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祸妃:爷.非礼无视!

019 真假三小姐

祸妃:爷.非礼无视! 络青 1629 2012-06-17 19:56:30

    舒长歌躺在床上,双目睁开看天花板,菡萱买药材回来,按照汤淳意的吩咐熬好之后,喂给舒长歌喝下,身体里面微微的热度褪下。

  想来想去,想的是宫素那张前扁欠抽的脸,觉得下次要是遇到他,一定得想办法把这歹毒小人脸皮撕下来,看他笑的邪气的脸后面倒是长着怎么样的蛇蝎面孔。

  舒长歌之所以有这样的愤恨心里,完全来自于整个下午躺在床上无聊的心理小推理。

  她想的是,宫素明明知道手铐里面是春药,还下毒将她毒成这幅熊样,万一那春药真的是非男女之欢不能解,就算自己不要尊严,不要那一片薄膜,顶着这一副猪头脸,哪个男人敢碰她一下?

  退一万步来讲,若春药能解,舒长歌的鬼模样不能见人,除非找他要解药。

  退一步来讲,春药不能解,她就得先找他要解药……说不定到时候还会被人勉为其难的鄙视着吃干抹净!

  想通其中的关键,舒长歌活生生吸了一口凉气,肥手一拍床边,愤然而起:“卑鄙小人!”

  “小姐,刚才淳意先生说回去翻看医术,看能不能找到办法替小姐恢复原来的容貌,您别太生气,气坏了身子就不好了。”说完之后,觉得这话现在对舒长歌起不到什么明显的作用,丫鬟干脆把屋子里面的镜子什么的都撤了,连水盆都搬得离舒长歌远远的。

  “怎么,怕我想不开呀。”舒长歌见她的动作,知道她是为自己着想,只是她低头就能看见自己肥肿身子,不用想也知道自己现在根本就不能入眼,“没事,这副皮囊对我来说还没有这么重要,肿就肿吧,肿着总比别人当做替死的好。”

  丫鬟把门打开,水盆挨着走廊墙角放着,此时正是下午晚膳时间,客栈下面香味传来,舒长歌闻着香味,肚子也确实是饿了,“让小二准备些饭菜端上来吧,我就不下去了。”

  舒长歌倒不是怕自己丢脸,只是她现在这个鬼样子,她怕出去之后掌柜的找她算账————客人跑了怎么办!

  “是,奴婢马上就去。”丫鬟下楼连忙将湿手在腰间擦了擦,下楼去准备吃食。

  舒长歌重新躺在床上,想着自从来了这里发生的一连串事情,但愿那对母子没有她这么倒霉,不过按照那死女人的性格,就算再狗血的事情,她应该也能迎刃而解,更何况还有那个活宝小子!

  果然算命的说的没错,她今年遇祸星,忒不走运。

  “哐啷!”走廊门口,一声铜盆踢翻的声音清晰传来,“谁把水盆搁门口,害的本……我的脚给撞肿了!”紧接着就是拍门声。

  舒长歌听到耳熟的声音,眉头猛然拧起,这声音----脑子里面还没有转清楚,她就挪着肥肿的身体朝着门口扑过去。

  站在舒长歌门口的是苏月,她扶着门框,纱帽之后的面容恨恨的看着轩辕诩住的那间屋子,这男人到底懂不懂什么叫做怜香惜玉,她叫的这么大声,他也不出来看看。

  本来是想两人共住一屋,年轻气盛干柴烈火,凭着她的姿色,还怕把那小兔崽子烧不起意外来!结果两人分开住不说,中间还隔着一间屋子,她想动手脚也难。

  正在她苦思之时,开门就看到隔壁屋子门口放着一盆清水,思绪一动,抬脚故意将脚踝弄伤,谁知那扇门却关闭的死死的,她等了半天,也不见他出来。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挡着您的道了。”中间的屋子门被人从里面打开,一个臃肿肥胖的女人低头弓着腰从里面出来赔礼道歉,弯腰去拿水盆。

  舒长歌弯身的时候瞟了一眼纱帽下面的那张脸,精致的下巴,小巧的鼻子,皮肤似雪,却没有看到眼睛,纱帽遮挡的太严实,只看到一半。

  苏月趾高气扬的扶着门框低头,舒长歌态度谦卑的扶着门框捡盆,她身体臃肿,此刻弯身对她来说,比平时艰难几倍,手指碰到铜盆的一刹那,苏月抬脚狠狠一踢,声音压低,带着傲然气势:“没住过客栈吗?随便把东西放在外面撞到其他的客人怎么办?”

  舒长歌手下一空,她去势已经无法收回,捡盆的那只手撑在地上,肥肿身子失去平衡,歪在一边,跌坐在走廊上,看她咄咄逼人的下巴。

  她肥肿的双眼里透出的精光看的苏月硬生生后退一步,但是她自小骄傲,怎能在一个丑陋肥女人面前示弱,抬脚就要踢向舒长歌的腰间。

  “怎么回事?”轩辕诩的房门打开,少年斜靠在门栏上,抱胸看着纱帽少女,眼底已经升起一丝不耐烦的神色,但是很快又被压下。

  他低头看地上坐着的肥胖女子,那女子也看着自己,四目相对,他微微一怔,舒长歌已经快速的将目光转移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