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王爷,臣妾皮痒痒

王爷,臣妾皮痒痒

天禄养德

  • 古代言情

    类型
  • 2010-05-30上架
  • 81568

    已完结(字)
本书由言情小说吧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001 皮痒痒之光荣革命

王爷,臣妾皮痒痒 天禄养德 3079 2010-05-30 16:51:06

    “皮痒痒,你不要老是挖鼻孔、抠眼屎、成天翘着二郎腿,这太不淑女了。你说说哪里像我,根本不是一个档次好嘛。”我翻了翻白眼,老妈整天就这么几句也不知道换换词,没点创新能力还怎么在这创新型社会混啊。

  “你看看妹妹皮真真,比你还小了一岁,怎么就比你还懂事儿,哎呦!我的内个娘唉,都是我给惯出来的。我一个妇人家家的,一定是那玉皇大帝没开眼,让我早死了丈夫,还生了个气死人的主儿。”

  妈妈拎起我,“走,你一定是中邪了,要不就是被附身了,我给你找了个算命先生,去去你这身晦气。看看你这样子,我是上辈子没烧够香了,还是祖上没积够德了?你都要17岁了连个成熟女人样都没有,将来怎么找好对象怎么教育后代啊……”

  拜托!你见过17岁的成熟女人吗?你以为谁都是刘亦菲大姐姐啊!

  妈妈开着她那拉风保时捷翻山越岭、吃苦耐劳的,终于到神算家了。

  靠,这算命的住的地方跟长城拐了十八个弯儿似的,整的跟世外桃源似的,您老不会真以为自己是隐居先生陶渊明吧?

  这热死人的夏天,小狗都趴在地上装死,我也缩着脖子装死。这算命先生一只眼让层黑皮条蒙上了,原来是个独眼龙。还真当自己是半仙啊,切!以为自己是怪盗基德啊你!

  “这是天机,不可对外人说也。”独眼龙对妈妈说。

  妈妈被赶出去了喂蚊子了,好可怜。

  对着我的生辰八字研究了几分钟,独眼龙掐指一算。

  将星之命:文武两相宜,禄重且权高。

  什嘛意思?我能文能武?放屁!是能吃能睡吧…

  是说你大富大贵,当大官的料。独眼龙摆出了高深莫测的笑笑说。

  呀,我鸡皮疙瘩掉了满地。

  华盖之命:心高气傲,孤芳自赏,如遇良缘,不弃不离从一而终。如所托非人,则远离尘嚣常伴青灯。

  啥米?一辈子就吊死在一棵树上,要不就出家当尼姑,老头你是这个意思没错吧?

  独眼龙又露出了那种“我知道所有你不知道的事情”的表情。

  真想把你那只眼也打瞎喽。愤恨。我要用我的眼光杀死你!臭瞎子。

  “看来你不相信我所说的,”独眼龙诡异地一笑说,“你今年有天劫。你肚脐左边有颗红痣,你回去一定要看看。到时你自然就相信了。”

  老头你多老了还想吃我豆腐,想得美。况且我活了17年了哪里有痣自己还不知道。哼!除了肚脐环我肚子上空空一片。话说就是因为浑身上下连个雀斑都没有我才穿了耳环和肚脐环装点了一下。

  我得儿意地笑,谎言被戳穿了吧。放心,老头儿,我皮痒痒最善良了,你就继续招摇撞骗吧。你怎么说也算是个残障人士,孤寡老人,好不容易会点星座命理什么的混口饭吃,我怎么可能落井下石呢。

  我拍拍身上的土(其实是空气),翩然而去了。哈哈哈!仰天大笑出门去,一定笑他三百声。

  妈妈赶紧进去问独眼龙怎么给我驱魔。

  啧啧,你这是前世欠了玉皇大帝两斤油。独眼龙摸了摸下巴说。

  装吧你就,没胡子你还摸个毛啊。

  那怎么还给玉皇大帝啊,妈妈无比虔诚地问。

  皮夫人放心,过几天到天水山玉皇大帝庙里烧三柱香,你带两斤油,系上红绸,用金色毛笔字写上:皮痒痒来还前世之债,我保证你马上就能得到个货真价实的皮家千金。

  皮痒痒不服了,我怎么就不货真价实了,人家这挺鼻子是真的,这小瘦身板没抽过脂,胸前这飞机坪,肯定更没放过硅胶。

  欠玉皇大帝两斤油?我还欠王母娘娘三棵葱呢,编的跟真的似的。

  妈妈连忙答应,这可有救了。想我们皮家,虽说不是什么书香门第,家里也是买了一堆牛皮纸的世界名著放书架上当摆设呢,是精装本还没开过封呢;即使不是什么豪门世家,那也算是暴发户了。自从妈妈买彩票中了五百万,精打细算的妈妈搞起了投资做起了生意。十来年下来这风生水起的,好家伙,左右逢源的,财源滚滚的。妈妈那是走动都有保镖跟着,吃饭都得让人先吹凉喽。那叫一个威风凛凛气派十足啊!

