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换你一世情迷

换你一世情迷

柯妮娜

  • 现代言情

    类型
  • 2011-08-24上架
  • 193897

    已完结(字)
本书由言情小说吧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 你叫我阿昌好了

换你一世情迷 柯妮娜 2678 2011-08-24 13:41:12

  十年前我刚来到A市,还是个学徒工,跟一个快60岁的老师傅学车床打磨。每天早晨7点起床,挤一小时的公交,去一个作坊似的工厂上班,下午四点下班,再往回挤一小时的公交。

当时工资很少,1000块一月,已经算很不错。我的师傅,也是那个作坊似工厂的厂长,一直夸我聪明,让我跟着他好好干,说将来会栽培我。而他,在4年后真的实现了他的诺言。

当年,我之所以离工厂那么远地住着,是因为我有个又帅又聪明的哥哥,他在一家酒店做服务生,能拿小费的那种,他的酒店就在我们房子的附近,走路10分钟。哥哥平日沉默寡言,却非常有想法,他觉得酒店一定会有让他出人头地的机会。而我想,将来我绝对不会只是个打工仔。两个非常有想法的热血青年花掉收入的一小半,在这个类似平民窟的地方租了一间相对奢侈的房子,独间带窗户,有阳台。

其实我们的房间是从一个大房间里隔出的4个房子中唯一一个带窗户和阳台的小房子。一个呈躺下来的“7”字形走廊,贯穿4个房间,我们住在“7”字头上,和我们并排住着的是一对小情侣。走廊的尽头也就是“7”字的低端是个稍大点的房间,里面摆了2排架子床,住了8个同乡的女孩。在“7”字形腰部的那个房间一直空着。听物业的老李说,那间房子已经租出去了,是个女孩,可是人一直没来住。那个时候,我还没有意识到,将来,住在这个房间的女孩将改变我的一生。

贯穿四个房间的小走廊上有个门,我们每户都配了钥匙,但是白天,那个门几乎不锁。

我们的房子在二楼,出了我们的走廊,外面又是一个更大的圆形走廊,走廊的中间是个螺旋式楼梯,走廊另一面的墙壁上开了一扇扇的门,里面房型大概如我们四个房子一般。

一楼除了同样的租户,还设有公共厕所和淋浴房,供整栋楼所有租户使用。一楼对外的大门没有保安,社会上闲杂人员可以随意进出。

出大门,是一个狭窄的马路,没有公交车经过,只有自行车三轮车什么会在上面行驶,偶尔也有一两辆仿佛误入歧途的小轿车经过这里。马路的两边是一溜排的小商店,卖米的,卖小日用品的,还有很多小饭店,像卖麻辣烫,兰州拉面什么的,五花八门。不过每个门面都显得灰暗灰暗脏乎乎的。马路上时刻拥挤着很多人,有推三轮车卖日用品的,有摆着缝纫机在路边揽活的,有蹲在路边卖菜的,有卖羊肉串的,还有来来往往的人以及来回穿梭追打没人管教的孩子,既热闹又嘈杂。

出了我们这栋楼的大门往左走约20米,又有一个门通向另一栋楼,好似我们那栋楼的孪生姐妹或兄弟,里面的情况也一样,分一楼二楼。不过情况稍有点不同的是,这里的一楼有很大的一块地方是用来做公共厨房,里面有一长排黑乎乎的柜子,柜子台面上摆放了一个个小煤气灶头。下面的柜门都配了锁。

出了我们那栋建筑物的大门往右后方向,是一个长长的巷子,大概两百米左右。巷子的一边是一些理发店,美容店按摩店等店面。另一边就是一堵墙。墙的对面应拆迁了,但是还没有动工。听说这一带很快都要拆迁。

这条巷子是A城隐晦的地方,仿佛这个城市华丽的身下长出的一个肮脏的瘤子,白天,这里是沉睡的死角,然而每当夜幕来临,这里便是一片灯红酒绿,穿梭其中的人,都膨胀着耐不住的寂寞和欲望。

在巷子的尽头,是A市的另一条交通主干道。那里有一个公交站台。在马路对面是A市工人文化体育馆。那个体育馆早上5点开门,晚上11点半关门,穿过那个体育馆又是A市另一条主干交通大道。那条马路上又是车水马龙,不过在这里来来往往的人都很体面。

