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祸妃:爷.非礼无视!

050 骨头的中分

祸妃:爷.非礼无视! 络青 1195 2012-07-07 08:11:15

    右相府里灯火通明,向来喜欢昏暗的宫素坐在偌大的书房之中,高大案台之后,那人支肘偏头,右手温柔的落在宠猫身上,十指轻挑细调,把本来就很柔顺服帖的白色长毛分开理顺的更加服帖。

  骨头转头怨恨的看一眼长得比自己还要好看的宫素,去你大爷的,老子不喜欢中分。

  骨头对中分的怨念很重,自从那天想去苏府刨点东西出来,被人悄无声息的麻袋套头以后,它深刻的感受到了丞相府主人的恶趣味。

  宫素一双手很是灵巧,把骨头的背上整齐的分出两边界限之后,拿起搁在一旁的眉笔,在中分上面画了一个小人,小人身子肥肿,龇牙咧嘴,大摇大摆的走在中间分开的那条路上。

  “你比你主子识趣,她像只狼崽子,你倒好,当真是像猫。”空荡荡的书房里面他一个人自言自语,骨头幽绿的眸子盯着他,老子不是像猫,老子就是猫好不好。

  “一边是荆棘满林,一边是康庄大道,你说,她怎么选?”

  骨头紧紧扒住桌面,一寸寸的往靠近门的桌子旁边移,来了来了,它宁愿一头撞死也不要再被这样恶整一次。

  “你跑什么,一会自然会让你见到她,来,我们先把毛修剪一下。”宫素兀自说着,不知道从哪里摸出来一把精巧的剪刀,沿着刚才梳理好的中分,贴着那条线,“咔嚓咔嚓……”细碎的声音在书房中响起,骨头闭着双眼,将头埋在双腿之中,这是耻辱啊……

  它是血统高贵的猫,自幼通人性,如人一样,对自己的外表尤其在乎,现在在宫素的手里……也不是没有尝试着逃跑,可是每一次只要它的爪子刚踏出丞相府以外的土地,就会被人一闷棍打昏,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对上的就是宫素这张死人非人,似狐非狐的脸。

  “嗯,不错,走吧,我们去等她。”宽大厚重的衣袍逶迤拖地,宫素勾勾小指,回眸一笑,骨头赶紧顶着它的新造型,夹紧菊花,小跑跟上去。

  今晚见了主子,一定要好好说说冤屈!

  月色宛如银水清辉,带着半掩朦胧的薄云,护城河水色碧青,映着晃悠悠的月色,照亮一人的狂奔的身影。

  是的,舒长歌在狂奔。她从醉名阁里面出来之后,听到的都是关于今晚宫中巨变的事情。

  “听说太子殿下牵扯到后宫逆反一案中。”

  “何止这样,我刚才过来的时候,听东门换班下来的城门侍卫说,东宫那边起了好大的乱子。”

  “东宫不是南齐娘娘住的寝宫吗?”

  “可不正是,也只有那位南齐娘娘才能牵扯到太子诩,依我看,按照凌亲王的手段,这一次,怕是没有以前那么安稳了,这乾京,快乱了。”

  “说什么呢!乾京不是还有那位在么,怎么可能会乱,就算是乱,只要有那位在的一天,就乱不起来。”

  “你说的是皇家的那个……”

  “走吧走吧,别说了,这入夜的露水还挺寒的,回去又该挨我婆娘骂!”说话的人觉得一阵风从头顶吹过,阴森森的刮的人骨子里面都是寒意。

  舒长歌最开始是走的很快,她越走越觉得心中不安,后来就改为小跑,最后,干脆放开身形,在深夜之中狂奔,似弧的身影在某处突然停下,因为速度太快,停的太急,她身子一个往前俯冲,差点冲到一人怀里。

  月色下,那人蔷薇色的长袍拖地怒放,身前是同色案台,台子上摆着精致的点心,一壶酒,两盏瓷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