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帝后:娇妻要出逃

006、针灸

帝后:娇妻要出逃 北漓夜 1375 2012-05-30 23:47:06

    自从上次不欢而散,雪颜倒也好些天没看见过雪知舟了,却能发现周遭的仆人一下子变多了。

  

  雪颜性子的改变,周围的仆人最能看在眼中,有些新来的年轻女婢甚至已经不害怕她了,反而觉得如今的大小姐好看极了,有气质极了。

  

  这些天,陶逸遥几乎是天天都来主堡,美其名曰给她继续诊察,两人几乎是默默无语的相处一室,但勿容置疑的,陶逸遥的确是个好看的人,除去性格冷淡之外,也是不错的人,年纪轻轻就有一手好医术,难怪那么多女子都爱慕他,这也是不无道理的。

  

  “又在品茶?”陶逸遥手里拿着药箱,熟门熟路的踏进她的闺房,瞥了她一眼,云淡风轻的问。

  

  雪颜举了举手中的茶杯,茶香芳香四溢,整个房间内都充斥了这种淡淡的馨香味道,就连陶逸遥也不得不承认,如今失去记忆的雪颜,不仅性格完全变得好多了,就连这泡茶的手艺也是有大师风格啊,平凡的茶叶在她手上一泡也变得好喝极了,真是怪哉怪哉啊。

  

  知道今日也是例行就诊,雪颜也给他准备了茶水,他先是接过之后细细的品味一番,这才打开药箱,拿出一根根银针来。

  

  “今天是针灸,你体内的毒需要排出来一些才行。”说着,一边将那些银针罗列开来。

  

  雪颜放下茶杯,扬了扬眉,有些纠结的望着那些银针,开口问:“扎哪里?”她现在可是个有未婚夫的待嫁小姐耶,这针灸的话......

  

  拿起银针的手微顿,凤眸微扬的看着她,眼中光泽闪动,幽深的光芒,教人看的不真切。

  

  “你还真是改变了不少。”不知为何,有声若有似无的叹息。

  

  雪颜闻言轻笑一声,戏谑的说:“你不是讨厌以前的我吗?如今做出改变,你们应该欢喜才是。”的确是有不少的人欢喜呢,譬如说那些百姓,譬如说那些下人,更譬如说......这具身体的父亲。

  

  陶逸遥淡淡的摇摇头,拿起一根银针在烛火上轻烤,语气平淡的说:“如今的你,和以前简直就像是两个人,总感觉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不是同一个人。”

  

  雪颜眼神微怔,僵硬的勾唇一笑:“陶神医也有这闲心说笑?不给我针灸了?”不知莫名的,总觉得有些心虚啊,毕竟是霸占了人家的身体,可对方也早已魂归西了,她只是替她重新活一次罢了,这么一想,她心中突然又有些好受了。

  

  陶逸遥没有接话,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示意她把袖子拉开。

  

  陶逸遥的医术的确没话说,所以雪城的百姓各个都很喜欢他,更希望他一辈子都能够呆在雪城。

  

  所谓医者父母心,在大夫的眼中,没有所谓的男女,只有病人之分,所以雪颜倒也没觉得什么,只是稍微有些尴尬。

  

  想当初前世在军营中呆过的时候,男人赤膀子都看见过了,也没什么害羞的。

  

  陶逸遥的神色更是淡然了,眼中毫无其他情绪,认真的将银针扎入那胳膊,可顾念人家也是个姑娘,是隔着一层薄薄的里衣的。

  

  有些刺痛的感觉,雪颜皱了皱眉,这具身体细皮嫩肉的,一看就知道是养在家中的千金小姐,不同她前世,早已被训练的拥有精壮的身姿。

  

  这几日她一直在调理这具身体,前世的武功心得都没有荒废,默默地理顺,已经打好了基础,她迟早会离开雪城出去走走的,现在只是在等待时机罢了......

  

  一晃眼,小小的胳膊上早已布满了银针,陶逸遥神色认真的另取一根银针,在她的食指上扎了一下,紧接着,那破开的小小的伤口中,竟然缓缓流出黑色的血液,这应该就是带有毒素的血液吧。

  

  两人因为都在观看着那染黑的血液,两颗脑袋有些靠近,明明不带任何感情,在外面的人看来,却是一副极其亲热的画面......

  ————————————————————————————————————————————————

  亲们点下页面的‘加入收藏’和‘投票推荐’,亲们的支持是夜夜写文的动力,夜夜会努力加油写的,谢谢亲们(*^__^*)~~~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