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重生泪:皇上,快给本宫哭!

032怪异婚礼

    是夜,天空上飘着薄薄的浮云,繁星寥寂的点缀着,为天上的残月增添了几许神秘的光辉。

  

  随着晚风而摇摆的树影间,偶尔得见几缕身影飘过,似幻觉、似鬼魅,将寂静的夜空染上了诡异的色彩。

  

  因为尹一笑昏迷,被招赘的随行侍卫¬——燕八,在龙戟忝的暗示下,请求主子留下来在宫家修养并喝完喜酒再走。由于时间仓促,所以,宫家的这场婚礼简单的在自家的院落中举行,除了宫家人和龙戟忝所带的人,再无其他客人。而新郎官胸前佩戴一朵红花,新娘身上披了曾红色的薄纱便算是新人的吉服了,连红盖头都没有准备。

  

  宫府主屋内,宫锂端着酒碗,与未来女婿豪迈的对饮着,笑声不断,而为宫锂斟酒的宫月则是娇羞无限,一双水灵灵的眸子不时的向未婚夫婿瞟去,欲语还羞的眼波流转着,连身为女人的尹一笑见了,都不禁为之迷惑。

  

  这个女子,还是那个从小和楚家姐妹玩到大的宫月吗?为何她笑的如此妩媚,虽不风尘,却已没了巾帼的英气。尤其是那柔若无骨的柔软腰肢,好似从未习武,那纤细柔嫩的手指也不像是握过马鞭,拿过箭羽的。

  

  但,宫锂还是宫锂,没错啊!坐在龙戟忝身边,尹一笑尽量的让自己表现的很平静,可周遭的一切却都让她感觉到不寻常。尤其是宫锂父女,太过热情的他们,就好像是在演戏,那豪迈的笑声中都隐约透着虚假!

  

  “夫君,燕八可是这一辈里第一个娶妻之人呢!咱们是不是该敬上一杯,然后和亲家公好好的喝上一场,让小两口早些洞房,免得浪费千金啊!”笑着握起龙戟忝的手,尹一笑淡淡的说着,眼角眉梢尽是笑意的朝燕八和宫月这对连喜服都不曾穿,却拜了天地的新人。

  

  “娘子说的极对,是为夫疏忽了。”拉着尹一笑的手站起身来,龙戟忝举杯敬了新人一杯,在尹一笑欲饮尽杯中之物时抢了过来,龙戟忝笑道:“内人今日身子不适,这杯酒由在下代饮,宫将军莫怪啊!”

  

  说罢,一饮而尽,龙戟忝身子微晃,连扶他的尹一笑也被一并带坐在椅子上。单手抚着额头,龙戟忝哈哈大笑道:“真是酒不醉人,人自醉。才喝了几杯酒,就头晕了。宫将军的酒,果然是好酒啊!”意有所指的说着,可龙戟忝的笑声却是那样的爽朗,而吐字不甚侵袭的话语中,带着几分醉意。

  

  不着痕迹的寻望了一圈,看着自己所带来的燕卫已经醉得七七八八,龙戟忝嘴角缓缓上扬着,用力的回握着满是冷汗的尹一笑的手,甩了甩昏沉沉的头,脑袋里一片浆糊似的,视线也变得模糊不清。

  

  将龙戟忝的变化看在眼里,宫锂哼笑一声,道:“龙爷说笑了,老夫一介武夫,不过是喝些粗酒,哪里懂得珍藏呢!”宫锂呵笑着又饮尽一碗酒,手中把玩着酒碗,头也不抬的对宫月说道:“月儿,你家夫君不胜酒力,还不陪他进房休息。这里的客人,自有为父照应。”

  (稍后更新哦@亲们多多支持啦1)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