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换你一世情迷

第十一章 要不你把我判了

换你一世情迷 柯妮娜 3936 2011-08-29 12:58:09

  晚上回来,我赖在她房间里不愿意走。夜很深了,她催我:“阿昌,太晚了,你该回去睡觉了。”

我扒在床头柜上,歪着头,嘴巴搭在手背上,翻着眼睛看着她,跟她耍赖:“不晚,还早,我还想待一会,就一会会。”

过了一会,她又催我,我任不愿意,伸了一只手,拨弄着她的秀发。她开始哄我:“听话哦,再待天就要亮了,明天还要上班呢!”

她哄我的样子好娇媚,我更挪不开身子,屁股底下仿佛生了根,拔也拔不起来。我央求着说:“程程,要不今晚就不走了,我们就坐着聊聊天,明天再休一天假,就一天,好吗?”

她的眼神有那么一会闪过一丝犹豫,但最后又坚定了下来,继续催我回去睡觉,她威胁我说:“我还没裁判呢,可不许丧了志气。”

我盯着她,坏坏地说:“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你是巨号吸铁石,我是铁,你说怪谁?”程程又绯红了脸擂了我一拳。

我接了招,继续纠缠着:“要不你把我裁判了,你判了我,我就回去睡,要不我睡不踏实,总担心你一夜过了就变卦。”

她开始不理我,装着很生气的样子。我又去哄她,说:“ 好的,好的,我就回去睡了。你笑一个,要不你把我转正了,我就不烦你了。”

她真的冲我咧了嘴,笑了下,说:“这下行了吧,快睡去,要不明天真上不了班了。乖哦。转正的事我说了不算,还要看你自己的表现。”

我正琢磨着她最后一句话的意思,就被她推出了门。我在门外又跟她磨叽了一会,她好久都没回应,我想,算了,明天还要上班,先睡觉去吧,反正有的是时间。她也累了一天,让她也早点休息吧。

第二天,厂里忙得一团糟。师傅说发到河北的货出了点质量问题,客户要大批量退货,让我周末过去看看到底是什么原因。我本想推脱,但是看到师傅焦头烂额着急上火的样子,我又不忍心。师傅他老了,有很多事情已经没有精力去亲历亲为,我是他最信任的徒弟,这个时候我不帮他谁帮他?再想想自己还指望着师傅的提拔,不去是不行了。

和上次一样,我周五晚上出发。而程程周一早上要去新单位报到,我肯定来不及回来送她。程程倒是很大度,说我事业刚起步,要以工作为重心。我不放心,对她千叮咛万嘱咐,叫她去了新单位不要随便相信别人,特别是貌似有不轨企图的单身男性,晚上就在宿舍里,不要乱走动,闷了就给我发消息,要她不要心疼手机费,她的手机费我包了。我像个吝啬的葛朗台,恨不得她能活在真空里,连个眼神都不给别人。

她很听话,好像真的生离死别一样,表情凄凄艾艾的,直愣愣着眼神,嗯嗯个不停。我还交代她,去工厂不用带很多东西,带个报到的资料和洗换衣服就行了。到了周末我就去她下车的地方接她,她也答应了。

周日,我果然被滞留在河北,心急火燎。其实我们的产品没有什么大的质量问题,只是少数的料件在运输途中碰破了一点烤漆,那家客户是想以此为借口,要挟我们放宽付款条件或是给予更多的价格优惠。在征得师傅的同意下,我委婉地跟那家客户采购主管说,我们的产品没有问题,质量在同行中肯定是上乘的,我们的价格也有竞争优势,所以我们既不能放宽付款条件也不能给予更多的价格折扣,不过他如果能帮我们把问题搞定,我可以给他一定的回扣。就这样,问题很顺利地就解决了,我们只是损失了一点小小的回扣。等我凯旋而归时,已经是周一的晚上。程程早走了。

在河北的时候,我给她发了很多条信息,又啰啰嗦嗦地交待了很多事情,我的心里总是放心不下。她总是听话地应允着每件事,像只温顺的猫。那一刻,我看不见她皱鼻子的表情,猜想她鼻子肯定又皱了好多回。她说她只带了一些证件,洗换的衣服和那张购买手机卡的凭证。我还酸溜溜地告诉她:不要把手机号给男同事,特别是外地的单身汉,那些人整天都着急上火的,都不知道在想啥。她打趣了我一番,笑我太酸。我觉得,呃,我真成了葛朗台,连程程一个眼神都舍不得落给别人。

回来后,我们没有马上搬家,而是先把租房重新弄了一番。我买了架子床,在我的强烈要求下,架子床摆在朝北的房间。朝南的主卧空着,平时当书房,如果程程来了就给她住。我买了多乐士涂料,利用下班的时间将主卧涂成浅浅的蓝色,我还买了粉色的窗帘,粉色的床单。我花光了身上所有的积蓄,又死缠烂打地向哥哥借了300块钱。我还要去超市准备点东西。天气冷了,房间还欠一床厚一点的被子,我还想买一个简易的布艺衣橱。我还为程程准备了一双粉红色的毛绒拖鞋。我细心地为程程准备着每一样我觉得会用得着的东西,虽然她只是周末偶尔过来。

等这一切都买好,借来的300元只剩下十几块。最近我花钱像流水,一个月不到几乎花完以前一年才会花完的钱。可是我一点也不心疼,心里只是甜蜜的感觉。原来为自己心爱的人花钱是这样幸福的一件事情。我一定要努力赚更多的钱!

