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重生泪:皇上,快给本宫哭!

080谁敢动我分毫!

    风雨过后,天地仍是一片混沌之色,分不出天际来。连空气也是潮湿的让人心情烦躁,就算是强行在风雨中活下来的花草,也正打着蔫,不肯吐露芬芳或是展露生气。

  

  然而,原本比暴风雨更为阴沉的帝都,此刻也随着风雨过后,稍见晴朗。至少,皇后的命保住了,虽然尚未清醒,而皇子也有危险,但在皇后康复之前,皇帝断不会再杀虐,折了皇后与皇子的福。

  

  所以,皇帝也不会因此大举迁怒!

  

  而这偷偷兴奋的人中,数桃妃的娘家冯氏一族为最!

  

  所谓弃车保帅,在桃妃刺杀皇后,且误伤了皇上,又在失去龙子且差点害了皇后腹中的龙子之后,更是连保全桃妃的举动都没有,以军机处的中堂大人,桃妃的父亲——冯西尧为主。

  

  而在朝堂上,与冯家敌对的几派,则难得的齐心,弹劾桃妃行凶一事,请求交大理寺卿法办。但是,皇帝一句家务事,自有家法处置,再也无人敢冒犯天颜。

  

  只不过,皇帝对皇后的宠爱,是人尽皆知的,即便龙戟忝此刻不拿冯家的人陪葬,大家也心知肚明,冯家的气数尽了!就如同当年的楚家一般,只是灭亡的时间早晚而已。

  

  皇宫内,桃妃暂时被幽禁在她自己的寝宫——桃源殿,所有用度暂未减少,也没有行刑逼供,这是楚舞衣和楚梦娴共同商议的结果。她们想在宫里立足,必须学会审时度势,桃妃那边有太后撑腰,她们不敢妄动。

  

  何况,尹一笑醒来后,必会亲自报仇,她们也没必要结下这个梁子,让自己难做人!

  

  “桃妃姐姐,妹妹并不想与你为难,但你说是皇后害你流掉了皇子,可有证据?”坐在贵妃椅上,看着病榻上的桃妃,楚梦娴柔声的问着,听话口像是要为桃妃翻案一般。

  

  轻笑了一声,桃妃抬眸瞥了一眼楚梦娴,又瞄了一眼坐在楚梦娴身边的楚舞衣,那冰冷的容颜和一身刺眼的紫衣,都让她看的心里不舒服,甚至有些发慌!

  

  当楚蝶衣被处以极刑的时候,她曾躲到一旁偷看,那张绝世的容颜就算化成灰她也会认得!而楚蝶衣最后的诅咒,她每每想起来,都会颤抖!

  

  “报应,这就是报应!”冷冷的笑着,桃妃的泪水冲破了眼眶,决堤而下,在笑痕下更显得凄凉。望着楚舞衣,桃妃继续苦笑道:“不管你是谁,就算你和楚蝶衣再相像,你也只能做她的替身!但是,皇上可以为了皇后杀了楚蝶衣,如今的紫妃也不过尔尔罢了!”

  

  “桃妃姐姐说的是。”楚舞衣平静的颔首,对桃妃没有半丝的同情。谁让她怀的是龙戟忝的骨肉,就算桃妃的孩子还在,她也会想办法让那个孩子消失!但是,桃妃仍有她的价值存在,何况有楚梦娴在场,楚舞衣不想在她们面前展露心思。“皇上命我与楚妃来调查真相,还忘姐姐能配合。否则……”

  

  “否则怎么样!?”突然坐起身来,桃妃声嘶力竭的喊道:“你们敢动我吗?太后是我姑妈,在这后宫里,没有她老人家的许可,谁敢动我分毫!”

  笑笑求推荐,求收藏,脚印和打赏拉!(羞羞的转身,笑笑安静的爬字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