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祸妃:爷.非礼无视!

034 毛贼,哪里逃

祸妃:爷.非礼无视! 络青 1242 2012-06-28 09:24:49

    前面两个丫鬟已经出了门,并未听到宫素的话,舒长歌的身子僵直在门口,保持着推门的姿势,往前走一步,她就能跨出门外,逃出生天。

  容不得她多想,屋内已经有不耐烦的轻哼之声传来,舒长歌缩回脚,捏紧双手,放在身侧,转身,掩门,温顺的答道:“是。”

  “毛巾在屏风后面的侧室里。”宫素淡淡翻身,带起水花轻响,舒长歌听到屋顶上有瓦片微微响了一下,她没有抬头,低头默默地转到屏风后面去,推门进去,对满屋的狼藉熟视无睹,伸手取了毛巾半跪在浴桶跟前。

  大半桶的热水,不知道哪里来的那么多的雾气,朦胧之中,从屋顶向下看,只能看见屋子里面有人仰躺在浴桶之中,微闭双眸,有人半跪在浴桶前面,伸手轻缓的沾水。

  舒长歌垂着头,两边长发落下来,遮住了她半面的容颜,肥肿的脸和身子在头发和衣裳的掩饰下,看上去没有那么显眼,乍看之下,只会以为是伺候沐浴的笨拙丫鬟。

  “后背。”浴桶里的人眼睛不曾睁开,在水中翻了个身子,把空荡光滑的背面向她,舒长歌手里毛巾浸了热水,慢慢地移到他的后背肩膀之上,她刚才取毛巾的时候,顺手在侧室里面取了一枚银针裹在毛巾里面,此时随着五指上移,毛巾在肩膀上来回搓擦,毛巾里的银针泛出湛蓝色银光微微闪动,她咬了咬牙,伸手重新将毛巾浸泡温水,这一次,毛巾放在了宫素的脖子附近,银针距离脖子的大动脉仅有一片指甲厚度的距离。

  屋顶上轩辕诩微蹙眉头,她太低估宫素,万一刺杀不成,那么,死的人,就是舒长歌。他肩膀绷紧,手指不由自主捏住一块薄瓦,霍思聪赶紧趁着他手里瓦片被捏碎的时候,抢了过来,指了指屋内。

  “前面。”宫素支着肘子翻了个身,长臂搭在浴桶外面,很是享受擦背的乐趣。

  舒长歌偷偷瞟了一眼,手往下缩了三寸之后,方才慢慢的挪到前面去,毛巾湿润柔软,水珠顺着他光滑紧实的胸膛滚落,热气蒸腾之中,宫素的脸微红,精致的鼻梁旁边,两片红云飞起,若早间薄雾之中,一抹飞霞自天边扬起,带着别有一番诱惑魅力的性感,舒长歌吞咽一口唾沫,手又慢慢上移。

  宫素闭着眼睛看不到舒长歌的动作,屋顶上面趴着的两个人却看的清清楚楚;舒长歌一颗心悬在手里的毛巾上,没有心思管其他的事情,屋顶上趴着的两个人心里却悬了一把利刃。

  宫素看似无意搭在浴桶边上的那只手,好巧不巧的,淡淡发红的中指正对着舒长歌背后空门的死穴上,换句话说,舒长歌毛巾里面的针还没有刺破他的皮肤,他只需中指微微下垂,顷刻之间,就能要她性命。

  轩辕诩再也忍不住, 豁然站起来,手里摸出一枚信号弹,弹指射向院子里面,信号站在院子里面滴溜溜的急速运转,大量烟雾瞬间升腾而起。

  他一边扔一边从屋顶跳下来,表情夸张,扯着嗓子大声喊:“毛贼!哪里逃!”

  霍思聪拉都拉不住,只好翻个白眼跟在他后面跳下去,连忙慌张而又惶恐的阻止他:“哎哟,太子殿下,你抓贼也要看看位置,怎么能跑到别人家的院子里去呢……哎呀呀,这是丞相大人的院子呀!”

  轩辕诩递给她一个赞赏的眼神,扭身下去,唱大戏似的一脚踢开门,“毛贼,快出来!本宫已经看到你了!”

今天是最后一天在校弄毕业的事情了,不出意外,明天恢复正常更新~~~~~承诺加更,来赔罪!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