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烈爱:姐姐,请对我负责!

chapter 76 深受刺激

烈爱:姐姐,请对我负责! 月落落 1441 2010-07-29 09:10:18

    两人低头看着眼前的女人,这是他们的亲人。虽然身体脆弱,还时常发病,可是,这个女人用她的勤劳和努力,让宁芯儿读完了高中,让宁小珂上了大学。

  一个女人,带着一个十二岁的女孩,再加上一个还不能走路的男婴,生活……那时候的日子真的很苦。

  所以,现在该是他们两个照顾这个女人的时候了。

  也许是安眠药的原因,也许是因为哭累了,宁辛琴睡得很沉,连紧紧笼着的眉毛也舒张开了。

  宁芯儿大大地舒了一口气,拉着弟弟从卧室里出来:“今天又怎么了?”

  宁小珂甩了甩有些发麻的手,表情严肃地压低声音说:“刚才,妈妈本来在阳台上晒衣服,往楼下看了一眼,就变成这样了。”

  宁辛琴向自家那个晒衣服的小阳台上看了看,果然看到散落一地的衣服和衣架。

  叹了一口气,宁芯儿一边向阳台走过去,一边问弟弟:“又看错了。”

  宁小珂低头,好一会儿才开口:“妈妈没有看错,我也看到了,是那个来我们学校找我的男人。”

  宁芯儿拿着衣架的手抖了一下。“啊”的一声,木制衣架上的一根木刺戳进了她的食指,

  “姐,怎么样了?”宁小珂连忙跑过去,将借宁芯儿的食指抓住,有些不忍地抱怨道,“姐,怎么这么不小心啊。”

  宁芯儿呵呵一笑,没当一回事。

  宁小珂紧张地将姐姐拉到窗台边光亮的地方看了看,开口说:“很大的木刺,要马上挑出来,要不然就会发炎了。”

  说完,就跑到房间里找了根针。

  宁芯儿没有感觉到弟弟的离开,她满腹心思都在想着——该怎么办!

  有些事情过了十几年都躲不过,有些人总是那么阴魂不散……那个男人明明是他的罪恶,为什么要将烦恼带给他们。

  既然这样,也只能让他完全死心了。

  小珂已经从屋里拿了针,又去厨房用火烤了一下,然后小心翼翼地抓着宁芯儿的食指,准备将刺挑出来。

  “姐,疼你就说出来,我会小心一点的。”宁小珂还没有完全发育好,声音还没完全变透,还带着一点儿小孩子的稚气。

  “嗯。”宁芯儿无所谓地应了一声。

  宁小珂的动作很小心,那根针仿佛存在着异样的吸引力,很快就将藏在宁芯儿指皮里面的小木刺挑了出来。

  “姐,好了。”宁小珂松了一口气说。

  宁芯儿低了低眼睛,忽然抬头对宁小珂说:“把顾天臣的电话给我,明天我去找他。”

  “叮”的一声,宁小珂手里的针掉落在地,他楞了一会儿,连忙弯下腰将针捡起来:“姐,你找他有什么用?”

  “告诉他……离我们远一点。这么久了,他还嫌没有把妈妈折磨够吗!”宁芯儿很生气,那些被埋葬的记忆,这些日子里,一点点涌出来。

  带着让人郁结酸楚。

  说完,宁芯儿又转头按住弟弟的手臂两侧,开口道;“他应该也以为你是他的儿……恩,他要测试DNA,我们就让他测……但是绝对不能让妈妈知道。小珂,就算说有的证据摆在面前,你也绝对不能让妈妈知道,那个时候,那么心里医生就说过妈妈其实为自己编织了一个梦,在她的这个梦里你就是她的亲生儿子,而你是这个梦的支柱,如果你在妈妈的梦里消失了……她就真的毁了。”

  宁芯儿喃喃地吐着这些话,看弟弟的眼神里带着请求,更带着警告。

  “我知道,我知道,姐。”宁小珂将紧紧地抓着他的手慢慢地拿下来,好让她放轻松,“小珂都知道,小珂是一个天才。姐姐不用担心。”

  一个让人安心的可爱笑容。

  宁芯儿疲惫地“嗯”了一声,有一种全身无力的感觉。

  手机的声音响起了,宁芯儿看着手机屏幕上的“逸灼”两个字,忽然感觉一阵清风吹过。

  真好,有一个能依靠的人真好。

  “芯儿姐姐,我是小灼。”手机那边淡淡的声音传来,“今天开心吗?”

  宁芯儿一边拿着手机一边往自己的卧室走去,因为久站,她的脊椎又开始痛了。

  宁小珂楞楞地看着姐姐消失在自己面前,转头看了看阳台上还没有晒好的衣服。苦苦一笑,乖乖地走过去,继续将那些衣服晒好。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