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祸妃:爷.非礼无视!

016 肿了?肿么了?

祸妃:爷.非礼无视! 络青 1293 2012-06-16 12:01:26

    “小姐!”菡萱双眼通红,坐在床边抹泪,“您怎么还不醒过来,奴婢请了大夫来给您看病,可是大夫说要等您醒……小姐!”

  舒长歌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客栈的床上,喉咙里面似火烧一样难受,“水。”

  紫菡却没拿水给她,急匆匆的跑出去,没过一会拖进来一个人,焦急道:“大夫,大夫,我家小姐醒了!你快来给她看看!”

  “水啊……”舒长歌无奈望了一眼桌子上面的杯子,看着丫鬟急着让大夫给自己看病,以为是自己的声音太小,菡萱没有听见,抬手指向桌子上————

  手抬到一半,她盯着那只位于桌子和床之间的那只手,眼珠子转了一圈,从人体运动轨迹学来说,那只肥的跟猪蹄一样的手应该长在她的胳膊上,肿的跟柱子似的胳膊,应该连着她的肩膀。可是从视觉心理学上来说,这只手,绝对不可能是她的手,笑话,她舒长歌虽然不是骨感美女,但是好歹多年保持,也从未进过微胖界,更别说这种肥肿型的。

  她不屑笑了一声,放下手,那女人的春药还至于让人出现幻觉……视线中的肥肿手臂猪蹄消失,她眨了眨眼睛,又抬手,看见猪蹄,放手,猪蹄不见,抬手,看见猪蹄,放手……

  “让我再睡会。”舒长歌觉得一定是自己出现了幻觉,要不就是睡肿了,再睡会以毒攻毒消肿就好了。

  “小姐……”菡萱抹了一把眼泪,要不是她偷偷跟着宫府里的轿子,发现路边的一个昏死过去的胖女人穿的衣衫跟小姐的一样,而且身上衣裳跟身体不成比例,她好不容易将小姐拖回来,一路上,众人指点纷纷,她才想到小姐可能是中毒了,赶紧去请了大夫来。

  舒长歌才转动一下头,真的就只转了那么不到十五度的夹角,她就感受到脸部皮肤碰到了枕头!她到底肿么了!

  “你是大夫?”舒长歌睁开肥肿的眼睛,撩着眼皮子也只能看见一道缝的视线,她说刚才怎么总觉得眼睛睁不开,还以为是自己没醒透彻,现在才清楚是肿的。

  “在下汤淳意。”大夫想了想,还是出口说道,一身浆洗的板直的蓝衣长衫,看着床上肥肿的女子,目光淡然,不吃惊不鄙视不因为病人的状态而有半点畏惧。

  “奴婢请了别家大夫,都不敢看小姐你的病,所以才没经过小姐同意去请了汤氏医馆的大夫,淳意先生一听说是小姐,就匆匆赶来。”菡萱连忙解释。

  舒长歌挑挑眉,发现这动作自己做起来有几分困难,索性放弃,看着那蓝衫男子,先前菡萱跟她说过,她舒家与汤家本来是世交,可惜汤家中道败落,汤家医馆名望贵族,自然不会再多看她这个孤女一眼,而这个汤淳意,她心中冷哼一声,她这具身体被抓紧苏府之前,他是她名副其实的未婚夫呐,现在看到她这幅模样,连她亲妈估计都不认识,只怕是心底早就乐开了花。

  “看病就看病,哪来这么多话罗嗦,大夫,把脉吧。”伸出肥肿的手搭在床榻上,舒长歌看他一眼,撇撇嘴。

  汤淳意提着药匣子,看床上女子已经面目全非,心中知道是汤家对她不住,可是他却还是喜欢她的,“长歌,我……”

  “大夫,我说你是听不懂人话还是不是人,拖着病人的病情不看,你还是个称职的大夫吗?”舒长歌不想与这具身体的过去有太多的牵扯,前缘旧事,随他去吧,她现在一个头两个大,自身都难保,哪里有心事去管那么多以前的事情。

  汤淳意是个不善言辞的人,被她一吼立马闭嘴,摊开药匣子老老实实给她把脉,手一搭上他双颊一红,试探小声说道:“你……你……你中了……春药?”

求、收藏、周末、加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