来的那天说她手机放在口袋里被偷了,让我看见你就叫你去工人体育馆前面的公交站台等她。你到那里肯定能找到她。”

她在公交站台等我!可是现在已经过去半年!听了这句话我懊悔不已,和程程失去联系的那天我怎么没想到去公交站台一趟,或是去我们公寓一趟?那都是我们宿命里曾经经过的一站,程程当然不会错过最后的希望。当时如果我联系哥哥帮忙分头找,情况或许又是一样。

命运真是喜欢作弄人,它牵了一根线,将不同方向的人拉到一起,等两颗心慢慢地靠近了,它又嫉妒地要扯断那跟牵连的线,活生生地将两颗靠近的心再撕开。连着的心被撕开,这是一个怎样的疼。我从那个疼的边缘挺了过来,现在命运又重新捏着我的伤口在狞笑,还在提醒我,那根线的断裂是因为我没有牵好缘分的一端,在缘分的另一端,另一颗心却一直死死守护着那脆弱的希望!

一切都是我的错。是我造成了这份缘分的错失。还有,我不该让程程将手机放在外套的口袋里。A城的火车站有多乱,我心里清楚。我当时怎么就这么糊涂!一切都是我的错!现在的问题是,我不仅要为我的爱痛苦,我还要为程程的痛负责。想想在那样一个夜晚,程程是担负了怎样恐惧的心情跑到那个小男孩的家,又是怎样失落地守望在那个公交站台,让失望不停地打击着她柔弱的心!想到这些,我的心又一阵阵地揪着痛。

那天把妈妈送回家后,我就去了那个公交站台----我宿命里曾经甜蜜过又残酷无比的站台。

***亲,妮娜需要支持,没有账户的亲请直接帮忙点下【投票推荐】,有账户的亲再帮忙点下【加入收藏】【关注TA】哦,妮娜谢谢亲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