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王爷,臣妾皮痒痒

049 痒痒与闹闹

王爷,臣妾皮痒痒 天禄养德 1362 2010-06-15 23:13:12

    “我说哥们,幸亏这官兵没骑马,我这二轮车可没马蹄子跑得快。”

  埋在一家农舍的稻草堆里,我指着杀手的鼻子大骂:“你丫要是连累了姑奶奶我去坐牢,做鬼我也不会放过你!”

  “白闹。”杀手闭着眼皱着眉说。

  屁吧你!

  “我救了你,你竟然说我白闹!不知好歹的东西,我这就报官兵来捉你,你可是值百万银两呐!”本来我还想为了男色牺牲金钱,毕竟幸福生活不能用金子来衡量。

  哼,看你这态度还是趁早能断则断,这没良心的,就算有也是黑的。

  “瞪什么瞪,眼大了不起啊你!说你怎么了,你个死孩子,有你这么报答救命恩人的吗?笑,笑屁啊笑!”

  不行了,我实在抵挡不住这一轮一轮的美男冲击波了。一汪潭水般深邃的黑眼珠一动不动地看着俺,完了,我快休克了。

  终于杀手开口了:“首先,谢谢你救了我。其次。我没瞪你,只是看你。最后,我在笑你,你要说我是笑屁那就是吧,既然你那么喜欢当屁。”

  小样,口才不错呐,比试比试不?

  “还有,我没说你白闹。我说,我姓白,单名一个闹字。”呃……

  感情刚刚我是真的白闹了啊。

  我挠挠头皮不好意思地说:“我叫皮痒痒!”抬起头,白闹反应不对头啊,咋不笑呢?

  我重新介绍:“我说我叫皮痒痒。”

  还没反应啊。

  “你不觉得我名字很搞笑吗?”我好奇地问。杀手果然是与众不同哇,冰冰凉的。

  白闹点点头:“是挺好笑的。”

  “那你为什么不笑呀?”我盯着白闹的脸蛋儿,极品货色呐!

  “我腿疼,想哭,笑不出来了。”白闹呲呲牙。

  啊?我低头看看白闹的腿,诶呀!跟刚扒了肉膘的猪排骨差不多。打哆嗦了我。

  这小细腿,跟俺家空空差远了(啊呸——)怎么还老想起空空呢?没志气!要一心一意知道不?

  “哎,闹闹,你真的刺伤了太子吗?”虽然我没有职业歧视,还是问清楚比较好。太子人又不坏,要真出了事我担待不起啊。

  “有区别吗?现在人们都以为是我伤了太子。”白闹满不在乎地撇撇嘴。

  喔喔~“那就是说你被人陷害了呗。”呼呼,总算松了口气,闹闹是个好人哪。

  冷场了……

  我都快睡着了,白闹突然抓住我的手。不会吧,这么快就想以身相许哪!

  “痒痒是吧,这个给你,算是再帮我一个忙。好好藏起来,不要给任何人说,也不要让任何人看到。拜托了!”白闹一本正经地说。

  我看着手心多出来的一块黑色吊坠,哇~好漂亮喔。

  虽然我不懂珠宝,但是有一个暴发户妈妈,世界著名的珠宝首饰也见了不少。

  竟然没有一个比得上这个黑黑的圆圆的坠子,“让我保管可以,但是你得保证这是你自己的东西!”

  万一白闹是杀手兼偷天大盗,这宝贝是黑货,招来杀身之祸我不冤死啊!

  白闹扒开稻草堆,看了看外面:“痒痒放心,此物是我白家祖传之物。

  只是白某深陷泥潭沼泽,不便携带在身,你就暂时代为保管。

  他日白某定会登门拜访,取回此物并答谢你的救命之恩。”

  说完,从腰间取出一个信号弹,发射至天空,不一会儿,一个戴草帽的白衣骑士来了。

  白闹跃上马背,对我挥挥手:“告辞了——”

  呃,这样就完了?什么跟什么嘛!

  我摆弄着手里的吊坠,宝贝呀,一看就是。漆黑色椭圆型宝石,感觉像是一只眼睛,怎么看怎么有灵气。

  更诡异的是,宝石有一块凹了进去的地方居然镶嵌着,不是,是长着一颗泪珠型黑珍珠!真的,仿佛天生就是连在一起的。

  哎!比我妈脖子上那个强多了。

  既然答应了人家,就好人做到底吧。放在哪里好呢?

  我摸摸自己的身上身下,有了。撩起裙子,我看看自己的肚脐环和腰链,简直是绝配呐!

  正好把坠子钩在腰链上,忒漂亮了。

  贴身宝贝,这下你跑不了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