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重生泪:皇上,快给本宫哭!

003生命交换

    今天,何尝不是尹一笑昏迷了四年的日子,也是他为她报仇的日子!“行刑!”半垂着眸子,冷冷的看着未施脂粉却比往日更美的楚蝶衣,高坐于台上的龙戟忝残忍的勾起唇角,薄唇随意的开启,便掀开了令人惊悚的一幕。

  

  随着帝王那一声令下,侩子手立即就位,站在刑场的最后,手中系着红布的钢刀举起,一口烈酒喷洒在刀刃之上,在阳光下泛着清冷的光芒,透露着死亡的气息。

  

  这是他们对死者最后的尊重,亦是代表着要送犯人上路。尽管,今天刑场的人并不该死,可那与他们何干呢?总之,有仇,不要来找他们,这一刀下去,不过是让活受罪的人得以解脱罢了!

  

  “娘娘,得罪了。”邢台之上,楚蝶衣身边走过另一名身穿灰衣的侩子手,相貌平平,一双细长而微肿的眼睛盯在楚蝶衣身上,散发着诡异的光芒,却不是为她的美色,而是在想从哪里下手,才能完成一幅完美的作品。

  

  要知道,皇上有旨意,楚家多少条人命,便要自紫妃娘娘身上便要割下多少块肉来,并且保证紫妃在那些人被砍头之前不能断气。否则,就让行刑者的身上有多少道伤口!

  

  手里把玩着带尖的短刀,灰衣男子步步逼向楚蝶衣,对她苍白了的脸色毫无同情怜悯之色,对身后楚将军那被绑缚着唇齿而发出的闷吼声更是毫不畏惧。这可是他出师以来,第一次重大的任务,自然不愿有所闪失。

  

  至于他要对谁行刑根本不重要!任何朝代,冤狱都多如毛发,区别只是在于有些人能进入史书。而他,或许也可以借紫妃娘娘的光,在历史上留名也说不定。

  

  对灰衣人的打量,楚蝶衣毫无感觉。但是,身后的家人所发出的闷吼声,却声声刺痛她的心,逼得她不得不屈膝!“皇上!”楚蝶衣突然转身跪在邢台之上,急急的唤道,身子匍匐的下跪下去,行了最大的礼节。

  

  见楚蝶衣跪地行礼,龙戟忝抬了一下眼皮,淡漠的开口问道:“哦?莫非爱妃怕死不成?”龙戟忝玩味的看着楚蝶衣,淡淡的勾起唇角,眼里满是嘲讽。原来大将军的女儿,也是贪生怕死之辈,还以为她会有巾帼之风呢!“若是爱妃不想受这凌迟之罪,朕便念在夫妻之情成全于你。本族之内,你随意的挑选一名近亲,让他来代替你承受着凌迟的罪行,如何?”

  

  听闻龙戟忝的话,楚蝶衣勾起唇角,双膝依旧跪地,腰背却挺的笔直,无声的对龙戟忝表达着她的决心。那双曾温柔似水的眼眸里只剩下浓浓的恨意,对她曾深爱着的男人的恨意。“臣妾听闻家妹军前因身受重伤而被人救走,如今生死不明。若臣妾挨得过这一千三百九十二刀,能否请皇上不要再追缉家妹,无论生死皆给她一片安详?”

  

  深深的望着曾爱入骨髓,如今却恨入经脉的男人,楚蝶衣用力的想要记住他的容貌。但愿,生生世世,都不再见面,否则她定当讨回这笔血债!

  

  怔怔的看着神色坚定的楚蝶衣,龙戟忝万万没想到楚蝶衣开口不是为九族,更不是为她自己而求情,反而是为了那个极可能香消玉殒的胞妹求情。

  

  要知道,射在楚舞衣胸口的那一箭,是他派人做的,可以说是必然的九死一生!

  

  因为,楚舞衣实在是难得的将才,若不是他希望楚家军这一仗打败,想要楚家人九族的性命,还真舍不得杀了那位娇滴滴却不让须眉的女将军呢!

  

  半响,龙戟忝掀起唇角,诡异的低笑着。俯首,在怀里的睡美人耳边低语了几句,却是无人能听的清楚的音量。但那一动作,却在在的说明了他对皇后的宠爱,究竟的如何与众不同。

  

  “好,朕便依了你。”笑看着楚蝶衣坚决的神情,龙戟忝眼里多了一抹欣赏的神色,却如同在看陌生人一般,把即将的凌迟之刑当做是热闹一般,眼中闪烁着兴奋的色彩,直叫楚蝶衣看的心痛不已,却只能黯然神伤……

  (亲,喜欢笑笑的文,记得收藏,推荐和留下脚印哦!笑笑所有的文都在等候亲们的足迹。亲们支持,笑笑更新有动力啦!么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