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祸妃:爷.非礼无视!

041 我的女人

祸妃:爷.非礼无视! 络青 1487 2012-07-04 13:33:45

    “此人对常仪郡主不敬,押下去。”短暂的句子掷地有声,男人冰冷的语气瞬间冻结,所有的人都低伏在地,不敢抬头,凌亲王的铁血手段,是京城之中被禁止的话题,这个男人的所有作为,都在封王的那一刻开始被无条件的默认。

  舒长歌仰头望着京城的天,在这广阔深厚绵延的高墙红瓦之中,她连一只蝼蚁也算不上,她的生命,随时可能因为那些贵人们的一句话,从此万劫不复。

  “王爷,敢问草民如何对郡主不敬?”她笔直的站在人群中,轩辕凌的侍卫上前两步,将她团团围住,舒长歌挑了挑嘴角冷笑。

  “草民是个女子,就算是个登徒浪子,也应该找些好看的少爷们下手,岂会不知死活的撞到郡主的轿子里面去?”

  “郡主说无人能证明草民是个女子,这么多双眼睛看着,很好,既然你们的双眼被权势所蒙蔽,那我叫你们好好看看,看我是不是个女人!”她话音才落,身上牙色外袍已经飞起,落在那几个侍卫的脚下,接着是中衣的衣带被她缓慢解开,五指动作很缓,但是又似乎很快,像是急于证明自己的清白,却因为愤怒而稳不住心绪。

  安常仪站在丫鬟的背后,平静地看着舒长歌一件一件的脱下衣裳,垂下眸子,袖子里的手指一根一根放松,她的要,就是这样的效果。

  听闻太子殿下喜欢上了一个来历不明的女人,听闻那女人行事作风异于常人,安常仪向来是个心思缜密的,刚才在街头看见轩辕诩的侍卫跟一个胖女人在一起,动作亲密,又想到最近京城中的种种传闻,于是片刻之间,想出这样一番计谋,为了就是,让舒长歌清誉扫地————一个当街脱衣服的女人,就算是轩辕诩再怎么喜欢,也没有可能,踏进宫中一步,与其将心思花费在讨好一个不待见自己的人身上,还不如将他身边的人一一除掉,让他身边只留下自己,这样一来,便就不用再担心,他会心有旁骛。

  “住手!我能证明!我能证明她是女子!”人群之中,焦急的人声分来人群,自外面跌跌撞撞跑来,来人面色通红,看着众人围城一圈,圈子里的那女子神色凛然,冷静的脱掉外衣,汤淳意有生以来,做了第一个属于自己的决定,无论如何,他都要保护她!

  “是汤淳意大夫!”人群中有人认出他,惊讶长呼:“汤氏的长子嫡孙,怎么跟这人认识?”

  汤淳意先是急忙对着轩辕凌行礼之后,然后才稳住自己的急促的呼吸,迫不及待道:“我不仅认识她,她还曾经到医馆来看过病,她不仅是女子,还是我的……”

  “汤大夫!”舒长歌大声截断他的话,心里暗骂霍思聪讨打,存心将他叫来,以汤淳意的性格,她怎么会知道他要说出什么话来,“我是你的病人这件事情,与郡主怀疑我不是女人无关,你年轻气盛,不要逞强好胜,为汤家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汤淳意被她一句话堵死在喉咙里面,再想说出“未婚妻”三个字的时候,刚才的勇气在她的注视之下显得鲁莽,他伸手,“长歌……”

  “我倒要看看,是哪些人心怀不轨,是非不分,男女不辨!”随着话音最后一字铿锵落地,白色的中衣飞扬而起,兜住京城炙热的日头,在所有人的头顶,哗啦啦的浇下一片森冷凉水。

  至始至终,轩辕凌都冷然的看着人群中脱衣的女子,一言不发。

  “哟!是哪些人心怀不轨,是非不分,连我的女人都不认识!”快马飞蹄,银色长袍中翻滚着金色一线,从街尾飞驰而至,与凌亲王黑色森严的侍卫不同,当前一人白马金蹄,身后的人一律白衣滚银边,银色的丝线在太阳的照耀下,越发的让那一片白浪夺目,让那金色几乎就要喷薄而出!

  一小队人就这样策马狂奔而来,人群纷纷散开,唯恐慢了一步成为马下冤魂,一队人马直直奔来,随着第二人竖起右臂的手势而齐齐勒马,刚才还分散狂乱的马匹落蹄如一声,整齐而又利索的停下,就连马尾最后扬起而落下的方向,都是一致的。马背上的人看着围观的众人,亮出白森森的牙齿,露出招牌式的灿烂的笑容。

  京城里最牛逼哄哄的队伍————轩辕诩和他的金羽卫!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