那天,结账回去的路上,看见一个精品店的橱窗里摆着一盏座灯,圆形,蓝色波浪纹灯罩,下面坐着一个文静的少女,穿一件蓝色的裙子,裙摆成喇叭形,带一些自然流畅的波纹。我突然就想起了那天早晨程程穿着蓝色的裙子晾衣服的情景。我敢肯定,程程一定非常喜欢这个台灯。

我想买下送给程程。老板说30元。我的钱不够,只好作罢,继续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往前走。没走几步路看见一个在路边摆摊的,卖手机卡及二手手机的摊位。我想起那只退了休的BB机,从腰间取了下来,问他要不要。那个摊主鄙视地扫了一眼,说十块钱。我说我买了还没用到半年,还大半新的。那人拿在手上看了看,又说最多15元,二手的东西,再新也是用过的。我太想买那一盏台灯,就没再坚持,卖了,然后宝贝似的买下那盏蓝色少女灯。

那个周六我们搬了家。我把最好的东西都摆到朝南的主卧,把那个房间布置得像新房一样,就等着程程的来临。

但是那个周日程程来不了。到了年底了,他们公司正忙着盘账,作为新人,她这个周日要代表财务部加班,做最出力也是最简单的事情:拿着库存表和仓管一起盘点仓库。我从她失落的短消息里感觉到她一百二十个不乐意。我也不乐意,我多想现在就陪在她的身边啊。可是她是新人,正是表现的时候,我能让她怎么办?我只有安慰她,说反正这个周末我们也要搬家,乱糟糟的,她来了我也没法好好地陪着她,让她安心地工作,我每天会给她多发几条短消息额外再多增加几个电话。她吃吃地笑了,说那还差不多。

那时候手机费特别贵,市话6毛一分钟,而且双向收费。我们俩个都舍不得用手机通话,她宿舍没有电话,她也不敢用办公室的电话,我们主要的通讯手段就靠短消息。

我告诉她我把她的房间布置成什么样子了,是什么颜色的窗帘什么颜色的床单,就等她着她来入住。她听了,貌似很开心,回复我的短信也暧昧极了,说她现在在A城一点也不觉得孤单,在公司也不再唯唯诺诺,她觉得自己有了依靠,人也自信了,再也不怕别人。

我知道她说的依靠是谁。我的心暖暖的,告诉她,我好想她。她回我说她也很想见我。我问她为什么不判了我,她说她是女孩子,要先等我开口。我立刻打了电话给她,说我爱她,希望她能做我的女朋友,她在电话那头哭了,说她愿意。我想伸手抚摸她的脸,可是长长的电话,连了我们的心却不能缩短空间上的距离,我能触摸到她的心,却不能触摸不到她的人。我觉得很难受,真希望长长睡一觉,醒来就到了那个周日,然而时间是个讨厌的弹簧,它在我最期盼的时候却越拉越长,我们的相思在我们频频的短信中涨成无际的大海,而时间却蹒跚不前,我们每个早晨都在焦急地数着今天已经周几,那时不能相见之苦真的把我们的心真被折磨得很痛。

太想念的时候,我们就不顾一切地打电话。电话响了,我总要先叫叫她的名字:“程程,程程,程程……”第一次,她奇怪地问我:“好不容易通个电话,不能说说别的吗?干吗老叫我的名字啊!”

我笑她傻:“不叫你的名字,我怎么能确定那个跟我讲话的人就是你啊。只要想到是跟你讲话,我就觉得幸福,叫你的名字也是一种幸福!”

她在电话那头吃吃地笑着,说世上没有比我更傻的人。

有时在电话里,我会向她汇报我的工作情况。她总是把我的工作看得比她自己的还重要。我知道,她是为了给她妈妈一个交待。偶尔的我会逗逗她,说师傅要我去见很色的女客户,怎么办。结果她在那边真的紧张了,然后拐弯抹角地盘问女客户的具体信息。看来她也是个醋坛子。不过我的醋坛子我喜欢,而且越醋越好。

人都说恋爱中人是疯子,这句话一点也不假,那段时间,为了叫程程的名字,为了一句我爱你,你爱不爱我,我们不厌其烦地表白着确认着,一天早中晚不知道要重复多少回,偶尔我发给她的消息,她回晚了,我都着急上火,猜疑半天,我总担心别人会偷走我的程程,只有听见她不停地说爱我,我才觉得踏实。

她好像也差不多,不过比我含蓄,如果我回她消息晚了,她会绕着弯子问我是不是忙了,见客户了,男的女的。

我觉得我一辈子的激情都在与程程相处的过程给耗干了。事实也证明,后来我对别的女人再也没有这样的激情。大概半个月不到的时间,我们的话费就没了,我又给她充了100块钱。现在短消息和对话都不能缓解我们对彼此狂热的思恋,我们最想做的最迫切的事就是见面。

我要求过去工厂找她,可她那个破工厂,管理森严,平时她出来也不方便。她劝我说将来有的是一辈子的时间,何必在乎这几天。是啊,将来是一辈子的时间,想想是多漫长的幸福。她还许诺我这次见面了,我有任何要求,她都会满足我。她说话时遮遮掩掩的口气让我想入非非。我问她在梦里可曾见到过我。她嗯了一声。我说我在梦里也见到过她,等她来了就告诉她那次梦的奇遇。

好不容易等到那个周六的下午,我们终于可以见面了。那天五点半不到,她给我发来短信,说她上了班车让我放心。他们公司很偏,工厂附近没有任何公交,他们除了乘坐公司唯一一辆班车去市区火车站附近外就再无选择。她叫我到火车站附近等她,说大概七点左右到。我担心她听不见我的短信,让她把手机设了振动,放衣服口袋里。她答应了,说到了火车站就消息我。

***亲,妮娜需要支持,没有账户的亲请直接帮忙点下【投票推荐】,有账户的亲再帮忙点下【加入收藏】【关注TA】哦,妮娜谢谢亲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