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重生泪:皇上,快给本宫哭!

078紫妃附体!?

    徐步跟在龙戟忝身后,楚梦娴提着已经被雨水浸湿的长裙,表情平淡。虽然不知道皇帝叫上皇后的贴身宫女,又叫上她来,所谓何事。

  

  但所谓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饿!她的意思是没有把柄在皇帝手上,还可能是皇后的救命恩人,倒也没什么可害怕的就是了。

  

  走进外厅,楚梦娴静立在一旁,垂首不语,静候皇帝的表态。

  

  不过,一个被感情锁左右的帝王,她真的不认为有多么的可怕,即便龙戟忝曾做过很多残忍的事,但她已经找到了自己的‘靠山’,倒也不畏惧。

  

  “逐月。”沉默了一会,龙戟忝松开紧皱的眉头,问向一旁还在抽噎的逐月。“皇后是何时会跳凤舞九天的?”这个结不解,他的心就无法平静。

  

  但是,凤舞九天的难度极大,若不是有武功底子,身体又极度柔软的女子,根本跳不来。而这舞,是楚蝶衣自己所创,别人想学也根本学不来!

  

  因为,凤舞九天的奇特之处,在于它可以用任何的音乐来演绎,共分十八种韵律,除非是楚蝶衣亲自展现,就算是她亲授之人,也学不到起精髓。

  

  然而,素来对音律不甚喜爱的尹一笑,她根本不可能知道这种舞蹈,至少未曾亲自看过!

  

  “娘娘从来不会啊!”逐月一惊,抬起眸子来,忘记了身份的直视龙戟忝,其震惊的眼神,令人无法怀疑是在说谎。

  

  不会?龙戟忝的没心又一次的有了折痕,并且更深。“不会?”重复这逐月的话,龙戟忝再度陷入沉默。

  

  一时间,在场的三人各自沉默着,各有所思。

  

  一时间,偌大的正厅内,除了三人的呼吸声和窗外传来的树枝摇曳之声,再也没有其他。沉默的气氛,像是在空气里加了凝结剂,使人呼吸也变得不顺畅起来。

  

  “那么……”抬头看了一眼神情复杂的楚梦娴,龙戟忝复又开口问道:“皇后去金銮殿献舞,并且穿了一身……”将紫妃两个字咽下,龙戟忝顿了下又道:“皇后身穿紫衣,这些你也不知吗?”

  “皇上恕罪!”咚的一声跪倒地上,逐月叩首道:“逐月见娘娘身子弱,又不放心其他人经手,便亲自去御膳房为娘娘准备养身的汤品,可逐月回来后却不见娘娘在宫中,这才一路寻到金銮殿。至于皇上刚才问逐月的话,逐月尚未理解,请皇上明察。”

  

  对于逐月对尹一笑的衷心,龙戟忝是知道的,便也不做怀疑。

  

  大手一挥,龙戟忝示意逐月起身,低声似是自“一个人怎么会有另一个的感觉?一笑不可能是楚蝶衣,绝对不可能……”

  

  “皇上。”一直不曾发表过意见的楚梦娴忽然开口,向前走了两步,立在龙戟忝身前,低柔的开口询问道:“皇上所说的楚蝶衣,可是曾经的紫妃娘娘?”

  

  猛地抬起头,被问到禁忌的龙戟忝冷眼望向楚梦娴,对于这个才进宫便对宫中往事所了然的楚国公主,立时没了好感。

  

  “皇上恕罪!”盈盈下拜,楚梦娴并不慌乱,甚至是抬起有些委屈的眸子,继而说道:“臣妾并不是想提起宫中禁忌。但事关皇后姐姐,请恕臣妾直言,皇后娘娘是不是被那紫妃附体,或是……”

  (欢迎支持笑笑的其他文,如《宫殇:妈妈,父皇是坏蛋》《血嫁:嗜血丑妃》,谢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