我们那对孪生建筑物原本是一座废弃的旧厂房,后来被大房东承租,稍稍装修改进后便变成现在所谓的公寓,其实那里更像一个的贫民窟。这里的房子大多昏暗不见天日,带窗户的,只是极少数的房子。

住在这里的,都是一些如蝼蚁般卑微忙碌的人,或来A市讨生活的外地人,或合租在一起的刚毕业的外地学生,或一些便宜的的鸡。总之,这是一个鱼龙混杂的地方。我和哥哥时刻都想搬离这个是非地,但是我们没有足够的钱,只好暂时寄居在这里。

虽然这里阴暗潮湿,是个罪恶贫穷的地方,看了也会让人心生烦闷,可是我住在这里,依然乐观积极。我相信,这里只是我暂时栖息的落脚点。

对面的8个女孩,是沉闷生活里的调节剂,我经常去她们的房间,和她们搭搭腔,吹吹牛。她们,都很欢迎我,有吃的喝的,从不拿我当外人。

那时,大家对旁边房子的主人充满好奇,大家都在想,为什么房子都租了,却不来住,空关多浪费钱,看来是个有钱的主。可是有钱,为什么要来这个鬼地方住?

四月的某天,下班后我在外面晃荡了很久,九点左右回来时,发现那个一直没人住的房子,却透出橘黄色的灯光,暖暖的,柔柔的,吸引着我的目光还有我的听觉。

那晚,我将门一直开着,留意着那边的动静,想看看到底是一位什么样的女孩,搞得这么神秘兮兮。但是那边的灯虽亮着,门却一直没有动静。直到第二天早晨6点左右,才听见那边开门声。我仿佛中了邪,一听见动静,便弹出房子。那个女孩在我前面慢慢下着螺旋式楼梯,背影曼妙多姿。然而天使的背影,恐龙的面容也不少见。

为了印证我的感觉,我从她身旁飞奔而下后,又装着忘了东西,反身折回,正好和她迎面碰上。才瞟了她一眼,我的心就咯噔一下,我的世界也顿时春暖花开!

她1米65左右的身高,偏瘦,高俏,三围很好。一头乌黑亮丽的头发随意地垂至肩旁,划出轻盈优美的弧度。白皙静谧的脸上两弯柳眉,配了一双清透的眼。她淡淡地瞟了我一眼,我的世界仿佛秋后平静的湖面立刻掀起无数涟漪。我守着自己突突的心,甜蜜地想我要恋爱了!

那天下班后,我心急火燎地回到住处,失了往常东逛西逛的闲心。我把那台破旧的,我和哥哥几乎都不用的自行车搬了出来,拆了链条,在走廊里慢慢地修理着。哥哥下班后,看见我,非常不解,问我脑子哪根链条搭错了?

6点半,女孩再次出现,她隽秀的脸上袭了淡淡的疲倦和忧伤,让我看了心生疼爱。我装着偶然看见一样,冲她微微一笑,算是招呼。她也很礼貌的冲我笑了笑,掏了钥匙开门。

我佯装着,问:“你是新来的,和别人合租吗?”

她闪着一双流光的美目,看了我一眼,浅浅的笑漫上嘴角。我觉得头晕。只她说:“我一个人住。如果有合租的,我也不会住到这里。”听她口气,好像她不喜欢这里的环境。

“啊,那我们是邻居,我住东面这间房。我叫李昌,他们都叫我阿昌,你叫我阿昌好了,以后有事就叫我一声。”我很热情地介绍着自己,希望能给她留下一个深刻印象。

她冲我微微点头,又是一抹浅笑。几句搭讪之后,我知道她叫周程程。程程,多好听的一个名字!我要是许文强就更好了!

如果喜欢本文,请帮忙收藏推荐。另外,妮娜在榕树下有一篇免费的文,《离人心上秋》,关于青梅竹马的故事,喜欢妮娜文风的亲可以去踩踩文,支持支持妮娜,连接:http://www.rongshuxia.com/book/5493014 谢谢亲们一直以来的支持!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