  妈妈从此由一个家庭妇女变成了一位浑身珠光宝气,出入美容院、豪华寓所的风韵少妇。座驾从百万到千万,房子是精英大厦的公寓到海边度假的别墅。

  妹妹皮真真,那现在可是贵族中学里拔尖的人儿,名字响当当的亮。那是走起路来脚踏轻烟,足下生辉,长发如瀑,柳腰款摆,裙裾飘飘。虽然才16岁,收的情书去年卖废纸都卖了四百块。金融危机下破烂都贬值了还能卖这么贵,你说那得是多少封啊。收礼物都收得手软了,孤儿院的小朋友都喜欢她,那些个毛绒玩具、糖果巧克力什么的,都归宿到那里去了。这不,皮痒痒都被电视台选为爱心天使了。瞧瞧人家那笑容,医院里病人看了能缓解病情,拍个广告能日进斗金。小小年纪已是前途一片坦荡,未来无比灿烂那!

  再说说我,皮痒痒。我妈说怀着我的时候肚子痒痒的抓破了好几层皮儿。爸爸看见妈妈受的苦,心肝那个疼地说:娃娃你皮痒痒了吧这么折磨我媳妇儿。你再折腾出来后小心老子我给你起个难听死的名儿。

  妈妈激动地抱着爸爸:咱们女儿有名字了。皮—痒—痒,老公你太有才了。

  爸爸脸上直冒黑线,女儿呀,我并不是真的想给你起个难听的名啊!到时候你可别怪我啊!

  我多冤哪,名字可是跟人一辈子呢。从小到大我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

  新学期开始,老师总是先记住我。没人做值日、拿粉笔、发作业本、擦黑板的时候,老师第一个想起的总是我。

  (多么美好的句子,多么惨淡的人生。)

  “起来,饥寒交迫的人们!起来,全世界受苦的人……”国际歌成为了我黑暗青春、萎蔫花季的座右铭。

  我仍然记得有一次,8岁上二年级的我遭到了人生中第一次重大转折。

  新来的班主任兼语文老师说:“虽然我还没你们班的人名单,但是作业本差一份,没写完作业的那个站起来。”

  Oh,MyGod!新来的老师要杀我给猴看了!他要给我来个下马威!他要新官上任三把火!他的眼睛里写着:别以为我新来的好欺负!

  我英勇就义般地的站起来了。

  “你皮痒痒吧?”新老师多威风!

  “昂,是啊”我当时年纪小不懂事儿,大人话小孩听不懂。

  “你确定你皮痒痒?”新老师愤怒了,眉毛飞起来了。

  “是啊,我就是皮痒痒。”我这不是纯属找抽么?

  当年、当时我还纳闷,这新老师有毛病啊?眉毛也会抽筋儿啊?我不是皮痒痒谁是?我这名就算不是独一无二,那也是百里挑一、万中选一。还不如我妈买彩票中500万的几率大呢。

  “好!你、你、你好样的,站在教室后面去,蹭墙300下!我看你皮还痒不痒!”新老师冒火了,要拿我泄恨。

  哎!一个作业本引发的血案哪。

  年少的我不知江湖险恶、人心不古、世态炎凉。当着各位炎黄子孙的面蹭了300下墙。

  我完全忘了新老师根本没有名单,他的意思跟我爸是一样的“(不写作业,)你皮痒得找抽是吧!”

  哼!不过我也算否极泰来、因祸得福。新老师后来知道了我的名字是皮痒痒之后,就恍然大悟、大彻大悟那一切是个误会了。本着为人师表的宗旨,总不能承认自己犯错了不是?就用行动来弥补我了。期末的时候,我的小红花比全班同学加起来还多2个。这稍微弥补了一下我幼小的、脆弱的、受伤的心灵。

  然而,祸不单行、类似事件接踵而至、并且屡禁不止!在受到了中华儿女第999次并无恶意、但绝非善意的目光鄙视言语嘲笑之后——

  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爆发中改名!于是、终于、我——爆发了!我要改名!我进行了我的第一次光荣革命!

  我——上诉了——

  但是,罗马教堂能推翻自己的“地心说”然后承认哥白尼的“日心说”吗?哥白尼都被烧死了,你说呢?

  事实证明,虽然历史的车轮是向前的,但历史还是会重演的。只不过,哥白尼那次是火拼。而我这次是水攻。

  妈妈一边伸着小手绢指责我,说这名字是爸爸留给我最好的礼物,我却不懂得珍惜,我爸泉下有知肯定要气活了。

  另一边用眼泪鼻涕吐沫星子喷我。

  为了科学献身我可以考虑,为了改名献身太不值了。他大丈夫顶天立地光荣了;小女子我能屈能伸攒着劲!

  最后我终于向我妈教廷屈服了。

  皮痒痒的第一次光荣革命虽然失败了,但意义是重大的、划时代的。它不仅为以后的二次革命、三次革命、N次革命奠定了理论基础,还有力打击了妈妈教堂。揭开了皮痒痒命运的新篇章,拉开了皮痒痒穿越时空的序幕!好戏就要上演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