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祸妃:爷.非礼无视!

035 表舅

祸妃:爷.非礼无视! 络青 1221 2012-07-03 09:26:55

    屋内舒长歌听到轩辕诩的声音,暗叫不好,担心之际,手中毛巾收回,连忙在一旁低着头跪好,想着他怎么下来了,然后一想,又觉得这样也好,至少不是在屋里发现的,只是下意识的,还是将肩膀缩了缩,避开门外某人的视线。

  “太子,你无礼了。”宫素并不惊慌,躺在浴桶里面眼睛微张,看了一眼之后又闭上:“本相正在沐浴,你闯入丞相府,是何用意?”

  他嘴角拉的微斜,似笑非笑,一副了然于胸,淡然的样子,问出的话也似乎并不急于得到答案,而是施施然起身,伸展双臂,望着门外不请自到的客人,轻笑一声:“更衣。”

  “嗷”的一声,霍思聪用爪子捂着脸跳到一边去面壁,她坚决不能看除了主子以外,任何一个男人的裸体,三遍!面壁的霍首领爪子第二次张了张,哎哟我的妈呀,真是香艳!

  美男出浴,宽绸绫罗飞鱼衫轻披在身,伺候的奴婢低着头,红脸不敢抬头看男人一眼,像是害怕那一眼看了,就让自己不可自拔的陷进去,再也找不回自我。男人微偏着头,两颊因为热水而染上的绯红,让肤色显出血玉一样的质感,他邪笑低头,秀挺的鼻尖在侍女的脸颊处,轻擦而过。

  “宫相!”轩辕诩气的差点直接冲进去,这老狐狸!

  “殿下。”那人不惊不慌,眉尾轻轻抬起:“现在不是在朝堂之上,臣对殿下不会拘泥朝堂之上君臣之礼,所以,殿下私闯臣的府邸,臣也不会向陛下告知……”

  轩辕诩嘴角翘起,挑眉骄傲一笑:“算你识相,本宫也并非私闯你的府邸,本宫是捉贼来的!”他说的介有其事,眼神安慰舒长歌:“别怕,我来救你。”

  舒长歌眉头拧成川字型,这两个人,都不是简单的主,一个欲擒故纵,假意大度。一个趾高气昂,就是不接茬儿。果然……

  “既然是撇开君臣之礼,那么殿下与我是否就要算另外一层关系?”宫素抚平本来就已经很平整的衣裳,依然是笑的让人觉得诱惑人心。

  “有小贼闯到你的府上,你难道不要搜查出来交换给本宫处置吗?那小贼还伤了本宫金身!”轩辕诩闭着耳朵装作听不见,从指甲壳上面找出一条“伤口”,毫不退让:“听说宫相府上有不少的补药,送两只人参给本宫养伤应该没有问题。”

  宫素间接性耳聋,一步跨出浴桶,拖着半湿的袍子,杏眸微微眯起,长指挑着自己的尖下巴,嘴角笑容更盛,长指滑出下巴,对着门口轩辕诩,勾了两下,语气温柔:“来,乖外甥,叫表舅。”

  轩辕诩脸色由红变紫,由紫变青,由青变绿,又由绿变成正常的肤色,他怒气冲冲大步向前跨进一步,扬着下巴,硬着脖子直冲宫素的方向,舒长歌以为他要拔剑,双膝跪着立马就变成单膝,准备趁着空子直接将宫素扑到,就算是打不赢,但是以她肥肿的身子,应该能压着那狐狸,拖延时间。

  轩辕诩已经冲到了宫素的脸前,两人身后,舒长歌已经站了起来,门外霍思聪手搭在腰间银色九节软钢鞭上,更远处,穿过丞相府里大大小小十七座门,正门外,不知道什么时候有了一群打扮奇怪的人,笼着袖子在门口转悠,时不时的往府里瞄上一眼,像是在等待什么信号一样。

  “表舅!”轩辕诩嬉皮笑脸,满意的看着宫素的嘴角抽了抽,“现在能让我找贼不?”

这次真的回来了,亲们,久等了,会好好对你们的~~~哈哈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